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金融觀察|「衰退交易」急劇升溫,避險情緒下美債收益率接連重挫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吳斌 上海報導

在美聯儲6月大幅加息75個基點後,美國經濟衰退的警告更加不絕於耳,避險情緒下美債收益率接連重挫。

美東時間6月23日,10年期美債收益率一度跌至3.005%,較此前的高點3.498%大跌近50個基點,兩年期美債收益率盤中跌至2.876%,較此前的高點3.456%大幅回落逾50個基點。

此外,美聯儲主席鮑威爾6月23日再度重申了無條件抗通脹的承諾,美聯儲正在大幅加息遏制通脹,今年迄今已累計加息150個基點,市場預計2022年還會累計加息175個基點。

經濟衰退成為現實風險

需要注意的是,美國近期多項經濟數據普遍表現不佳。

由於高通脹降低了服務需求,並導致工廠訂單和生產的全面收縮,美國企業活動在6月份顯著放緩。具體來看,美國6月製造業PMI初值錄得52.4,刷新23個月低位,遠低於市場預期的56和5月的57。此外,製造業產出指數初值錄得49.6,刷新24個月低位,遠不及上月的55.2。

對此,標普全球首席商業經濟學家Chris Williamson評論稱,美國6月份經濟增長速度大幅放緩,不斷惡化的前瞻性指標預示第三季度經濟可能將出現萎縮,「調查數據與6月份經濟年化增長率不足1%的情況相符,商品生產部門的增長已經在下滑,龐大的服務業增長大幅放緩。」

嘉盛集團資深分析師Fawad Razaqzada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本周先出爐的歐洲PMI遠低於預期,隨後揭曉的美國PMI也好不到哪裡去。走落的PMI疊加近期意外差於預期的其它美國數據,明確表明全球最大經濟體增長開始放慢,未來數月甚至可能衰退。以上最新宏觀指標確認敘事線的轉變,市場注意力從對通脹的關切更多地轉向對成長的關切。而衰退擔憂也推動美債收益率暴跌。

越來越多的華爾街知名人士認為美國經濟衰退不可避免。安聯首席經濟顧問埃里安(Mohamed A.El-Erian)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美聯儲在意識到通脹正在成為一個問題方面為時已晚,也沒有迅速採取行動來應對飆升的物價,在此過程中也失去了信譽。「不幸的是,美聯儲可能會猛踩剎車並將我們推入衰退,這令人不安。」

與此類似的是,品浩(PIMCO)全球固定收益首席投資官Andrew Balls也表示,歐洲和美國的經濟衰退風險非常高,各國央行除了減少對市場和經濟的支持以打擊通脹外,幾乎沒有其他選擇。

更關鍵的是,經濟衰退的可能性也得到了美聯儲主席的「認同」。本周鮑威爾就經濟衰退問題做出了迄今最明確的表態,承認大幅加息可能使美國經濟陷入衰退,軟著陸「非常具有挑戰性」。而這一言論與他5月初的評論形成了鮮明對比,當時鮑威爾曾斷言,「沒有任何信號表明經濟接近或容易陷入衰退」。

通脹方面,鮑威爾還表示,美聯儲抗通脹的承諾是「無條件的」。 「我們真的需要恢復物價穩定,讓通脹率回落至2%,因為如果不這樣做的話,將無法實現可持續的充分就業。」

不過,也有人持不同意見,曾料到股市今年大跌的摩根士丹利策略師Mike Wilson尚未準備加入衰退陣營,認為美國經濟衰退的幾率仍低於50%。

「衰退交易」預示降息或更早來臨

儘管市場依舊存在分歧,但不可否認的是,「衰退交易」的力量正越來越壯大。由於市場擔心美聯儲激進加息將導致經濟衰退,由此引發了一系列的避險操作。

道明證券駐新加坡的利率策略師Prashant Newnaha表示,市場現在開始押注,衰退的風險實際上可能會超過通脹的風險,這正在推動前端收益率下滑。

BMO Capital Markets策略師Ian Lyngen和Benjamin Jeffery在給客戶的一份報告中也指出,「在鮑威爾講話後,對經濟衰退的焦慮依然存在,隨後的價格走勢令債券多頭感到振奮,雖然對通脹見頂的假設可能動搖,但有關利率頂部的預期卻在增強。」

與此類似的是,滙豐控股全球固定收益研究主管Steven Major也認為,隨著對經濟下行的憂慮高漲,債券投資者可能已經在為美國利率周期的峰值定價,收益率可能已經觸頂。

而根據美聯儲官方的數據,自1950年代以來的12輪美聯儲加息周期中,美國經濟有多達9次最終以經濟衰退而告終。無論是根據歷史經驗還是眼下美國經濟的處境,衰退都已經成為肉眼可見的風險。

國金證券首席經濟學家趙偉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供給衝擊讓經濟更容易「滯脹」、政策陷入兩難。歷輪美聯儲開啟加息周期時,對應的CPI同比多為2.5%-3%,顯然本輪政策滯後程度遠超以往。慢了一拍的貨幣政策,只能「趕作業」式的收緊,持續保持高強度的收緊。從更長期的角度來看,慢了一拍的應對,不僅錯過了「軟著陸」的最佳窗口,可能導致2023年「硬著陸」風險上升。

另外,財政政策「有心無力」,也加大了本輪周期「硬著陸」的風險。趙偉對記者表示,以史為鑒,美國歷史上的 「軟著陸」,多與財政對沖等因素有關。與過往周期相比,目前財政政策處於更被動的處境。原因在於,美國政府槓桿率已處於歷史絕對高位,相關債務付息壓力將在加息周期下加速顯現、掣肘發力空間。此外,2022年中期選舉後拜登成為「跛腳」總統的機率較大,未來財政立法也將面臨更大阻力。展望未來,貨幣收緊的同時,財政對沖恐怕「有心無力」,加大經濟「硬著陸」風險。

對於長期走勢,債券基金巨頭品浩認為,隨著市場評估即將到來的通脹數據以及通脹與衰退風險之間的平衡問題,短期內收益率曲線趨平可能會持續。但在完整的長周期中,在央行通脹目標面臨雙向風險,而且與過去十 年相比通脹壓力持續上行的可能性更大的情況下,預計收益率將重歸趨陡之勢。

另一方面,更猛烈的加息也意味著更早的降息,交易員已經對沖2023年美聯儲降息風險,金融市場指標顯示降息會來得更早、更快。 2022年12月和2023年12月到期的歐洲美元期貨的12個月價差目前處於-48.5個基點的周期低點,表明未來一年將有近兩次25個基點的降息。

目前市場預計,到年底前美聯儲還會進行累計約175個基點的加息,低於此前的預測。市場已經將當前利率周期見頂的時間提前到明年3月份,預計利率水平約為3.4%,而幾周前的預測是,利率到2023年年中時才會在近4%的水平見頂。

(作者:吳斌 編輯:張星)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