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檢:依法懲治新型毒品犯罪,準確認定犯罪性質

再過兩天,就是「6·26」國際禁毒日,最高人民檢察院今天召開新聞發佈會,發佈懲治新型毒品犯罪有關情況。

發佈會上,最高檢相關負責人介紹了當前新型毒品犯罪的特點,2019年至2022年3月,全國檢察機關起訴涉新型毒品犯罪16萬多人,新型毒品犯罪案件數量呈上升態勢,合成大麻素類毒品犯罪增長迅速。

據介紹,犯罪分子普遍利用互聯網進行毒品交易,採用電子支付等非接觸方式完成,交易流程的「人、毒、財」分離。最高人民檢察院第二檢察廳廳長元明:在交付環節,多採用寄遞方式,使用虛假寄件人、收件人身份和地址,利用「跑腿」「同城直送」等方式寄遞的案件增長較快。「網路+寄遞」的形式,已成為販運毒品的重要方式。在聯繫交易環節,犯罪分子除使用大眾化的即時通訊社交軟體外,還使用閱後即焚等新型通信軟體,採用代號、術語進行聯繫,犯罪手段隱蔽,證據收集、審查難度大。

對此,最高檢相關負責人表示,將進一步加強與郵政、醫藥衛生、網信、市場監管等部門聯繫和溝通,健全協作機制,加大信息共享,著重加強新型毒品問題巡查和預警監測。加強寄遞行業監管,堵塞新型毒品流通渠道。

另外,最高檢相關負責人表示,嚴格區分麻醉、精神藥品用途,麻醉藥品、精神藥品有雙重屬性,可用於醫療、教學、科研等合法使用,也可作為毒品濫用。對於麻醉、精神藥品的用途,可以從行為人買賣麻醉、精神藥品是否有合法目的予以認定,除醫療、教學、科研等合法目的以外的用途,原則上均應當認定為非法用途。準確認定犯罪性質,對濫用麻醉、精神藥品犯罪案件從嚴懲處。對於向販毒、吸毒人員販賣麻醉、精神藥品的,應當按照販賣毒品罪進行追訴。

最高人民檢察院第二檢察廳一級高級檢察官 黃衛平:對於有證據證明行為人為實施強姦、搶劫等犯罪,給人下迷藥的,應當按照強姦、搶劫等嚴重犯罪處理。特別是要充分考慮犯罪行為的時空等具體情形,對於以發生性關係為目的投放麻醉、精神藥品,符合強姦罪等嚴重犯罪構成要件的,要以強姦罪等犯罪進行追訴,而不能降格以欺騙他人吸毒罪進行處理。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