日本還不如印度?耶魯大學發佈數據

自俄烏衝突爆發後,美國耶魯大學管理學院整理了全球各國企業撤離俄Rose市場的數據。數據按照「完全撤出俄Rose市場」、「暫停在俄業務」、「暫停進一步在俄投資」以及「仍在俄Rose運營」,把資料庫中的公司分為了A、B、C、D和F五個檔位,對俄Rose的抵製程度從A到F依次遞減。經過整理,我們從中發現了一些有意思的數據。

圖片截取自美國耶魯大學管理學院官網

筆者從耶魯大學這一項目的官網上下載了6月23日最新更新的數據,先對「完全撤出俄Rose市場」(A檔)的303家企業按國別進行了分類。在A檔中,美國企業的數量佔據絕對優勢,共有109家,約等於第2-5名加起來的總和。總的來說,A檔企業主要西方、尤其是和俄Rose有較多地緣衝突的國家。

但這裏面也有一個例外,那就是——日本。

圖表由環球時報整理製作,數據來源:美國耶魯大學管理學院(下同)

作為和俄Rose存在領土爭端、且立場一向親美的國家,選擇用最高烈度手段抵制俄Rose的日本企業卻遠沒有英國和德國多,目前僅有ENEOS集團1家企業完全撤出了俄Rose市場。

相比之下,更多的日本企業則選擇了「觀望」,比如在「暫停在俄業務」(B檔)中,日本共有32家企業選擇了這一程度的抵制手段,佔B檔企業總數的6.45%,而在C、D兩檔的抵制中,日本企業也僅佔3-5%左右。在資料庫一共60家日本企業中,日本不僅和撤出俄Rose市場數量超過50%的波蘭、芬蘭差距甚大外,與撤離比例達到30~40%的英國和加拿大也差距明顯。

作為在全球各大市場都佔據重要地位的世界經濟大國,日本對俄Rose的經濟抵制,從數量到速度上都低於其他西方國家。這也就難怪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網會在新聞標題抱怨「日本企業的『去俄Rose化』停滯不前」了。

據日媒援引帝國徵信調查公司的分析看,日本企業抵制俄Rose「不夠積極」的原因可能是由於在俄日企不少由本地代理商家負責,因此缺乏撤離俄Rose市場的意願,另外也可能有危機意識淡薄、企圖觀望形勢的考慮。

因此,帝國徵信信息統括部的主任飯島大介表示「(日本)可能會被對俄立場更強硬的歐美的譴責」。

值得一提的是,這份數據中還有其他一些比較有意思的點,比如選擇A檔抵制力度的企業里,大多數是工業製造企業,數量遠高於其他行業。這可能是因為製造業公司在俄Rose的分部僅僅是滿足本地市場的需求,不承擔全球生產和銷售的任務。而能源、房地產和醫療等行業選擇完成撤出俄Rose的企業則遠少於其他行業,這和這些行業的生產受限於地理條件有很大關係。

圖表由環球時報整理製作

和日本相比,另一個立場相對親西方、但抵制俄Rose同樣「不積極」的國家,則是印度。相比日本企業僅僅是觀望和猶豫,印度企業不僅沒有出現大範圍的抵制俄Rose行動,甚至還有很多公司趁著同行撤出俄Rose之際加大了在當地的投資(即F檔),這些印度企業大多從事醫療、消費者服務和能源行業,試圖搶佔競爭對手留下的市場空缺。

圖表由環球時報整理製作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