採風|詩寫松陽:與詩人探訪江南秘境

六月中旬,由《十月》雜誌社和中共松陽縣委、松陽縣人民政府共同主辦的「詩詠共富,古韻茶香」詩人寫松陽文化採風活動在浙江省麗水市松陽縣舉辦。三天的時間中,松陽縣委副書記、縣長梁海剛,縣委常委、宣傳部部長李巍,胡弦、谷禾、毛子、張曉雪、育邦、熊焱、聶權、陳巨飛等近20位自全國各地的詩人,一起走訪調研了松陽境內的古村落、茶園和「全民共富」試點村,並以這些山川風物和人文景觀為主題,進行專題創作。

松陽

松陽建縣歷史1800餘年,有國家級傳統村落75個,是中國華東地區傳統村落最多、風格最豐富、保留最完整的縣域之一。地處浙江西南的松陽以及散落在松陽縣四周山陵中的古村落,靜謐古老,被中國地理雜誌稱為「最後的江南秘境」。松陽全境以中、低山丘陵為主,「八山一水一分田」,適宜植物生長,無論是道路邊還是錯落的丘陵上,都鋪滿了茂密的植被與整飭的茶田以及桃樹、藍莓樹等果木。

松陽縣城是一座很有記憶點的城市:汛期水波浩蕩的松陰溪貫穿松陽全境,長河兩岸漫長的堤壩上鋪設了跑道,全長共計70餘公里。行走其中,移步換景,有時觸目的是白鷺水牛的田園風光,有時看到的則是壁立千仞的山崖邊雞犬相聞的村莊景觀;在這裡能看到建築於宋元時期的水利工程白龍堰,也能見到獨屬城市的高樓與車流。更為獨特的,一座「百仞雲峰」——獨山,煢煢地矗立在松陰溪南岸。夜間,峰頂的蟾峰閣燈火通明,北宋人已經為其寫下「一枝獨秀橫溪陰,青林倒影千丈深」,至今,縣域全境舉頭可望這一處永恆的璀璨,是遊子心中總關情的燈塔與一座城市在漫長時空中的錨點。

獨山

松陽縣域中的古典中國

松陽縣城歷史氣息濃厚,耕讀文化、客家文化等傳統民俗保留較好,這些古迹和歷史遺存中,儲藏著一個古典中國。

一座古老的延慶寺塔,肇建於北宋鹹平二年(999年),三年而成,為木檐樓閣式塔,六面七級,每層皆有壺門、平座、迴廊,從副階入塔可登至七層。現存塔體磚銘還有「淳化五年(公元994年)六月中」的字樣,證明所用磚石的燒造時間,也確證此塔屬北宋原物。參照文獻記載中它的出檐風格可知,這是一座唐風宋塔,也是江南諸塔中保存最完整的北宋原物。該塔頂冠以鐵剎,塔底有地宮可藏佛骨舍利子。

修復前的延慶寺塔
傾斜的延慶寺塔
延慶寺塔出檐
黃家大院外立面
黃家大院精緻的、纖毫畢現的木雕。
黃家大院正廳
松陽老街
鐵匠鋪子與打鐵人

唯此桃花源

松陽迷人之處更在於分散在松陽四周深山中的75個國家級傳統村落。雨天沿著盤旋的山路,幾次進出雲朵中,茂竹簌簌地響幾番,小雨落一陣又停下,萬畝茶田在霧中隱去又閃現,就抵達了半山腰的一處古村落。

詩人谷禾在詩歌《松陽寫意》中寫道:「更大的寂靜,來自石上的青苔,細雨中,綠得盎然,我懷疑它從黑暗中,接通了漫山的雲霧和水滴。」雲氣橫貫濕漉漉的村莊,每一處村口總有一棵記錄著時間、但在人間幾度秋涼後,其本身也成為時間的象徵的老樹,它和身後接續著千載時光的居所村落,暗含著一種關於文明的、讓人慾辨已忘言的真意。

村口逾三百年的古樹
村口逾三百年的古樹

桃花源情結是中國人一種重要的文化心理。《桃花源記》中構想了一個遙遠的古村落中,有著一群於秦時避亂於絕境、小心經營生活、過著「不知有漢,無論魏晉」的生活的村民,歷史解釋中更傾向於將《桃花源記》理解為陶淵明對於苛政的針砭與對理想生活的想像。而松陽的古村落,則詮釋著桃花源的理想可能真實存在著。

《桃花源記》中寫進入桃源勝境總是需要穿過一個將現實與幻景截然分開的孔隙或洞窟,「林盡水源,便得一山,山有小口,彷彿若有光……初極狹,才通人。復行數十步,豁然開朗。土地平曠,屋舍儼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屬。」而在松陽的古村落中,村口茂密地接連成片的樹枝也會形成一個孔洞,從中可遙望遠處鱗次櫛比的房屋,真如桃花源中「復行數十步,豁然開朗」的境界。

松陽縣三都鄉松庄村入口
遙望楊家堂宋氏宗祠
群山環繞中的楊家堂

紛至沓來的新人與新景觀

採風中,詩人胡弦《在松陽某民宿》的詩中寫下:「好看的嫂子住在隔壁。現在,隔壁已改成了民宿,茶桌邊碰面的,是來自遠方的觀光客。……他們在談論,高腔里走丟的一座山。據說,雲上有過一條石板路,等著,有人從另外的日子里歸來。」他寫作的,是這些古村落中紛至沓來的新人與新景觀。

松陽地處浙西南山區,隨山勢高低錯落而建的房屋泥牆黑瓦,周身都是土地的色彩,在漫長的雨季以及更漫長的時間中,它們被逐漸侵蝕直至坍塌。

很多房子因為維修成本高,和城市化以後無人居住而傾頹,只剩下一垛垛牆。

藝術家在一間衰落的房子中做了藝術裝置,象徵「老屋開花」。

為了保護這些曾綿延千年的古村落,松陽縣自2012年開始致力於傳統村落保護髮展與鄉村振興事業。松陽縣有75個國家級傳統村落,是住建部公佈的兩個傳統村落保護髮展示範縣之一,是國家文物局公佈的首批唯一傳統村落保護利用試驗區。

2013年底,松陽縣委頒布了《松委發(2013)39號文件》,該文件提出幾個具有開創性的措施包括「對有價值的傳統建築進行掛牌保護」「設立專家委員會和文化研究會,村裡成立傳統村落保護組織,形成常態化巡查機制」等;2015年,松陽縣被國家文物局列為唯一的傳統村落保護利用試驗區。2016年4月,由中國文物保護基金會發起的「拯救老屋行動」項目在松陽縣古市鎮山下陽村正式啟動,松陽是全國第一個整縣推進試點縣。

本次採風中,澎湃新聞也採訪了松陽政協的葉偉蘭,她從2017年開始,就在「名城古村老屋保護髮展領導小組」工作,這個小組的工作重點就是探索怎樣保護古村落並讓它富有生機地綿延下去。她談及,對於這75個村落,有的採用「整村打造」的方式,改造並重新布置其所有細節,陳家鋪村就是其中的代表案例。

遠觀陳家鋪村,我們會感覺它是與這裏所有古村落一樣靜謐而古樸的,但走進以後才覺得別有洞天。2018年春,陳家鋪的第一家民宿「飛蔦集」落成開業,它位於村子最西頭,設計師是孟凡浩。同年6月,南京的先鋒書店在陳家鋪開了一家分店,平民書局的設計師張雷同期也在此設計了一家民宿。

陳家鋪村,民宿以古色古香的面貌隱藏在民居中。
飛蔦集
依山而建的先鋒書店
平田村有設計工作室、民宿等各種新業態。

原鄉人、新鄉人、歸鄉人

採訪中,梁海剛縣長談及「原鄉人、新鄉人、歸鄉人 」三個概念:「世代生活在山上的是原鄉人,只靠他們,鄉村振興很難實現;第二類,是新鄉人,比如先鋒書店和一些民宿的創辦者們,他們來到村子中創業,帶來新的業態和生活方式;第三類是歸鄉人,鄉村沒落了他們被迫出去謀生,我們現在看著很繁華的這些村子曾一度沒落到整個村子只有六七個人,比如陳家鋪村,原來只留下八個人。文學藝術是典型的現代文化,現代文化點亮了我們的傳統村落,原鄉人在新鄉人的引導下能夠創作出美妙成熟的作品,這讓他們原本很卑微很平淡的一生有了價值。」

採風中,原鄉人樸素的生活方式和獨屬於鄉野的風景總是給詩人們最多的靈感,詩人胡弦寫:「青色的石頭能鎮宅,貴腐酒、端午茶,適合用來回憶。山鬼、龍子、成精的野物,生活拿它們沒辦法,只有古老的傳說知道怎麼處理。據說,有家老宅下埋過幾壇銀子,茶社打烊前,它們會化作一群白鳥在天上飛。」詩人丁東在《山中記》中寫道:「霧繞山莊時刻,亭下閑人/有祖母的年紀。她們多麼清澈彷彿流水,不逆。康安祥和。詩人也一樣。思廉堂前清心為真,『毋貽來者羞』。」

生活在松陽鄉村裡的原鄉人們
生活在松陽鄉村裡的原鄉人們

新鄉人是活躍而熱情的,她們從上海、溫州等大城市來到這裏,她們的身份是設計師、是藝術家、是書店經營者、是民宿設計開發者,她們紮根這裏,成為新的鄉民。

新鄉人也給原鄉人帶來很多改變,大家共享著村莊,新鄉人引導村裡的老年人用自家的茶葉做拓畫、手工,參與藝術創作。同時政府也與新鄉人合力挖掘當地的傳統農產品加工技藝,打造了紅糖工坊、豆腐工坊、白老酒工坊、油茶工坊等一批農業、工業與休閑產業相融合的業態。

村落中的藝術工坊  

村民的藝術作品,詩人陳巨飛詩中寫道:「用樹葉拓片,得到隱秘的星群。用手的形狀,就可以把一群鵝養在紙上」。

三都松庄村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