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面 | 「國醫大師」90歲了還在上門診,夏桂成:一心只在三指間

江蘇省中醫院門診名醫堂診間里,90歲的國醫大師夏桂成在出診中,這一天跟診的是江蘇省中醫院生殖醫學科主任中醫師談勇,她時不時與夏老商量著處方中幾味藥材的增減。方桌旁還坐著五六位學生,三支錄音筆記錄著看診的全過程——老中醫理法方藥的精髓,都在這診間一句句話里了。

病人將手腕放上脈診墊,夏老將食指、中指、無名指搭上脈搏,浮、沉、遲、數,脈象讀懂陰陽寒熱。此情此景,讓記者想起夏老自題的兩句詩來,「不願聞達於諸侯,一心只在三指間。」

1

90歲上門診,

他是位「話很多」的老爺爺

如果關注中醫,關注中醫婦科,那你一定聽過江蘇省中醫院夏桂成教授。江蘇共有6位中醫獲評「國醫大師」稱號,5位在江蘇省中醫院,夏桂成教授就是其中之一,江蘇省名中醫、白求恩獎章獲得者、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專家,夏老的一項項榮譽都是響噹噹的。

「不願聞達於諸侯,一心只在三指間,修得岐黃有所成,願效傅翁濟坤人。」這是夏桂成教授的自題詩。傅翁,是明末清初著名的婦科大家傅青主,坤人即婦人。前來夏桂成教授門診求診的,有患月經不調的,有得子宮內膜異位症的,有痛經的,有早期更年期綜合征等等,還有很多是想圓一個「父母夢」。

在耄耋之年,夏老一周四次門診,挂號待診的一度排到兩年之後,大家對他的信任可見一斑。雖然各種榮譽加身,夏桂成教授在門診卻沒有一點「端著」的架子。望聞問切,夏老看診很仔細,中間習慣性瞄一眼患者在診桌下的腳,看到沒穿襪子的,都要嗔上一兩句。詢問晚上幾點睡覺,又是另一個常規問題:「晚上11點睡?太晚了,我叮囑過好幾次啦,你們這習慣改不過來,這病就難好。」

「卵巢、子宮、輸卵管等等,女性的生殖器官都在盆腔下部,這個地方是著不得涼的。」夏老說,現在流行短裙短褲、不穿襪子,從中醫角度來講,都不太符合女性生殖的要求。「腳上腿上一涼,它會往肚皮上來,我們常說的寒從腳上起,是有道理的。寒涼到了肚皮底下,生殖器官首當其衝,胃腸道也會受影響。」

「關於睡覺問題,我也的的確確要呼籲!現在很多女孩子把睡覺看得很淡,喜歡熬夜,這是不行的!」提起女孩熬夜問題,夏老痛心疾首,「睡覺越晚、心火越旺,心火一旺肯定水分不足。」夏老口中的「水分」,與生殖也密切相關,「我們老祖宗是從水裡來的。年輕時水汪汪,衰老其實與水分也有關係,水分損失掉了,會帶來生殖道一系列的病變,盆腔水分少了,也不足以支撐孕育的過程。」

像不穿襪子、愛熬夜這樣會額外損耗「水分」的習慣,夏老在門診上是能勸一位是一位。

「夏老很親切,指導又特別細緻,在看診過程中患者就對他建立起了信任,願意聽他話。有些患者僅僅是改變了生活習慣,就順利懷上了孩子,解決了之前困擾已久的大難題。」談勇教授告訴記者。

2

太極圖、五運六氣

融進「調周法」生殖理論

在夏老的回春妙手下,43歲卵巢衰退的留學美國的女教授自然受孕成功,在動了「胎氣」的關鍵時刻力挽狂瀾,保住了孩子;

有位女性結婚九年沒有懷孕,在其他醫院被斷定懷不了了,結果在夏老這調理了兩年半,成功懷上了孩子。別人擔心吃中藥懷上、保住的孩子會有這樣那樣的問題,但小孩的成長給了大家答案:這孩子聰明得很,奧數比賽拿了好幾次第一名;

有位白領忙於工作,耽誤了懷孕最佳年齡,做試管嬰兒7次沒有成功,她從廣州每周「打飛的」到夏老處來調理治療,堅持了六個月,終於懷上了寶寶,但保胎期間仍然一天幾十個工作電話,夏老讓家人收了手機,囑其安胎靜養,一直住院保了90多天,最終安然產下一名健康寶寶……

支撐起「送子觀音」美譽的,是這樣一個個艱難圓夢的家庭。老百姓說得多、讚得多了,還有了不少口口相傳的傳奇。當記者提起患者中流傳的那些聽起來有點玄乎的看診故事,夏老連連擺手,「在治療不孕不育、保胎方面,中醫中藥都有獨到的方法。我的調周法,其實強調的是不違背自然生育的規律。按照月經周期分期用藥,使月經周期節律正常,幫助患者去保持排卵的正常和質量,自然孕產也就成為可能。」

「夏氏調周法」,這一中醫婦科的里程碑式的理論,其實前後經歷了四十余年的積累與完善。20世紀70年代開始,夏桂成教授開始研究女性月經周期以及調周法,將女性周期與古老的「太極陰陽圖」融會貫通,同時結合了奇偶數律、五行生剋、五運六氣以及現代醫學、現代科學的成果,解釋女性周期節律、生殖節律。2011年,其完整地研究「中醫女性生殖節律調節理論」,完善了對女性生殖功能調治的理念,創新了中醫婦科理論體系,建立了新的診療方法,該項研究獲得了江蘇省科技進步一等獎,這是中醫學術界首次問鼎該項榮譽。

3

從醫70多年,

他記了1000萬字讀書筆記

夏老告訴記者,進入中醫這個行當,他最開始走的是「傳統模式」。夏老出生在江蘇江陰一戶農家,家境困頓到中途輟學,因為自己就體弱多病,經族人介紹,前往江陰名醫夏奕鈞門下抄方,《內經》《傷寒論》《金匱要略》《神農本草經》他背得爛熟於心,一年後開始跟老師出診,他細心觀察病例,將案例和醫學著作詳加對照,體會出臨證中細微差別。白天侍診、夜裡挑燈夜讀,三年後才出師。在地方行醫一年後,夏桂成教授被邀請到板橋聯合診所就診,1958年考入江蘇省中醫進修學校(即南京中醫藥大學前身)。「那時候還有交替教學,很多中醫互相講學,受益頗深。」畢業後他先是到省中醫院內科工作,一年後轉入婦科,拜德高望重的黃鶴秋老主任為師,從抄方到臨床的路徑又扎紮實實走了一遍。

邊行醫邊讀書的習慣保留至今,他對婦科諸書及當代有關書籍無不津涉,尤對《景岳全書·婦人規》《傅青主女科》的學術思想研究造詣頗深。從醫70多年,筆記寫了1000多萬字,記載著他從名醫案到秘方,從驗方到偏方,從祖國醫學專著到世界醫學最新介紹的研究和心得。

師帶徒的模式,如今在江蘇省中醫院也延續了下來。名醫堂的診室,同樣也是離中醫大師最近的「課堂」。江蘇省中醫院婦科、生殖科團隊已經成為了江蘇乃至全國有重要影響的中醫婦科學術中心,年門診量達50萬人次,其中不孕症患者佔了30%。他的學生和後輩活躍在全國各地的中醫婦科學界,學術思想影響了整整一代的後學。

在八十多歲的高年,夏桂成教授還多次赴日本、英國、義大利、美國等多國講學,他的補腎調周學說在日本、東南亞一帶產生了極大的學術影響力,「歐洲中醫之父」馬萬里先生亦拜他為師,不少海外弟子們學有所用。僅在日本,經有關部門統計,運用「夏氏調周法」理論治愈的不孕症病例,出生的嬰兒人數已經超過了2000餘人。日本友人為了謝師,將運用「調周法」治好不孕症後所生的孩子照片做成了「千子圖」贈予他做紀念,這張照片現在就擺在名醫堂夏桂成工作室內。「中醫是中國的,也是世界的,中醫要走出去,只有走出去,才能造福全人類。」夏桂成說。

夏桂成教授接受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面對面採訪  朱信智 吳偉龍攝

#

快問快答

Y=楊彥  X=夏桂成

Y:聽說您以前喜歡看武俠小說,您覺得俠和醫是相通的嗎?

X:武俠里有劍膽琴心,武俠里也有「為國為民,俠之大者」,武俠里其實還有中醫。我為什麼喜歡看武俠小說?武俠小說里有武術,有穴位穴道,我們針灸的時候也很講究穴道;武俠小說里有經絡,打通任督二脈很重要,和我們中醫也是相通的。包括武俠小說中的很多功法,實際上也有中醫精神的部分。中醫的中心其實也包括《內經》《易經》這一類的書經,功法在中醫看來可以防衰老、治未病。我從事的是中醫,很喜歡研究中醫,中醫和武俠是有相通之處,我想把其中中醫精神部分講出來。

Y:不孕不育發病率逐年攀升,您覺得癥結在哪裡?

X:懷孕生育是男女雙方共同的事。從女方角度來看,現在女性結婚年齡延後,確實會對生育有影響。很多女性將生育計劃提上日程基本已經要到30歲了,但從生理上來講,女性最佳懷孕年齡應該是25歲到29歲。我講「水分」不僅是生命之源,也是生殖之源,女性衰老同樣也伴隨「水分」流失。而女性排卵盆腔里需要有大量「水分」,有了水分才能懷孕,懷孕後胚胎在子宮「種下」,也同樣需要大量的水分來生長。它就像我們的花草樹木一樣,花草樹木沒有充足的水分,是無法維持生命的。

Y:您90歲了還在上門診,有什麼保養秘訣嗎?

X:我沒有秘訣。我現在睡眠比較準時,基本上晚上9:30-10:00肯定要睡覺,第二我會適當地活動多一點,早晚要鍛煉一下。生命在於運動,你一定要活動,預防衰老,你不能整天地坐在那裡。睡覺不要晚,特別是年齡大一點的,最好晚上10點前就能入睡。

文 | 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 楊彥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