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五大都市圈GDP佔全省比重超90%,廣深雙核帶動跨圈融合發展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吳文汐 廣州報導  廣東現代化都市圈體系初具雛形。

  2020年,廣東提出打造廣州、深圳、珠江口西岸、汕潮揭和湛茂五大都市圈。2021年12月發佈的《廣東省新型城鎮化規劃(2021—2035年)》對五大都市圈的範圍進行了清晰界定。五大都市圈的內涵功能和劃分尺度日漸明確,都市圈協同、融合發展的藍圖更加清晰。

  根據相關規劃,廣東將推進都市圈產業專業化分工協作、基礎設施一體化、公共服務共建共享、 生態環境共保共治,為促進全省經濟轉型升級和區域協調發展提供重要支撐。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梳理髮現,按照明確劃定範圍後的都市圈GDP計算,五大都市圈2021年GDP總量占廣東省GDP總量的比重約為93.5%。其中,廣、深都市圈GDP總量超過4萬億元,廣州、深圳不僅對各自都市圈的發展產生了明顯的帶動作用,對五大都市圈整體的發展也起到了輻射作用。相比之下,珠江口西岸、汕潮揭、湛茂都市圈核心城市的功能作用仍待發揮。

  受訪專家表示,都市圈的形成,表示區域的發展已經從傳統的單個核心城市對周邊地域的集聚和擴散,轉向「多圈、多核、疊合、共生」的發展形態,都市圈要打破圈內、圈外所有行政邊界的阻隔,讓資源要素得以更加靈活通暢地流轉與配置。

  五大都市圈引領廣東經濟發展

  2020年,廣東省委、省政府印發的《廣東省建立健全城鄉融合發展體制機制和政策體系的若干措施》提出,科學制定廣州、深圳、珠江口西岸、汕潮揭、湛茂都市圈發展規劃,構建協同發展機制。

  這是廣東省首提五大都市圈概念,彼時五大都市圈劃分範圍並未在文件中公佈,但從後續的各項政策中可以描摹出雛形。

  2020年6月發佈的《廣東省開發區總體發展規劃(2020—2035年)》中便劃定廣州都市圈包括廣州、佛山、肇慶、清遠、雲浮和韶關六城,深圳都市圈包括深圳、東莞、惠州、河源和汕尾五城。隨後,有媒體發佈五大都市圈地圖,指出汕潮揭都市圈只包括汕頭、潮州、揭陽三市,五大都市圈獨獨落了梅州。

  值得注意的是,2021年的《廣東省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綱要》和《廣東省新型城鎮化規劃(2021—2035年)》兩份文件進一步細化五大都市圈劃定範圍,都市區的概念被引入其中,廣州、深圳、汕潮揭三個都市圈劃分範圍更加明晰。

  根據規劃,廣州都市圈包括廣州、佛山全域,肇慶端州區、鼎湖區(含新區)、高要區、高新區、四會市,清遠清城區、清新區、佛岡縣,有關任務舉措涵蓋清遠英德市和雲浮、韶關都市區部分。深圳都市圈包括深圳、東莞、惠州全域和深汕特別合作區,有關任務舉措涵蓋河源都市區和汕尾都市區、海豐縣、陸豐市。梅州都市區成為汕潮揭都市圈的聯動發展區。

  廣東省委黨校原副校長、經濟學教授陳鴻宇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採訪時表示,五大都市圈概念初提時並未完全明確哪些城市被劃分在內,如今的規劃不是調整,而是對都市圈概念認識的不斷深化。「廣東對於都市圈的內涵、功能以及劃分都市圈的尺度都在不斷細化、精準化,更加凸顯了核心城市和都市區本身對於圈內經濟社會活動的集聚擴散以及引領帶動作用。」

  廣東五大都市圈不僅引領著圈內經濟社會活動,對於廣東省的經濟發展也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據記者粗略統計,五大都市圈以占廣東省50%以上的土地面積,產出了90%以上的GDP。

  若按照五大都市圈明確劃分範圍後的GDP進行計算,廣州、深圳、珠江口西岸、汕潮揭、湛茂都市圈2021年GDP依次約為43415.41億元,46568.47億元,12565.06億元、6440.15億元、7258.03億元。可以看出,廣、深都市圈在經濟發展上遠超其他三個都市圈。

  廣東省體制改革研究會執行會長彭澎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採訪時表示,五大都市圈的發展應有所區分。廣、深都市圈因為有一線城市的帶動,在發展動力上無疑是一流、強大的。珠江口西岸都市圈雖GDP不及廣、深,但地域廣闊、人口相對較少,人均GDP並不低。而汕潮揭、湛茂都市圈內應優先考慮如何協調與省域副中心城市汕頭、湛江之間的關係,這是一大難題。

  破解核心城市帶動力不足難題

  都市圈如何界定?根據國家發改委2019年2月發佈的《關於培育發展現代化都市圈的指導意見》,都市圈是城市群內部以超大特大城市或輻射帶動功能強的大城市為中心、以1小時通勤圈為基本範圍的城鎮化空間形態。

  一個輻射帶動力強的核心城市,看似成為發展都市圈的前提條件。但事實上,從廣東五大都市圈來看,除廣、深在各自都市圈中確實扮演了領頭羊角色,其他三個都市圈的核心城市帶動作用似乎仍顯不足。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梳理髮現,廣州、深圳、珠江口西岸、汕潮揭、湛茂都市圈中核心城市佔都市圈GDP的比值依次為65%、65.8%、30.9%、45.5%、49%。

  在陳鴻宇看來,發展都市圈如果一定要凸顯某個城市的「首位」引領帶動作用,這其實是對都市圈本身功能和運行機制的一種誤讀。都市圈是在市場經濟的長期運行中形成的,可能是一個核心城市向外擴散為多個都市區而形成的,也可能是多個城市集群平行發展聚合形成的。

  如何破解核心城市帶動力不足的難題?陳鴻宇認為,首先,圈內必須開放。在全球化、信息化的時代,都市圈的形成,表示區域的發展已經從傳統的單個核心城市對周邊地域的集聚和擴散,轉向「多圈、多核、疊合、共生」的發展形態,沒有哪一座核心城市是全能的,每座核心城市在都市圈中都有自己的定位和功能,因此都市圈要打破圈內、圈外所有行政邊界的阻隔,讓資源要素得以更加靈活通暢地流轉與配置。

  珠江口西岸、汕潮揭、湛茂三個核心城市輻射帶動功能不強的局面如何找尋突破口?陳鴻宇表示,有兩點需要堅持,一是交通先行,二是產業為基。

  交通方面,具有聚合高等級資源要素的能力,包括成為聚合陸海空立體交通資源的樞紐,是成為都市區核心城市的前提。要做到交通先行,珠海、汕頭、湛江都要趕快補上目前交通鏈尚有缺失的缺點,提升連通圈內外城市的高鐵網、高速公路網、城軌網的密度,盡量推進沿海和內河港口、空港的共建和整合。此外,還要努力成為珠西、汕潮揭、湛茂三個都市圈連通廣州、深圳兩大都市圈之間的物流、人流、信息流網路的重要平台,帶動各自所在都市圈融入全省「一核五圈」的大格局。

  陳鴻宇認為,所謂產業為基,就是將產業融合發展作為都市圈賴以生存發展的核心目標。如果產業鏈、資本鏈、創新鏈是斷裂的,都市圈也將是鬆散的。

  以汕潮揭都市圈為例,汕頭是省域副中心城市和東翼沿海經濟帶重要發展極,市內還有汕頭經濟特區、華僑經濟文化實驗區、國家綜合保稅區等政策支持,汕潮揭都市圈內的陶瓷、紡織服裝、不鏽鋼、五金、玩具等眾多傳統優勢產業,基本上可以通過汕頭口岸與國內外市場相融合。

  除了核心城市帶動周邊城市外,周邊城市也在為核心城市減負。從產業布局來看,周邊城市可以承接核心城市的產業外溢和轉移。從人口布局來看,都市圈的建設有助於推動特大型核心城市過度集中的人口向圈內外腹地均衡擴散。

  中山大學嶺南學院教授、港澳珠三角研究中心副主任林江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分析,廣東有1億多人口,如果絕大多數都在珠三角,不利於廣東的均衡發展,可以推動人口較為集中的城市以都市圈為範圍擴散發展,正如廣州都市圈內的居民可以在廣州工作,在清遠居住。

  五大都市圈融合共生

  不僅圈內要協同發展,圈與圈之間也要融合發展,都市圈融合共生的思想在《廣東省新型城鎮化規劃(2021-2035年)》中有所體現。規劃提出,加強跨都市圈合作,破除制約各類資源要素在城市間、都市圈間自由流動和高效配置的體制機制障礙,共建五大都市圈融合發展格局,推動形成優勢互補、高質量發展的區域經濟布局。

  林江認為,淡化行政邊界、行政級別,是建設都市圈的意義所在。「過去城市與城市之間是單對單的關係,但這種關係之間需要考慮到行政級別。而現在發展城市群、都市圈,淡化了行政級別,也不再存在競爭關係,而是講求融合發展。」

  陳鴻宇同樣認為,發展都市圈的意義在於打破行政邊界,讓要素可以按照市場化取向,更加暢通、更有效率地配置和流通。因此,遏制區域發展差距擴大的趨勢,加快目前規模較小但很有發展潛力的都市圈的發展步伐,這就要求各個都市圈不僅圈內要融合,圈外關係也要通暢。廣州、深圳不僅要帶動圈內城市,還要帶動全省。

  這一點應如何實現?陳鴻宇認為,一是打破「核-帶-圈」之間的邊界,比如深圳都市圈正在著眼「全圈」統籌謀划交通、產業、生態、社會治理、公共服務的一體化。二是努力按照產業鏈供應鏈創新鏈的發展走勢,實現產業興圈,這就需要工業化程度較高的城市,如廣州、深圳、東莞等,必須把相關的產業鏈節點部署在核心城市周邊的市縣都市區,如目前深圳、東莞的眾多產業項目的生產環節,已經延伸到汕尾和河源的都市區。三是圈與圈之間的交流尤為重要,在這個過程中行政邊界會更加模糊,例如惠州和東莞雖屬深圳都市圈,但與廣州的聯繫也十分密切;中山和珠海雖屬珠西都市圈,跨江與深圳、東莞融合發展的勢頭也很猛。

  林江認為,都市圈融合發展,基建是第一步,要實現「軌道上的大灣區」「一小時生活圈」。第二步是消除人員常來常往之間的諸多限制,讓人們創業、擇業、居住的範圍更廣。「人流、物流、資金流暢通無阻,這就是都市圈之間要實現相互融合的紐帶。」

  彭澎表示,長遠來看,三個與大灣區關聯較強的都市圈會走向一體化,粵東、粵西的都市圈也會走向一體化。機場的選址、高速鐵路、高速公路的建設已經有所謀划,接下來更重要的是城際軌道交通網路與地鐵網路的接駁,「軌道上的大灣區」建立在高鐵、城際和地鐵網路的融合上,哪個城市是樞紐,哪個城市就是都市圈的核心。

  放眼來看,不僅廣東五大都市圈間需要融合,更要與外圍的其它都市圈、城市群加強聯繫,為廣東都市圈尋求更多的發展機會。

  林江表示,以湛茂都市圈為例,若只是考慮湛江、茂名本身,而不去考慮廣西、海南融入大灣區的因素,並不能完全體現湛茂都市圈的功能。海南自貿港、北部灣地區最終也要融入大灣區,在這個過程中,湛茂都市圈就是其中一個重要的紐帶。

  同理,汕潮揭都市圈可以通過海峽西岸經濟帶與長三角地區連接,廣州都市圈也可以通過韶關與長株潭都市圈發生聯繫。

  陳鴻宇表示,發展都市圈,無論交通還是產業都必須跳出本圈,去與其它圈發生聯繫,越開放就越能取得長足發展。

  (作者:吳文汐 編輯:李博)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