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創板三周年 頭部券商大賺

  「在資本市場註冊制時代下的商業機會大增,但對中介機構商業模式將產生顛覆式的影響,券商投行的項目定價以及承銷能力將逐步成為其核心競爭力。」  

  6月13日,科創板開板3周年;7月22日,科創板開市3周年。 

  時間撥回至2018年11月5日,首屆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開幕式上傳來重磅消息——在上海證券交易所設立科創板並試點註冊制。之後,各部門「馬不停蹄」落地並深化改革,朝著市場化、法治化、國際化方向行進。 

  三年來,科創板一路高歌猛進,成績斐然。上交所官網顯示,目前科創板共有428家上市公司,總市值為5.11萬億元。 

  《國際金融報》記者採訪了解到,科創板讓更多企業迎來上市資本化機會,但是在市場化趨勢下,三年來個股呈現分化態勢;科創板運行至今也給券商投行帶來了數百億元承銷保薦增量蛋糕。 

  受訪人士認為,上市企業、中介機構、投資者都要回歸企業長期成長價值本源思維,券商投行的項目定價以及承銷能力將逐步成為其核心競爭力。 

  個股分化 

  註冊制打開了「閘門」,科創板上市企業在三年裡擴至428家。但在市場化趨勢下,個股價值呈現分化態勢,尤其是在今年上半年大盤行情低迷環境之下,科創板個股波動幅度大,跌幅也是相對明顯。就上市首日表現來看,37隻科創板個股出現破發,52隻個股首日漲幅超過300%。 

  記者注意到,伴隨著A股詢價新規於2021年9月18日起正式實施,註冊制下新股發行定價開始加速分化。比如,今年三四月份股市比較大幅震蕩下跌行情中,科創板新股破發表現一度令打新者「生畏」,科創板IPO發行節奏也有所放緩。之後伴隨著市場的回暖,科創板新股表現較好,打新市場也有所升溫。 

  截至當前,304家科創板上市企業上市以來出現不同程度的漲幅,其中148隻個股區間漲幅超過100%。具體來看,2020年5月上市的奧韋特上市至今累計大漲1038%,納微科技、天奈科技、東方生物上市以來漲幅均超過800%。 

  與此同時,124隻科創板個股上市出現不同程度的破發,百濟神州等10隻個股跌幅超過50%,包括已經「披星」的科創板個股*ST紫晶。另外一個「披星」的*ST恆譽上市以來跌幅則超過32%。 

  「從政策支持以及市場運行情況來看,資本市場行業屬性將逐漸『科技化』,科技創新已成為IPO主流行業,2022年下半年科技創新型企業IPO也將實現大爆發。」經濟學家、增量研究院院長張奧平向《國際金融報》記者直言,未來伴隨著全面註冊制改革在全市場落地,公司上市發行定價將更為市場化,「新股不敗」的思維定式將被徹底打破,資金端炒新、Pre-IPO投資等不合理的「制度套利」投機行為將逐步終結,促使新股價值回歸理性。 

  張奧平進一步表示,對於一二級市場投資人及上市公司而言,都需回歸企業長期成長價值本源思維,才可獲取應有收益。而價值投資邏輯的背後,便是深入的產業投資,不再是靠「花拳繡腿」的初級技藝形成的模式與制度投機。這也會對機構投資者提出更高的要求,如產業研究有多深、產業內資源有多廣,能為所投資的資產帶來哪些增量價值賦能等。 

  券商搶食 

  《國際金融報》記者整理Choice統計數據獲悉,科創板推出及註冊制的試點改革下,券商投行迎來增量收入,且市場呈現明顯的馬太效應,頭部券商投行及部分中型券商投行佔據大部分市場蛋糕,尤其是「大項目」基本由頭部投行「包攬」;而大部分中小券商相比之下收入顯得「貧瘠」,甚至有的投行顆粒無收。 

  某中型券商投行人士向《國際金融報》記者直言,註冊制改革確實帶來了增量蛋糕,但投行市場競爭非常激烈,考驗機構拿項目、投研及服務等能力。頭部券商投行有品牌、資源效應,一些「不喜歡」的項目,可能會到中小型券商投行手中。 

  除觀典防務、華熙生物、呈和科技三家企業,其他425家科創板企業先發募資資金總額已超過6000億元,先發承銷及保薦費用共計322.7億元。作為先發保薦機構,中信證券、中信建投、華泰聯合、中金公司分別服務了58家、42家、39家、37家科創板上市企業;民生證券、安信證券、國金證券、長江保薦服務了25家、12家、10家、8家科創板上市企業。 

  就個股來看,科創板「一哥」中芯國際於2020年7月16日上市,先發募資規模超過532億元,堪稱「巨無霸」硬科技個股,先發承銷保薦費用高達約6.92億元,海通證券及中金公司是其先發保薦機構。 

  去年年底上市科創板的百濟神州先發價為192.6元/股,先發募資金額約222億元,先發承銷保薦費用4.72億元,緊隨中芯國際之後,高盛高華、中金公司為先發保薦機構;大全能源、君實生物、天岳先進、翱捷科技先發承銷保薦費用也均超過3億元,其先發保薦機構主要是中金公司、海通證券、國泰君安。 

  「在資本市場註冊制時代下的商業機會大增,但對中介機構商業模式將產生顛覆式的影響,券商投行的項目定價以及承銷能力將逐步成為其核心競爭力。」張奧平告訴《國際金融報》記者,此前企業A股上市實行核准制,A股IPO資源是稀缺的,企業基本不會出現上市發行新股失敗的情況,投行在上市融資中的承銷能力無法得到體現。而資本市場註冊制改革後,將上市流程縮短、審核提速,註冊獲准後股票發行工作變得至關重要。如何確定發行時機、如何定出讓買賣雙方都滿意的價格,這需要券商投行有強大的行業研究團隊及機構投資者資源做支持。而這背後的本質,是需要投行等中介機構回歸到為企業長期價值成長服務的初心。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