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幸福生活是最大的人權丨「潘玉蓮愛心小課堂」傳播愛的種子

  新華社烏魯木齊6月24日電  題:「潘玉蓮愛心小課堂」傳播愛的種子

  新華社記者杜剛、房俊偉

  5月中旬,80歲的潘玉蓮不慎骨折住進了醫院,十多個自稱她孩子的人排著班來照顧她。守在病床前,約日古麗·麥麥提說,要不是還有讀書的孩子,真想一直照顧老人到出院。

  在昆崙山北麓、塔里木盆地南緣的新疆喀什地區疏勒縣,潘玉蓮開辦愛心小課堂20多年,義務輔導少數民族孩子。如今,孩子們長大成人,不僅視潘玉蓮老人為親人,還將愛心傳遞開來。在疏勒縣的社區、鄉鎮,一個個「潘玉蓮愛心小課堂」開辦起來,一些社區幹部、返鄉大學生等接過了潘玉蓮的教鞭。

  種下愛的種子

  1992年,疏勒縣城還沒有寬闊的馬路、整齊的樓房,中小學也不像現在有較完備的師資力量和多媒體教學等軟硬體條件。

  當時,50歲的潘玉蓮住在疏勒縣新市區社區小平房裡,她發現很多鄰居家孩子放學回家後,不是爬樹、扔泥巴,就是踩水坑,沒有人照顧。

  從小在小課堂學習的熱比古麗·阿吉記得,當時新市區社區的很多人家生活都比較困難,大人們的知識水平有限,加上工作很晚才能回家,沒時間給孩子做飯,更別提輔導孩子功課了。

  父親是漢族,母親是維吾爾族,潘玉蓮是當地為數不多懂漢語和維吾爾語的人。年輕時她當過翻譯、打過零工,深曉知識的重要性。

  「不忍」看到鄰居家的孩子們沒人管,潘玉蓮的愛心小課堂就辦起來了。

  建在20世紀50年代的土坯房裡,置辦一張茶幾、一塊黑板,從最初的5個孩子,到覆蓋五個年級的幾十個孩子……屋子裡坐不下時,潘玉蓮就在院子的大樹下給孩子們輔導語文、數學和外語。

  老鄰居熱依漢古麗·亞森見證了小課堂從幾個學生到幾十個學生的過程,也見證了潘玉蓮的種種不易:她把家裡最大的一間房騰出來,改成小教室,自己吃飯、睡覺都擠在一間10平方米的小屋裡。

  「潘奶奶語文教得是真好,學校學習的內容沒理解,在小課堂都能解決。如果沒有潘奶奶幫我們打下基礎,我考不上好學校,更不可能有一份穩定的工作。」熱比古麗·阿吉說。

  潘玉蓮的愛心小課堂一開就是27年,直到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前,潘玉蓮還堅持給孩子們上課。

  她家保存著一沓厚厚的A4紙裝訂本,上面登記著她教過的2000多個孩子的信息:姓名、家長聯繫方式、本人表現、家長意見等。「從潘奶奶課堂走出去的孩子,品行和工作上經得住考驗。」大家都這麼說。

  「潘奶奶的課堂里,總有意想不到的好吃的,把饢泡在甜甜的茶水裡異常美味,有時候還會有糖果,她還把一個蘋果分很多份給我們吃。小孩子表現好的話,會得到一支鉛筆、一個作業本。」謝木西努爾·麥麥提現在是當地醫院的一名護士,她也曾是愛心小課堂的學生。

  當時,領低保金的潘玉蓮還要照顧因病致殘的兒子和讀高中的孫女,愛心小課堂額外的支出從哪來呢?

  原來,自從愛心小課堂開辦以來,潘玉蓮幾乎每天上午出去撿廢品賣錢。「難以想像,潘奶奶如何擠出錢給我們買好吃的。」熱比古麗·阿吉說。

  家長們不忍潘玉蓮的付出,提出給她一些錢。「自家的孩子,怎能要錢。」她拒絕了大家的好意。鄰居們只好送來饢、大盆抓飯,有的鄰居會偷偷在她的床下塞一點錢。

  傳遞愛的溫暖

  近兩年受疫情影響,加之潘玉蓮腦萎縮跡象越來越明顯,她的愛心小課堂停辦了一段時間。在當地政府和山東援疆指揮部共同幫助下,一個嶄新的「潘玉蓮愛心小課堂」辦起來了。

  走進疏勒縣博望社區,「潘玉蓮愛心小課堂」幾個大字格外顯眼,下面還寫著「民族團結從娃娃抓起,從啟蒙教育開始。」

  這裏不僅有供孩子們放學後寫作業的學習室,還有活動室。社區還給潘玉蓮準備了一間帶衛生間的宿舍。

  現在小課堂專門聘請了一名大學畢業生,不僅給孩子們輔導學習,還更加註重培養孩子的興趣愛好,比如跳舞、畫畫等。

  在疏勒縣很多社區、鄉鎮,一個個「潘玉蓮愛心小課堂」陸續建起。有的地方沒有條件專門聘請教師,社區和村裡的幹部會兼職輔導老師。

  在距離縣城一個小時車程的塔孜洪鄉塔什其艾日克村,「潘玉蓮愛心小課堂」老師這個職務被村黨支部書記米冉等幹部兼任了。米冉說,因為敬佩潘玉蓮的事迹,因此村裡格外重視小課堂。

  今年5月12日,80歲的潘玉蓮不慎髖骨骨折,喀什市第一人民醫院醫生李毛召說,經過置換手術,潘玉蓮恢復得很好,術後積極配合醫生治療。

  正在照顧潘玉蓮的約日古麗·麥麥提會根據醫生的囑託幫助老人做康復訓練。她說,自己小時候被老人照看了很長時間,她就像自己的親奶奶一樣。

  病房裡,潘玉蓮對著約日古麗·麥麥提一遍遍說:「我這輩子儘力了,孩子們對我的好也儘力了。」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