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牛羊打嗝徵稅是個好主意嗎?

來源:中國經營報

文/陶短房

當地時間6月8日,紐西蘭氣候變化部公佈了一項嶄新的碳稅計劃:對牛羊打嗝徵稅。

按照這項由紐西蘭政府主導、尚未獲得議會通過成為立法的徵稅提案,自2025年起,紐西蘭農民必須為自己飼養的牛羊打嗝、放屁所排放的甲烷納稅;不僅如此,提案規定,農民必須使用飼料添加劑以減少甲烷排放,積極採取這類措施者將予以獎勵,反之則需要「付出代價」;提案還規定,將以類似措施鼓勵農民在牧場周圍種植樹木,以抵消牛羊甲烷氣體排放的影響。

按照環保積極分子的說法,甲烷在促進地球氣候變暖方面的作用相當於如今氣候變化應對中的「主要針對對象」——二氧化碳的28~34倍,過去20年間每單位質量甲烷所導致的氣候變暖幅度約為二氧化碳的84倍。

實際上,大氣中甲烷含量極為稀少,且約40%的甲烷來自濕地等自然環境(因此也俗稱「沼氣」),但一些環保積極分子及組織認為,人類活動——從農牧業生產到垃圾場,包括人畜的拉屎撒尿放屁——所造成的甲烷排放越來越多,導致氣候變暖加速。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PCC)和世界氣象組織(WMO)發佈的報告數據顯示,2021年大氣中甲烷濃度是工業化之前的1750年水平的262%,達到創紀錄水平,所產生的溫室效應佔比高達20%。

IPCC研究人員認為,2008年以來全球甲烷氣體排放量大幅增加,主要原因和美國大力發展頁岩氣開採有關,因為頁岩氣和天然氣中甲烷含量高達84%,開發頁岩氣所使用的壓裂技術會導致大量甲烷被排入空氣中。

儘管牛羊飼養在甲烷氣體排放(包括新增甲烷氣體排放)中都是「小頭」,但仍有許多環保人士和組織將矛頭對準了它:在英國、美國、加拿大和澳大利亞,一直有環保組織和支持激進環保觀點的政黨、政治家主張「對肉類生產徵收碳稅」,力圖以此減少肉類生產,抬高肉類價格,從而迫使消費者減少肉類消費,達到「減排環保」的目的。2020年,英國國家牛肉協會(NBA)提交了一份報告,建議對「年老、生長緩慢或產奶效率低下的牛」徵收每頭100英鎊的碳排放稅,當時該協會CEO尚德(Neil Shand)表示,此舉不僅可促進環保、減排,還能刺激英國養殖業「優勝劣汰」,獲得更好競爭力。

上述想法、動議大多停留在「務虛」階段,且徵稅方向也集中在畜產品本身。紐西蘭此次提出的「對牛羊打嗝徵稅」可謂開天闢地、前無古人的創舉,一旦通過,將是全球首例。農場動物投資風險與回報倡議組織(FAIRR)認為,紐西蘭此舉有巨大的示範意義和先導作用,在其獨家向路透社公佈、致聯合國糧農組織(FAO)總幹事的一封信中,該組織建議由FAO牽頭,在全球範圍內推廣這項「紐西蘭創舉」,並希望FAO推動聯合國「制訂一項相關全球計劃,以使農業部門可持續發展」。

紐西蘭農民聯合協會全國主席、奶牛飼養者霍加德(Andrew Hoggard)高度評價紐西蘭政府的這一嘗試,認為「可更久遠深入地推動紐西蘭農業的可持續發展」,「從長遠看對紐西蘭農業和農戶有利」,就「更不用說在環保和減排方面的意義了」。

支持「牛羊打嗝稅」的組織和人士稱,紐西蘭人口僅500萬人,但牛和羊卻分別多達1000萬頭和2600萬頭,其溫室氣體排放的近一半來自農業,而非其他許多工業化國家常見的工礦業,因此非採取如此措施無法遏制溫室氣體排放的增加。此前紐西蘭的各版本官方減排環保計劃均不包含農牧業排放,引發了環保組織和環保活躍分子的激烈批評,後者指出,紐西蘭85%以上甲烷排放量來自動物胃反芻和糞便(前者又占動物甲烷排放比97%),奶牛所排放的甲烷中,95%系呼吸產生,5%則是腸胃脹氣的排放。

對於徵稅之舉,紐西蘭氣候變化部長James·肖(James Shaw)稱:「毫無疑問我們必須減少大氣中甲烷排放量,有效的農業排放定價系統將為我們實現這一目標發揮關鍵作用。」5月,紐西蘭財政部已批准撥付29億紐西蘭元(約合19億美元),部分用於為建立「牛羊打嗝稅」徵稅體系提供資金。

一些一直推動「牛羊打嗝稅」落實的組織,如「He Waka Eke Noa」對此發出熱烈歡呼。該組織負責人阿耶(Michael Ahie)稱,這項由他們率先提供靈感的創舉,「能夠為子孫後代實現可持續的食物和纖維生產,同時在履行本國氣候承諾方面發揮公平作用」。

但對這項亘古未有的稅種質疑的也不乏其人。

加拿大環境政策學者、渥太華大學政治研究學院環境研究所專家卡茨-羅森(Ryan Katz-Rosene)就堅決反對「肉類碳稅」之類主張,認為此舉「傷農」「不公平」,且於環保減排無補,因為「人類對大氣層最大的破壞是化石燃料造成的溫室氣體排放劇增,而不是『生物圈排放』,後者其實遠在人類誕生前就有」。他指出,「現代科學在畜牧業對氣候變化影響方面的研究尚很粗放」,「一些流行的說法經不起推敲」,事實上工業化國家牛羊存欄量一直穩步下降,但溫室氣體排放卻有增無減。「通過給肉類生產增加碳稅未必足以減少溫室氣體排放,卻絕對會抬高畜產品價格,同時減少更環保的綠色養殖比重,因為後者將在高稅收下變得更不划算。」他還指出,一些激進環保組織試圖轉而逼迫發展中國家減少畜牧業規模,甚至最好不要吃肉。「這種論調絕對會在第三世界激發起對殖民主義的聯想,從而累及環保減排本身也變得不受歡迎。」

澳大利亞新南威爾士州從事農牧業專業報導達30年的資深媒體人古德溫(Shan Goodwin)則將紐西蘭此舉形容為「誤導」和「膚淺」,理由是「牛羊等反芻類動物排放的甲烷會在植物和土壤中自然『碳回收』,這一過程被稱作『生物碳循環』」,紐西蘭此舉除了給該國農牧業和國民經濟添堵添亂,令該國經濟命脈——畜產品出口國際市場競爭力大減外,起不到任何實質性作用。

有專家指出,2020年大氣層中甲烷濃度不過百萬分之413.2,重視環保固然是正確的,但片面渲染「狼來了」,甚至刻意避免提及甲烷的大氣層濃度佔比數據,就有誤導之嫌了。更有人指出,畜牧業排放只佔地球甲烷排放的「小頭」,而牛羊打嗝放屁之類排放甚至還是畜牧業甲烷排放的「小頭」,第一刀砍向「牛羊打嗝放屁」有失公平。

一些當地業者也抱怨這一異想天開的稅收創舉是「為環保而環保」,但在「環保減排是絕對政治正確」的「大氣候下」,他們即便滿腹牢騷,也不敢在大庭廣眾之下輕易表達出來。

作者為旅加學者

(校對:顏京寧)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