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樣是分數線,為啥本科文史類普遍高於理工類

澎湃新聞記者 程婷

6月23日,全國多地開放高考成績查詢入口並公佈高招錄取分數線。澎湃新聞注意到,當日公佈分數線的各省(自治區)中,除遼寧省普通類物理學科類特殊類型招生控制分數線(501分)比歷史學科類高1分外,其它各省(自治區)普通理工類本科一、二批次最低控制分數線均低於文史類同一批次分數線。

各地同批次文史類本科線為何普遍高於理工類類?國家教育考試指導委員會專家陳志文在接受澎湃新聞採訪時表示,出現這種現象主要是由於文理科報考考生與招生量不匹配。

同批次文史類本科線

普遍高於理工類

澎湃新聞梳理髮現,6月23日,至少有江西、甘肅、雲南、內蒙古、寧夏、吉林、遼寧、四川8省(自治區)公佈了2022年高招各批次錄取分數線,且這些省(自治區)的分數線都有一個共通點,即同批次文史類本科線普遍高於理工類。2022年江西省文史、理工類各批次文化錄取控制分數線為:第一批本科文史類529分、理工類509分;第二批本科文史類472分、理工類440分;文史、理工類高職(專科)均為150分。甘肅第一批本科文史類最低控制分數線為485分、理工類為442分;第二批本科文史類最低控制分數線為425分、理工類345分;高職(專科)批文史類與理工類最低控制分數線均為160分。雲南第一批本科文史類575分、理工類515分;第二批本科文史類505分、理工類430分;文史、理工類專科均為200分。內蒙古第一批本科文史類459分、理工類427分;第二批本科文史類366分、理工類323分;文史、理工類專科均為160分。寧夏第一批本科文史類487分、理工類412分;第二批本科文史類425分、理工類350分;文史、理工類高職(專科)均為150分。吉林第一批本科文史類511分、理工類488分;第二批本科文史類364分、理工類327分。遼寧普通類歷史學科類、物理學科類特殊類型招生控制分數線分別為500分、501分;普通類歷史學科類、物理學科類本科控制分數線分別為404分、362分;普通類歷史學科類、物理學科類專科(高職、提前專科)控制分數線均為150分。四川第一批本科文史類538分、理工類515分;第二批本科文史類466分、理工類426分;文史、理工類專科均為150分。對比可見,上述8省(自治區)中,7省(自治區)同批次文史類本科線均高於理工類,僅遼寧省普通類物理學科類特殊類型招生控制分數線比歷史學科類高1分。並且,遼寧省普通類歷史學科類本科控制分數線也比同批次物理學科類分數線高了42分。其中如寧夏,第一批本科文史類分數線比理工類高73分,第二批本科理工類分數線比文史類低75分;雲南第一批本科文史類分數線比理工類高60分,第二批本科理工類分數線比文史類低75分。

為何文史類本科線均高於理工類

這些省(自治區)的文史類本科線均高於理工類,是因為今年高考文史類試題難度普遍低於理工類試題嗎?還是有其他原因?6月23日,國家教育考試指導委員會專家陳志文在接受澎湃新聞採訪時表示,出現這種現象和命題的難易度沒有關係,主要還是文理科報考考生與招生量不匹配。他解釋道,由於社會經濟發展需要,中國高校中大約有60%的專業是招理科學生的,過去一直也是學理科的學生多,學文科的學生少,高中理、文Kobe例大約為6:4,甚至7:3。因種種原因,近年來各地普遍出現高中理科生佔比減少趨勢,而文科生佔比開始增長,這導致這種差異進一步擴大。在很多文理科錄取分數線分差較大的省市,都出現了高考文理科考生佔比基本相當的情況。在陳志文看來,這不是一個好的現象。「理工科人才的培養對國家建設來說至關重要,西方在分析中國40年來取得的巨大成就的原因時,也談到了我們在人才培養上的原因:中國每年培養的工程師超過了西方國家的總和。過去的文理分科雖有不足,但大量的理工科人才為40來年的改革開放提供了重要的人才支撐。」陳志文說。陳志文表示,人文當然也很重要,真正的高層次人才一定是文理兼通的,這也是目前高考改革不分文理的一個重要原因,但當今世界各國比拼,拼的是科技,科技背後則是人才,而人才的核心首先是理工科人才。「在目前面臨西方技術封鎖、打壓,甚至被迫技術脫鉤的背景下,我們理工科人才的培養,尤其是拔尖的理工科人才無疑應成為重中之重,當務之急。」他說。關於高中理科生減少而文科生增長的原因,陳志文分析指出,近些年來,我們的教育理念越來越多地強調要尊重學生的興趣愛好,教育改革也通過選科的方式給予了學生更多的自主選擇權,但趨利避害是人的本性。由於理科相對難學、難考,不少孩子想偷懶卻以興趣為藉口而選擇了文科。「國內外大學都存在一些學生理工科讀不下來,轉人文社科的情況。」陳志文說,實施新高考本是希望考生能選擇自己最喜歡、最擅長的科目,但多數孩子選擇的是自己最能拿高分的科目,物理因其投入產出相對低、學習難度相對較高,選考考生一度大幅減少,引發業界關注。「物理學科在人才培養中的基礎性和重要性是高考6門備選學科中,任何一個其他學科都無法替代的。高考物理選考人數下降也為高校理工科人才的培養帶來了難題。」陳志文指出,正因如此,2019年第三批8省宣布啟動高考改革時,將「3+3」方案調整為了「3+1+2」,把物理與歷史列為限選科目,即首先需要在物理與歷史兩科中二選一,之後才能在另外四科中自選兩科。為了進一步扭轉功利選考與學習,2021年《普通高校本科招生專業選考科目要求指引(通用版)》出台,進一步加強了對選考科目的要求,鼓勵更多學生選擇物理和化學。因此,他並不太讚成擴大高校人文社科類專業招生規模的建議,更希望鼓勵更多的學子投身學習理工科類專業。

「研究生報考最熱的專業基本都是人文社科專業,這從一個側面反映了人文社科專業就業相對是比較困難的,無論從就業還是從利用高招分數線分差角度,大家也應該多學理科,多選物理。」陳志文說。

本期高級編輯 周玉華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