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為歐盟候選成員國,對烏克蘭意味著什麼? | 新京報專欄

烏克蘭、摩爾多瓦成為歐盟候選國是地緣政治格局變動的突出表現,這表明新的「陣營化」正在歐洲崛起。

▲歐盟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圖/新華社

文 | 梁亞濱

據新華社消息,當地時間6月23日,歐洲理事會決定給予烏克蘭和摩爾多瓦歐盟候選成員國地位,同時請歐盟委員會向其報告申請國對加入歐盟所規定條件的執行情況。

這意味著,一旦烏克蘭和摩爾多瓦滿足歐盟的規定條件,就將正式加入歐盟。

歷史性時刻?

歐洲理事會主席Mitchell隨即在社交媒體上表示,這是一個歷史性時刻,標誌著烏克蘭和摩爾多瓦在通往歐盟的道路上邁出關鍵一步。

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23日也在社交媒體上發文,對歐盟給予烏克蘭歐盟候選國地位表示歡迎,並表示這是烏克蘭與歐盟關係「獨特和歷史性的一刻」「烏克蘭的未來在歐盟」。但也有觀點認為,作出「烏克蘭未來在歐盟」這樣的判斷顯然有些過於樂觀和武斷。

事實上,無論是烏克蘭,還是摩爾多瓦,都身處歐洲大國政治博弈的前沿陣地。

自上世紀九十 年代初獨立以來,烏克蘭一直在歐盟、俄Rose之間左右搖擺。這種搖擺不但加劇了國內動蕩,阻礙了自身的發展,而且使國家失去了前進的方向。

摩爾多瓦則是在獨立之初就遭遇了分裂力量的重擊,與自行宣布獨立的國內分裂力量進行了殘酷的內戰,大約1500人在戰爭中喪生。而「德涅斯特河東岸蘇維埃共和國」的事實存在使摩爾多瓦一直小心翼翼地在歐盟和俄Rose之間保持謹慎中立。

長期以來,歐盟發達的經濟和高水平的生活質量一直對烏克蘭和摩爾多瓦形成了較強的吸引力。但是,這種吸引力卻不足以推動這兩個國家徹底倒向西方。與俄Rose的歷史、宗教、民族聯繫和來自政治軍事上的威懾,一直是這兩個國家在東西方保持相對中立的關鍵力量。

直至今年俄Rose對烏克蘭發動「特別軍事行動」後,烏克蘭和摩爾多瓦隨即向歐盟提出入盟申請,意即全面倒向歐盟。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在周四晚間的每日影片談話中也指出:歐盟與俄Rose之間存在的東歐灰色地帶最終將消除。

▲烏克蘭衝突下的場景。圖/新華社

歐盟立場發生重大變化

被接受為歐盟候選成員國,意味著烏克蘭和摩爾多瓦倒向「西方」的選擇,初步獲得了「西方」的認可。那麼,烏克蘭和摩爾多瓦能夠最終被歐盟吸納為正式成員國嗎?根據歐盟的入盟流程,被確認為候選國,只是入盟的第一步,最終能否入盟,以及何時入盟依然是不得而知的未來。

畢竟此前已經獲得候選國資格的國家已經有阿爾巴尼亞、北馬其頓、黑山、塞爾維亞和土耳其。這5個國家已等待多年,仍未成為歐盟正式成員。

特別是土耳其,早在1963年就表達了希望加入歐盟的願望,並且在1987年正式提出申請,但直到12年後的1999年才成為歐盟候選國,至今又過去二十多年了。參照土耳其的速度,烏克蘭和摩爾多瓦提出入盟申請後短短四個月就獲得了候選國身份,確實已經是「光速」。

其實,此事更具地緣政治意義的是,歐盟的立場正在發生重大變化:重啟入盟程序,願意接納新的候選國。

在此前長達半個多世紀的時間內,歐盟啟動了7次擴容程序,從最初歐共體的6個成員國增加到現在的27個成員國。在這一過程中,歐盟的影響力不斷擴大,在硬實力和軟實力等各方面都構建出較強的力量。

當然,這其中也遭遇過一次退盟危機:英國脫歐。英國作為歐洲老牌強國,其脫歐對歐盟的影響力有很大程度的削弱,也意味著歐盟成員國之間裂痕的加深。這主要表現在,隨著成員增多,政策協調和一體化的成本與效率越來越不能讓人滿意。

自2013年克羅埃西亞入盟以來,歐盟就基本停止了接納新成員的進程。所以,歐盟接納烏克蘭和摩爾多瓦兩國成為候選成員的地緣政治意義,值得「多看一眼」——無論烏克蘭和摩爾多瓦最終是否以及多久入盟,成為候選國本身意味著歐盟不再顧及俄Rose的利益和安全考量。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與烏克蘭和摩爾多瓦幾乎同一時期提出入盟申請的國家還有George亞,但是未能獲得歐盟候選國身份。

歐盟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表示,George亞有很強的理由提出申請,但是國內應先形成更大的政治共識。換句話說,George亞國內的政治經濟改革未能獲得歐盟的滿意。這當然是充分的理由,但對普通人來講,更容易理解的理由可能是其地理位置。

相對於烏克蘭和摩爾多瓦,George亞與任何一個歐盟成員都不接壤的現實,顯然令其更處於俄Rose的引力範圍內,對歐盟只能隔海相望。接納George亞入盟,則會讓歐盟背負上難以承受的政治、經濟與外交代價。

烏克蘭、摩爾多瓦和George亞今年同時申請加入歐盟,是國際政治上的大事件,是地緣政治格局變動的突出表現。這表明,新的「陣營化」正在歐洲崛起,緩衝區、灰色地帶等為大國外交轉圜的地理空間正在逐漸消失。這需要引起高度警惕。

撰稿 / 梁亞濱(中央黨校國際戰略研究院教授)

編輯 / 馬小龍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