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懲治「下迷藥」行為?最高檢:以性關係為目的可追訴強姦

  澎湃新聞資深記者 林平

  對濫用麻醉、精神藥品犯罪案件,最高檢要求檢察機關從嚴懲處。6月24日,最高人民檢察院檢通報懲治新型毒品犯罪有關情況並發佈第三十七批指導性案例。

  澎湃新聞注意到,前述案例涉及麻醉、精神藥品濫用,特別是「下迷藥」等違法犯罪。其中,浙江一國企工作人員郭某某曾為尋求刺激,給他人飲料、酒水中下迷藥,檢察機關以欺騙他人吸毒進行了追訴。

  最高檢第二檢察廳一級高級檢察官黃衛平強調表示,對於以發生性關係為目的投放麻醉、精神藥品,符合強姦罪等嚴重犯罪構成要件的,要以強姦罪等犯罪進行追訴。

  「新型毒品」是相對於傳統毒品而言,一般是指通過化學方法進行合成的毒品,即除傳統的阿片類、大麻類、海洛因類以外的其他毒品,包括甲基苯丙胺(冰毒)和其他國家管制的麻醉藥品、精神藥品都屬於新型毒品。

  「當前毒品犯罪案件總體上是下降態勢,但新型毒品犯罪案件逆勢上漲,值得我們高度警惕。」黃衛平直言,特別是新型毒品犯罪偽裝性強,交易價格比較低,對青少年誘惑大,有吸食人群年輕化、在特定場所聚集等特點。同時,新型毒品的麻醉、興奮等作用,容易被不法分子用於強姦、搶劫等犯罪,社會危害嚴重。

  黃衛平表示,從辦案情況看,近年來濫用麻醉藥品、精神藥品問題比較突出。一方面作為毒品替代物進行吸食,另一方面利用藥品麻醉、致幻作用,在一些娛樂場所尤為突出。下迷藥的目的有的是為了實施強姦、猥褻、搶劫等犯罪,有的則為尋求刺激,無特定犯罪目的,在以往的一些案件中存在定性不準確、打擊不夠有力的問題,這批案例對此類案件辦理有重要參考價值:一是嚴格區分麻醉、精神藥品用途。麻醉藥品、精神藥品有雙重屬性,可用於醫療、教學、科研等合法使用,也可作為毒品濫用。對於麻醉、精神藥品的用途,可以從行為人買賣麻醉、精神藥品是否有合法目的予以認定,除醫療、教學、科研等合法目的以外的用途,原則上均應當認定為非法用途。

  二是準確認定犯罪性質,對濫用麻醉、精神藥品犯罪案件從嚴懲處。對於向販毒、吸毒人員販賣麻醉、精神藥品的,應當按照販賣毒品罪進行追訴。對於非醫療、教學、科研等合法用途販賣麻醉、精神藥品,以及出於放任的故意,向不特定的人非法販賣的,均應當按照販賣毒品罪追究刑事責任。

  對於有證據證明行為人為實施強姦、搶劫等犯罪,給人下迷藥的,應當按照強姦、搶劫等嚴重犯罪處理。特別是要充分考慮犯罪行為的時空等具體情形,對於以發生性關係為目的投放麻醉、精神藥品,符合強姦罪等嚴重犯罪構成要件的,要以強姦罪等犯罪進行追訴,而不能降格以欺騙他人吸毒罪進行處理。

  三是嚴把案件事實證據關。新型毒品犯罪手段隱蔽,要通過提前介入、退回補充偵查等工作機制,引導偵查機關圍繞毒品犯罪案件證據體系,及時、客觀、全面收集證據,必要時檢察機關開展自行補充偵查。著重加大對電子證據的審查力度,獲取關鍵的客觀性證據,尤其要重視手機、電腦中電子數據的勘驗、提取和恢復、檢索,準確認定犯罪事實。

  四是確保罪責刑相適應。辦案中要認真審查涉案麻醉、精神藥品含量、數量、毒品折算比例、交易價格、犯罪次數和行為人的主觀惡性及人身危險性以及衍生犯罪等相關情況,提出適當的量刑建議。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