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事精英》導演:我想不出比李佳航更合適的人選

由《愛情公寓》導演韋正執導,韋正、鄒傑編劇,李佳航主演的《破事精英》正在熱播中,劇中描繪了在公司不受重視的「迫事部」一群性格各異的員工,在職場中經歷的一系列令人啼笑皆非的事情。日前,韋正接受新京報記者專訪時表示,創作《破事精英》最大的困難是,如何才能兼顧真實和好笑,因為《破事精英》是一個現實設定,不像他執導過的《愛情公寓》是架空設定,「不好笑,肯定不行;好笑,但職場根本不是這樣說話的,也不行。所以我們做了大量的努力,希望它是一部能讓人同時看笑和看哭的戲,這是一種很魔性的氣質。」

「迫事部」員工。

初衷:想拍一部解壓又勵志的喜劇片

《破事精英》中,在公司糊了十 年標語的胡強被「轉崗」,成為了「迫事部」的經理,下屬卻沒有一個是省油的燈:程序員歐陽莫菲不服管教,設計師蘇克傑整日被工作折磨,文案龐小白心靈脆弱受不得委屈,還有雞血銷售唐海星、熱衷八卦的秘書金若愚、未經社會毒打的實習生沙樂樂。幾個八竿子打不著的員工湊到了一個部門,其他部門不願意做的工作,都丟給了他們,「迫事部」變成了「破事部」。對於為何選擇職場題材,韋正坦言,他想拍一部能反映當下普通人生存狀態,解壓又勵志的喜劇片。「另一個原因,我希望新作和前作(《愛情公寓》)完全區分開,不要雷同。所以我們將宅在家裡的時間反過來,剩下的自然就是上班時間。」

談及創作《破事精英》的初衷,韋正表示,想做一部大家都沒見過的新型喜劇片,包括形式、內容、主題的創新,如第五集《虛擬伴侶》是電視劇中第一次用輸入指令的方式來決定劇情走向的互動嘗試;第八集《口是心非帽》用一頂可以測謊的帽子,來展開對職場謊言的吐槽與思考;第十集《一切為了流量》更是犀利地批評流量至上的媒體生態,《破事精英》將這些電視劇很少觸碰的話題,通過豐富多彩的創意形式呈現給觀眾。

《破事精英》用誇張的手法表現上班族的困擾。

主題:拍職場題材是因為大家都長大了

當那些看著《愛情公寓》長大的觀眾開始進入職場時,有網友說,《破事精英》是給《愛情公寓》長大的觀眾進入職場看的。對此,韋正表示,「觀眾在長大,我們也在長大。」韋正坦言,換十幾年前,他自己也無法駕馭現在的職場題材,現在能拍,是因為大家都長大了,所以這是一件順其自然的事。「不僅我們陪伴觀眾,觀眾也在陪伴我們。《破事精英》埋了一些《愛情公寓5》的彩蛋,讓老朋友有親切感,新朋友也不影響觀看。」

據韋正介紹,劇組核心主創團隊都有不短的上班經歷,劇組幾百號人,也有很多類似職場的地方。很多靈感確實來源於自己的經歷,也採訪了不同類型公司的員工。「另外我每周工作100小時,我自己就是一個上班族,上班族的心情多少能懂。」

韋正提到,《破事精英》里有很多諷刺現實的情節,比如領導隨手發在公司內部論壇的一首小詩,直接導致「迫事部」的幾個人熬了兩個通宵,在小詩的評論區留下了數千條「走心」感悟;員工被領導罵出了心病,獲得解脫的方式是通過和別人比慘,每個人都在這場比慘大會中與自己和解,重獲新生。在韋正看來,描寫這些不合理的扭曲現象,並不代表創作者認同或宣揚它們,「角色行為並不總是『正確』的,希望大家正確甄別。而且《破事精英》每一集都有自己的主題,建議大家多看幾集,就像開盲盒。」

演員:李佳航為這個角色犧牲了英俊瀟洒的外形

李佳航扮演胡強,但彈幕里很多觀眾都在叫他《愛情公寓》里角色的名字——張偉。

劇中,李佳航扮演的主人公胡強在公司一直老實本分,本著「小螺絲,大作為」的精神,兢兢業業為公司刷了十 年標語,終獲升職,卻站在了隨時被裁的邊緣,被調到了無人接管的「迫事部」。對於「胡強」這個人物的創作,韋正表示,「可能你我都是胡強」,胡強就是一個始終處於「被裁邊緣」的人物。「突然被扔出原來的舒適區,為生活所迫。他必須去改變,去學習,讓自己更強,去適應這個世界,不然就會被淘汰。」

繼《愛情公寓》之後,再次和李佳航合作,韋正表示,這次李佳航仍然給了他巨大的驚喜。「為了這個角色,他犧牲了英俊瀟洒的外形,扮演一個人到中年的失敗上班族,比《愛情公寓》中他飾演的張偉還要倒霉的底層小經理,我覺得他完全演活了這個人物,這種好笑又辛酸的感覺,我也想不出比他更合適的人選。」韋正說,在自己心中,李佳航是目前國內最好的喜劇男演員。「他和胡強最大的相似之處我覺得是『焦慮感』。自從他演了胡強,就越發焦慮了,入戲太深,我有責任。」

李佳航飾演的胡強和《愛情公寓》里的張偉一樣,讓人好笑又心酸。

——對話——

會堅持做喜劇,因為給人快樂是件高尚的事

新京報:情景喜劇近年來逐漸淡出了大家的視線,數量上也大大減少,作為業內的創作者,在你看來,這是什麼原因?

韋正:喜劇就是很難,它和其他類型劇完全是兩種東西。一個很好的正劇導演未必會拍喜劇,演員也一樣。體系不一樣,術業有專攻。喜劇需要出其不意,有層出不窮的點子,這就註定了喜劇的產能提升是非常困難的,它劇本沒法量產,質量完全依賴於創作者的創作能力、審美和節操。然後大家還總覺得這東西不上檔次,也捧不出頂流,變現慢,周期還長,性價比這麼低,自然做的人就越來越少。沒有喜劇,自然喜劇演員也就改行了,反過來拍喜劇的就更少了,因為沒有演員,這是個惡性循環。

我會堅持做喜劇,因為給人帶來快樂是件高尚的事,它有意義,能給世界帶來價值,以及我恰好還會一些。我對喜劇創作還是有使命感的,我希望自己能讓整個喜劇產業變好一點點,如果能經我手幫助一批新的年輕喜劇演員,我也會很開心,我願意為之奮鬥。

新京報記者 劉瑋

編輯 佟娜 

校對 趙琳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