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解深圳專精特新丨2928家市級「專精特新」中小企業:在哪裡?干哪行?賺多少?

  南財金種子企業產業庫報告丨全國專精特新企業最新榜單:廣東迎頭趕上躍居第二 山東求質減量仍排第一2928家企業上榜!深圳市工信局公示2021年「專精特新」中小企業名單寸土寸金的深圳如何培育更多「專精特新」企業?深圳市人大代表王艷梅:上天入地、國資發力

  南方財經全媒體見習記者石恩澤 深圳報導 在深圳堅持「製造業立市」的思路下,近日,深圳市工信局公示2021年度2928家深圳市「專精特新」中小企業名單,意在引導中小企業也朝著「製造業立市」的主線全力推進。

  按照規劃,深圳在「十四五」期間將力爭發展1.26萬家國家、省、市各級專精特新中小企業。並且,深圳提出要在2022年新增國家級專精特新「小巨人」企業100家的目標。

  為朝著上述目標推進,深圳近期還發佈了「工業經濟30條」和「『20+8』產業集群規劃」等政策文件,旨在進一步推動與製造業有關的產業集群發展壯大。

  截至2021年年末,深圳市已擁有國家級專精特新「小巨人」企業169家,居全國城市第四;省級專精特新中小企業累計870家,總量居全省第一。而本次發佈的2928家市級「專精特新」中小企業名單,也是為了進一步完善「專精特新」企業的培育梯隊。

  對於上述2928家企業,南方財經全媒體記者將它們從區位特徵、行業特徵、企業營收和利潤等多維度進行解析,以供讀者了解深圳2021年度市級「專精特新」中小企業的發展情況。

  按梯度逐級培育成長,市場機制和政策扶持相結合

  深圳是一座高度市場化的城市,尤其是在中小企業的活躍度上,達全國之最。據深圳工商局數據,2021年全市工商登記註冊的中小企業佔全市企業總量的99%以上。因而,深圳市政府尤其注重對中小企業的培育。

  近2年,深圳市對中小企業的培育重點轉移至高端製造業上。本次公示的名單中,深圳市工信局表示,優先遴選戰略性新興產業、核心基礎零部件(元器件)、關鍵基礎材料、先進基礎工藝、產業技術基礎,以及基礎軟體等領域的中小企業。

  值得一提的是,本次公示名單中的企業都是規模以上企業。對此,深圳市工信局答覆稱,這是為了按照「小升規」和「規做精」的培育工作思路,鼓勵小微企業上規模發展(以成功錄入「四上」企業庫為標準),並推動規模以上中小企業走「專精特新」發展道路。因此,本次優先遴選規模以上中小企業。

  除了在規模上引導企業做大做強,深圳市對企業的遴選要求並非一刀切,而是按照地區對企業的資產和營收進行梯度劃分。在企業上年末總資產指標上,珠三角核心區須達3000萬元以上,沿海經濟帶的東西兩翼地區、北部生態發展區須達2000萬元以上;在企業上年度營業收入指標上,珠三角核心區須達3000萬元以上,沿海經濟帶的東西兩翼地區、北部生態發展區須達2000萬元以上。

  另外,企業近兩年的主營業務收入為正增長且年平均增長率達到15%以上,利潤總額為正數,並且企業近兩年的研發投入占銷售收入的比重達到3%以上。但上述指標對於優先遴選領域的參評企業可適當降低不超過20%。

  值得一提的是,為了遵從市級、省級、國家專精特新「小巨人」逐級梯度成長的培育思路。對已認定為國家專精特新「小巨人」和省「專精特新」的中小企業,深圳市將不再認定其為市級「專精特新」中小企業。

  在政策扶持上,深圳市中小企業服務局採用市場機制和政策扶持相結合的方式。在引導各類社會服務機構為專精特新企業提供優先、優惠和優質的專項產品的同時,如部分銀行、擔保機構、保險公司等已推出較低利率的「專精特新」銀行(融資擔保機構)貸款產品、保險產品,還將引導各類機構優先開展針對專精特新企業的公益性政策、市場、法律、金融、創新創業、經營管理等方面的諮詢和幫扶活動。

  此外,當企業按梯度成長為省級和國家級專精特新企業後,深圳市級財政將對省專精特新企業,給予最高20萬元獎勵;對國家專精特新「小巨人」企業,給予最高50萬元獎勵。同時,各區還根據自身發展特色,為企業提供額外的優惠扶持政策。

  寶安登頂數量之最,與電子有關的製造業佔比最高

  根據南財金種子企業庫的數據,南方財經全媒體記者梳理出深圳2928家「專精特新」專精特新企業特徵。

  首先,在區域分佈上,以企業註冊地為統計基準,本次入選的2928家深圳市級專精特新企業遍布深圳各區。其中,寶安、南山、龍崗和龍華四區的企業數量佔全市總量的八成。

  具體來看,寶安區本次入選企業在數量上最多,高達897家,佔全市上榜企業數量比重超過三成;南山區排名第二,達637家,佔比22%;龍崗區和龍華區位列第三名和第四名,分別有416家和411家企業入選。

  綜合以上數據,比較而言,寶安、南山屬於第一梯隊,龍華、龍崗屬於第二梯隊。

  除了區域上的分佈排位,還有行業之間的比拼。根據入選公司的行業分類,一級行業中,製造業企業達1264家,佔比43%,與深圳市重點扶持製造業中小企業的思路相符。

  在二級行業劃分標準下,計算機、通信和其他電子設備製造業企業數量最多,達626家,占製造業企業的50%,這與深圳給外界的印象相匹配;電氣機械和器材製造業、專用設備製造業分別排名第二和第三,佔比為13%和10%。

  在三級行業中,與電子有關的製造業佔比最高,共占計算機、通信和其他電子設備製造業企業總量的65%。其中,電子器件製造業類別下包含的集成電路製造,是現今最受關注的製造業。

  根據現有登記在案的信息,至少有20家企業從事集成電路製造,其中寶安有7家,南山和龍崗分別有5家,光明有2家,坪山有1家。

  除了集成電路製造寶安最多,在總量的比拼上,寶安區無論是在一級行業(487家製造業企業)、二級行業(250家計算機、通信和其他電子設備製造業企業)還是三級行業(52家電子器件企業)的劃分下,企業數量都排在全市首位,成功在本輪名單中登頂深圳製造業企業數量之最。

  這與寶安區政府的大力扶持密不可分。今年年初,寶安出台《寶安區關於促進先進位造業和現代服務業高質量發展的若干措施》,提出對認定為國家專精特新「小巨人」企業分檔給予一次性獎勵;對研發投入達到2000萬元以上的企業或國家專精特新「小巨人」企業,按照研發投入規模,分檔給予支持。

  其他區也在發力。在製造業(一級行業)類別下,龍崗成為數量排名第二的區,達212家;而在計算機、通信和其他電子設備製造業企業(二級行業)和電子器件製造(三級行業)分類下,龍華區在數量上皆為全市第二。

  南方財經全媒體記者梳理上述各區政策時發現,龍華區不僅把獎勵標準放低到市級(但須獲得「單項冠軍」示範企業、「單項冠軍」產品稱號),同時還給予1:1配套獎勵,最高獎勵300萬元。

  71家企業去年營收過億、高度市場化環境淬鍊出敏捷的企業

  分析完區域之間的對比後,再將目光轉移至企業。

  根據南財金種子企業庫的數據,南方財經全媒體記者選取出105家已公開企業報表的企業作為樣本。從整體上看,2021年至少有71家企業的總體營業收入過億,16家企業歸母凈利潤過億。其中,去年營收最好的前20家企業,南山區有6家,龍華區有5家,寶安區有3家。

  此外,在這20家企業中,除了富滿微、萬佳安物聯、鑫匯科這三家不在製造業類別下,其餘17家企業的一級行業皆為製造業。而在製造業大類中,計算機、通信和其他電子設備製造業企業數量最多,佔8家,其次專用設備製造業和電氣機械和器材製造業各佔4家。

  具體來看,2021年排名前三的企業分別是江波龍電子(97.49億元)、大族數控(40.81億元)、華寶新能源(23.15億元)。

  營收排名第一的江波龍公司,成立於1999年,主要從事Flash及DRAM存儲器的研發、設計和銷售。現已發展成為國內存儲市場的龍頭企業,並在去年12月IPO過會。據其招股書披露的數據,2018至2021年,江波龍實現營收42.28億元、57.21億元、72.76億元和97.49億元,收入增長超過1.3倍。

  據招股書披露,江波龍創始人蔡華波1976年出生,高中學歷,23歲時(1999年)創立了江波龍,此前曾做了三年的業務員工作。近20年來,蔡華波趕上了深圳電子產業騰飛的紅利期,一躍成為年營收近百億的企業家。

  營收排名第二的大族數控(301200.SZ)成立於2002年,今年在創業板上市。公司主營業務為PCB專用設備的研發、生產和銷售,是國內PCB設備製造商龍頭。其母公司大族激光(002008.SZ)成立於1996年,歸屬於專用設備製造業,註冊地在南山區。目前大族激光是亞洲最大、世界排名前三的工業激光加工設備生產廠商。

  大族激光董事長高雲峰曾在2010年被評為「深圳經濟特區30年30位傑出人物」,跟他一同進入榜單的還有華為創始人任正非、萬科創始人王石等。據高雲峰在公開演講中所提的深圳金塊故事,當時他遇到一個香 港客戶有激光打標的需求,但所需的設備要花費3個月時間等國外訂做,並且還要預付40萬定金。高雲峰當機立斷攬下了這位香 港客戶的難題,從此開始了他的創業之旅,並在三個月後成功將這40萬變成了他創業路上的第一桶金。

  高雲峰迴憶稱,「我需要的人、原材料、配套商等等,香 港都沒有,但是在深圳全都允許,所以三個月就可以完成。」

  營收排名第三的華寶新能源,成立於2011年,最初是做充電寶業務起家,並以此產品發展為跨境電商業務。在充電寶走向紅海市場之後,華寶新能源當機立斷,轉攻戶外電源市場。在2019至2021年,華寶新能源又選擇跨入鋰電池行業,積極布局國內攜帶型儲能市場,再度踩准了市場風口。華寶新能源的轉型之迅速,也與深圳高度競爭的跨境電商市場密不可分。

  中國(深圳)綜合開發研究院金融與現代產業研究所所長劉國宏曾對南財全媒體記者表示,深圳市場主體結構中大多是中小企業,因此企業在發展過程中大多使用「訂單制」的生產模式,而這是幫助企業渡過一個又一個「死亡谷」的關鍵。在這個模式下,企業作為市場主體對未來行業的增長點尤為敏感。而內陸其他城市的生產機制導致了,它們遠不如深圳企業的反應迅速。

  「從深圳成長起來的中小企業,大多練就了一套高度敏捷的反饋機制。而這一點本身就頗具深圳特色。」劉國宏說。

  (作者:石恩澤 編輯:王帆)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