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寫丨上海畢業季:迷茫里尋找光亮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 陶力 實習生董靜怡 上海報導

  「你知道騰訊會議上可以加學位帽嗎?」

  在影片會議里給自己加上學位帽的裝飾,羅心悅對著電腦拍下自己的畢業典禮。2020年本科線上畢業後,在上海讀研兩年的她又趕上了疫情下的畢業季。

  如同兩年前一樣,碩士生活最後的紀念只有影片會議里的幾十個方格。對羅心悅來說,那些該屬於畢業季的儀式感和獨特回憶,在疫情和封校中都不復存在,疫情下的畢業季充滿著遺憾。

  然而,對於那些計劃留在上海的應屆畢業生來說,畢業季不只有遺憾這麼簡單。自3月初疫情初顯,上海不少高校已進入封閉狀態。中間留校的三個月,也是春季招聘最為寶貴的三個月。

  在採訪過程中,不少畢業生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達了焦慮情緒,投遞無迴音、面試無下文的現象並非個例。某211高校畢業生表示,目前班裡確定就業去向的學生僅有一半。

  公開數據顯示,今年上海高校畢業生共22.7萬人,較去年增加2萬人,增量為5年來最多。而在疫情影響下,部分企業招聘暫緩,所有流程被搬至線上,也出現了各種各樣的難處和問題。

  畢業在即,應屆生們正面臨大考,但他們並不會輕言放棄。

  畢業季:封控在校的一百天

  在校的最後一個學期,並沒有理想中畢業季的影子。

  羅心悅是上海松江大學城某高校研究生,這學期回校後,她只去市區玩過一次,聽了一場爵士樂表演。

  3月11日,大學封校,只進不出,羅心悅的線下實習被迫中斷;再然後,封樓,只允許定點出入買飯;最嚴重的時候,寢室三人被封在不到二十平的宿舍里,沒有出樓活動的機會。

  當時誰也沒有想到,這種生活會持續三個月,直至學期結束。

  羅心悅在寢室「躺」了兩個多月後,經歷了線上面試、線上答辯、線上畢業典禮。身處宿舍,對著電腦屏幕,研究生生涯就此宣告結束。而這一切,2020年她已經在本科學校經歷過一遍了。

  「聽學長學姐說,畢業的夏天他們隔三岔五齣去聚餐,參加像畢業典禮一樣的各種儀式,整個畢業季更像一場盛大的告別。」羅心悅略帶遺憾地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自己經歷的畢業季很是平靜,線上比起線下終歸還是少了點儀式感。

  大學生陳曦也有類似的感覺。大四以前,她總看著畢業生穿正裝的合照羡慕不已,甚至已經在網上瀏覽過有什麼好看的西裝正裝,幻想過自己那天的樣子。然而真輪到她畢業時,因為疫情原因取消了這一環節。

  她表示,這種遺憾並不是沒有穿正裝合影那麼簡單,而是一直以來期待的大學四年的紀念,突然化為泡影。最後,她只與為數不多仍在校的同學,一起在學校拍了些簡單的照片,而在她合照的同學里,甚至都沒有她最好的朋友。

  期待已久的畢業來得匆忙,進行得也有些潦草。甚至還沒來得及告別,就成了過去時。

  就業難:不確定性中的迷茫

  羅心悅算是幸運的,實習轉正順利,畢業季除了有些許遺憾,生活整體還在正常向前推進。而對那些將就業押在今年春招的畢業生來說,焦慮、迷茫才是畢業季的主旋律。

  葉雨是新聞與傳播專業的研究生畢業生,兩個多月來,去向未定的慌張,輔導員不停的催促,讓她倍感焦灼。

  4月份,當葉雨再一次被眼前繁忙又瑣碎的工作內容搞到崩潰時,她終於打開了與領導的對話框,毫不猶豫地結束了手頭這份廣告公司的線上實習。

  仔細思考過後,媒體工作的吸引力對她而言遠勝於其他,然而在她聯繫之前實習的媒體時,卻被告知招聘因疫情原因已經暫停,復工後才能恢復面試。

  雖然是她理想的單位,但面對眼前不定的局勢,也不能在一棵樹上弔死。陸陸續續地,葉雨又投遞了十幾家不同的崗位,可惜回復者甚少。「如果進不了媒體,其他的我也不確定我到底想做什麼。」葉雨無奈地說道。

  比起葉雨的「未定」,來自湖北武漢的畢業生李知然在上海工作的經歷更令人唏噓。

  去年11月,李知然孤身一人來到上海,開始了她長達六個月的實習。起初一切按部就班,李知然順利完成了實習轉正,簽訂了三方協議。

  然而疫情的突襲,影響的不僅是她的工作日常,還有她身處製造業的公司。數據顯示,3—5月,製造業採購經理指數(PMI)分別為49.5%、47.4%、49.6%,均在榮枯線以下,反映出製造業經濟收縮。

  5月,公司的毀約來得猝不及防,因為簽訂的第三方協議里,並沒有規定賠償金額,李知然甚至沒有拿到一分錢的賠償。

  「疫情對公司影響很大,同期實習生都被裁了,正式員工也陸陸續續裁了一些。」因實習還沒到期,李知然在得知自己被裁後,還是在線上完成了最後的工作。

  畢業臨近,她沒有時間悲傷,李知然幾乎立刻就開始了新一輪的求職。她發現,雖然有崗位空缺,但很多公司更偏向於找有經驗的人補上,對剛出學校的應屆生似乎不太願意培養。

  「因為疫情走了一波有經驗的人,而且培養應屆生成本也挺大的吧。」李知然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

  6月1日開始復工復產之後,李知然也開始了一個接一個的面試,已有兩個心儀崗位,目前還在等待結果。

  看未來:多種選擇

  獵聘大數據研究院推出的《2022應屆大學畢業生就業數據報告》顯示,2022屆應屆生對當前就業形勢大多持保守態度,77.35%的應屆生認為就業形勢比較嚴峻,僅有9.69%的調研人群對就業形勢保持樂觀預期。

  在採訪中,有受訪者向記者表示,現在的高校就業大環境已經持續了兩三年,上海這輪疫情只是讓它變得更明顯了而已。

  面對不太順利的畢業季,有人選擇了考研二戰,向研究生學歷發起進攻,韓壹就是其中之一。

  去年,他因準備考研放棄了實習機會,考研失敗後卻又面臨三個月的學校管控。春招里,他投出了數十份簡歷,回復卻寥寥無幾。迫於無奈,也是對自己狠心一點,韓壹決定來年再考一次。他表示,身邊做出同樣選擇的同學不在少數,「研究生學歷還是要更具競爭力一些。」

  也有人選擇先找實習機會。畢業生曹雨欣心念互聯網大廠,她是在最後一個學期才確定這個求職方向。錯過了秋招,春招也沒有撿漏到心儀崗位的她,將目光投向了下一次秋招,目前她已經在面試多家大廠的實習生崗位,為將來積累經驗。

  「大廠校招很卷的,希望給自己更多時間準備一下。」她對自己的目標堅定不移。

  而不想將就、想要「再掙扎一下」的葉雨,選擇了放緩腳步,著手先將完善論文、找房子等事情提到前位。如今臨近畢業,她仍未確定一份offer,焦慮情緒發展到最後已經變成了佛系,「聽說應屆生身份可以保留兩年,我想畢業後再慢慢找吧。」

  李知然也沒有再想過回老家。「其實也想過考公之類的,但出來了就不那麼想回去了。」李知然笑說,依然幹勁滿滿,「趁年輕要多拼幾年嘛!」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