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松機器人成立半導體公司 搶佔半導體發展窗口期

來源:中國經營報

本報記者 曲忠芳 李正豪 北京報導

6月14日,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官網顯示,北京新松半導體有限公司註冊成立,註冊資本為2000萬元人民幣,法定代表人為徐方,經營範圍包括半導體器件專用設備製造、銷售,工業機器人銷售及安裝、維修,智能物料搬運裝備銷售等。股東及出資信息顯示,該公司由瀋陽新松機器人自動化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新松機器人」,300024.SZ)全資控股。

新松機器人成立於2000年4月30日,脫胎於中國科學院瀋陽自動化研究所(以下簡稱「中科院沈自所」),它的成立被業界視為中國機器人產業化的起點。2009年10月,新松機器人以「機器人」為股票簡稱在深圳證券交易所掛牌上市,成為「中國機器人第一股」。

《中國經營報》記者綜合公開信息獲悉,作為新設立子公司法定代表人的徐方,出生於1962年,曾在大連理工大學任教,後於1995年進入中科院沈自所,是新松機器人的創始成員之一,先後擔任過公司研究開發部部長、中央研究院院長、技術總監等職務。自2018年起,徐方出任新松機器人副總裁兼半導體裝備BG(事業部)總裁。這裏需要指出的是,新松機器人的「半導體裝備BG」由此前的「潔凈機器人事業部」升級而來,於2018年規劃設立,主要面向以晶元製造、面板製造為代表的泛半導體領域提供設備與自動化解決方案。此次設立北京新松半導體有限公司,或許是新松機器人在半導體裝備領域的又一次加碼。

針對北京新松半導體有限公司設立的原因和發展規劃,以及由此產生的團隊組織架構變化等細節,本報記者聯繫新松機器人董秘等相關負責人希望做進一步採訪,但截至發稿暫未獲得回復。

財務現狀:虧損持續、毛利偏低

記者查閱新松機器人近幾年的財務報告注意到,自2019年起,新松機器人歸屬於母公司股東的凈利潤持續下滑,到2020年凈虧損3.96億元,而2021年全年凈虧損5.62億元。到今年第一季度,該公司歸屬母公司股東的凈虧損5836萬元,相比上年同期擴大近140%。

新松機器人在2021年財報公告中表示,報告期業績虧損的主要原因是項目研發成本超支,客戶設計需求變動導致成本超支,項目拖期導致成本超支,原材料價格上漲導致採購成本增加,為爭取戰略客戶合作機會等原因導致毛利率下降。2021年度公司因首次開發應用類訂單研發投入、客戶設計需求變動、項目拖期、原材料價格上漲等原因導致計提存貨跌價準備。

在回復深圳證券交易所問詢函的公告中,新松機器人詳細列出了2021年計提存貨跌價準備的38個項目。綜合來看,一部分是因為項目周期長,發生了不可預見的成本投入,一部分因客戶的需求變更造成成本超支,與此同時,許多項目受到了新冠肺炎疫情、供應鏈材料採購成本上漲等較大影響。

從毛利率指標來看,新松機器人在2018年到2021年這4年的銷售毛利率分別為31.47%、27.92%、19.24%和7.57%,不難看出,毛利率呈逐年下滑趨勢。相比之下,新松機器人所對標的安川電機、發那科等工業機器人企業近五個財年內的銷售毛利率水平大致維持在30%以上。

財報數據顯示,新松機器人的資產負債率近5年持續走高。2021年,該公司資產負債率增長到61.48%。值得注意的是,新松機器人在持有貨幣資金的情況下仍存在較高有息負債。該公司方面解釋稱,主要是為了滿足未來經營、還貸安全儲備資金以及項目前期墊付資金需求。

高工機器人產業研究所(GGII)數據顯示,中國連續8年成為全球最大的工業機器人消費國,2021年中國的工業機器人銷量超過26.13萬台,同比增速超過53%,全球銷量佔比超過50%。另據國家統計局公開數據,2021年全年實現工業機器人產量36.60萬台,同比增長44.9%。

受益於中國製造業智能化和自動化的發展趨勢,中國工業機器人產業勢頭強勁、前景廣闊。而在新一輪科技革命與產業轉型升級浪潮中,如何扭轉虧損局面、謀求新的增長已成為擺在新松機器人面前的重要考驗。截止到6月23日收盤,該公司股票報收9.80元/股,總市值為151.92億元。

謀求增長:加碼半導體裝備業務

毋庸置疑,新松機器人發展20多年裡取得了眾多突破性的研發和產業化成果,其中不乏突破國際壟斷的創新成果,已成長為中國的工業機器人巨擘。在2021年財報公告中,新松機器人方面表示,把握國家機器人與智能製造發展的戰略機遇,增強核心競爭力和盈利能力,做強機器人與智能製造裝備業務,做大半導體裝備業務與工業軟體業務。

其中,在新松機器人方面看來,「半導體裝備是具備較大發展潛力的業務板塊」,已立項數個相關項目,「打造半導體裝備新興業務增長點」。

從2021年財報來看,新松機器人公司的主營產品包括工業機器人、自動化裝配與檢測生產線及系統集成、物流與倉儲自動化成套裝備、交通自動化系統、半導體裝備等五大類。前三大板塊在總營收中的貢獻佔比分別為38%、30%、22%;而交通自動化系統、半導體裝備的收入大約各佔5%。去年,半導體裝備業務的營收為1.64億元,同比增長幅度達84%,這一增長速度在五大類產品營收中位居第二位。

CHIP全球測試中心中國實驗室主任羅國昭向記者指出,半導體生產是一個非常長的工序鏈條,新松機器人提供的相關產品或者參與的環節,與業界常提的半導體設備有所區別,它主要是半導體生產製造的「物環節」,像照相、刻蝕、切割、封裝等都會應用到機械臂,相比於通用型的機械臂,半導體生產中使用的機械臂對控制精密度和耐用性的要求更高。

新松機器人在公告中介紹,該公司是國內首家潔凈(真空)機器人供應商,主要提供的是潔凈機器人系列產品、設備前端模塊(一般簡稱「EFEM」)等。EFEM是指高潔凈環境下,將單片晶圓通過機密機械手傳輸至工藝、檢測模塊的晶圓前端傳輸系統,是所有半導體製程及檢測設備中必不可少的關鍵組成部分。新松機器人曾在「十一五」期間完成了真空機械臂重大攻關項目,成功填補了國內空白,打破了國際壟斷。目前,新松機器人半導體業務主要包括服務於半導體工藝設備廠商的真空機械手,服務於半導體FAB廠和面板工廠的集束型設備和半導體物料搬運系統。

芯謀諮詢研究總監王笑龍表示,新松機器人在這一領域佔據領導性地位,不過跟國際上老牌競爭對手相比仍有一定差距。羅國昭也指出,工業機器人的領域細分非常多,「小巨人」也非常多,從半導體製造來說,市場格局較為穩定,因為質量事故成本非常高,因此品牌效應較強,市場格局較穩定。在國際上,新松機器人在這一領域主要面對美國的Azenta(即由布魯克斯自動化公司於2021年底改名而來),日本的RORZE、大福等的競爭。與新松機器人偏低的毛利率相比,Azenta近年來的銷售毛利率在48%左右。

不難看出,新松機器人在半導體裝備領域不斷加碼發力,成立獨立公司除了財務運作的考慮之外,或許也出於謀求公司未來發展的戰略性考量。新松機器人方面表示,隨著「十四五」規劃的進一步推進落實,國家持續對國內半導體產業給予高度重視和大力支持。目前全球晶元面臨短缺的風險,上游原材料供應不足,國際設備製造商保持較高技術壁壘,同時在5G、物聯網、雲計算以及人工智慧等新興技術的推動下,下游需求卻大幅增長,行業前景廣闊,目前國產半導體設備自給率不足,國產化進程速度有待提升。這些因素將給國內半導體設備產業的發展帶來有利的條件。

(編輯:吳清 校對:顏京寧)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