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億人民幣,ST明誠砸鍋賣鐵都賠不起西甲版權費

這兩天,證券簡稱為「ST明誠」的上市公司武漢當代明誠文化體育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發出官方公告,公佈了《關於西班牙職業足球聯盟要求提前終止合約的公告》。

簡而言之,西甲官方即日起終止了與當代明誠子公司新英開曼(新英體育)有關中國地區轉播權的合作關係,這意味著今後中國觀眾能否繼續收看到西甲聯賽的轉播成為了未知數。

就像此前英超與PP體育分道揚鑣一樣,此番西甲之所以終止合作,也無非一個錢字。

砸鍋賣鐵都賠不起

按照公告,新英開曼至今尚未支付2021-2022賽季的最低保證金4500萬歐元,此款項已於2022年1月20日到期。

西甲聯盟曾於2022年3月7日向新英開曼簽發了不晚於2022年3月20日就違約進行補救的函件,眼見對方無動於衷,西甲聯盟又通知新英開曼,根據此前雙方簽訂的《許可協議》和《意向書》,西甲有權於2022年6月10日終止合作。

可以說,眼前的變故來得並不突然。

在西甲官方最新的通知函中,除了要求新英開曼支付拖欠的版權費用之外,還需向西甲聯盟支付違約金1.05億歐元,該事項將最終以西班牙馬德里市的法院裁決為準。

當代明誠方面表示,由於1.05億歐元違約金僅為西甲聯盟單方面提出,因此最終對公司財務指標的具體影響金額目前尚無法測算。

無論最終裁決如何,新英開曼乃至當代明誠的處境都無比尷尬,即便不再享有西甲賽事版權,該付的錢並不會一筆勾銷。

在資本市場,目前ST明誠的市值不過11.17億人民幣,其拖欠版權費用加上違約金總計1.5億歐元,摺合10.5億人民幣——看上去,就是砸鍋賣鐵,相關款項都是當代明誠的不可承受之重,而ST明誠此前已經收到了退市風險的警示。

ST,連續7個跌停

當下一定有人會問,沒有金剛鑽為什麼要攬這瓷器活?事實上,瞅准體育版權的風口,當代明誠也曾風光一時。

2018年,當代明誠動用自有資金人民幣5億元、境內債權融資約人民幣10億元、境外股權融資1.6億美元(約10.39億元)及境外債權融資1.2億美元,完成了對新英體育價值5億美元的股權收購。

坐擁具有豐富版權運營經驗的新英體育,意味著當代明誠開始在體育版權市場扮演重要角色。

也正是那一年,當代明誠實現營收26.82億元,凈利潤1.78億元,扣非凈利潤1.48億元,分別同比增長192.62%、38.91%和35.96%,在體育產業領域的大刀闊斧顯然讓其嘗到了甜頭。

2019年,當代明誠的體育業務佔比進一步增加,達到了86%,公司凈利潤繼續呈現攀升勢頭。

同年,當代明誠通過子公司新英開曼持有2019-2020賽季到2024-2025賽季總計6個賽季的西甲版權,被認為是當時體育版權市場的一個重磅交易。

然而,進入2020年後,在版權市場不計成本投入的隱患開始顯現,加上疫情的影響,當代明誠虧損高達19.26億元。

但是當年當代明誠還是通過新英開曼與西甲聯盟簽署了《意向書》,將版權年限進一步延長至2028-2029賽季……

但隨後,當代明誠的困局也在資本市場得到了淋漓盡致的呈現——過去相當長一段時間里,其市值不斷下滑。在今年5月,ST明誠曾遭遇過連續7個跌停,市值跌到了約15億,如今市值則不足12億。

在與西甲版權徹底切割後,ST明誠接下來的處境更是難言樂觀。在專業人士的分析中,失去西甲版權可能只是一個開始,當代明誠持有的亞足聯賽事版權未來也存在變數。

未來,誰能接盤?

從樂視體育到PP體育再到當代明誠,過去不到6年間,曾經名噪一時的中國體育版權大佬們悉數難逃爛尾的結局。

事實證明,高額的版權投入始終沒有尋覓到紮實的著陸點,變現能力的薄弱讓身處其間者只能輝煌一時,隨著泡沫刺破,只能曲終人散。

當然,就此認定新賽季西甲將與中國觀眾無緣也為時尚早。

英超是最近的例子,在PP體育無力為繼之後,英超聯盟最終還是與國內的其他平台達成協議,畢竟對於著眼全球化的歐洲頂級聯賽而言,賽事無法落地也是他們不想看到的事情。

但相比於英超,西甲的籌碼並不富餘,其賽事在中國一直存在無法在黃金時間播出的問題。而隨著C羅、Messi的離開,西甲的號召力也在減弱。

可以預見,未來在中國市場的版權價格很難維持曾經的高位,這對於國內潛在的接盤者反倒是一件好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