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略滯后、業績掉隊,華潤系入局能否改變金種子酒?

因連續3年大額虧損,安徽酒企金種子酒的可持續經營能力引起監管層質疑。近日在回復上交所年報監管工作函時,金種子酒提到,低端產品佔比高、毛利低,中高端產品培育市場尚需過程等因素,影響了利潤。

金種子酒2021年凈利潤虧損1.66億元,在20家白酒上市公司中墊底。作為曾經的「徽酒四傑」之一,其業績已遠遠落後於另外「三傑」——古井貢酒、口子窖、迎駕貢酒。

白酒分析師蔡學飛對新京報記者分析稱,在整個中國酒類消費升級趨勢下,多年以中低端和低端產品為主的金種子酒存在嚴重的戰略滯後,原本的優勢市場不斷萎縮,導致業績疲軟。

金種子酒也在推進中高端產品布局,以求改善業績和持續經營能力。但業內認為 ,金種子的品牌力對此短期內無法支撐,產品溢價不足。而新戰略股東華潤系的入局,被認為可能為金種子酒帶來新機會,其成效仍需觀察。

扣非凈利潤3年連虧

2019年-2021年,金種子酒的扣非凈利潤連續3年出現大額虧損,2021年應收賬款增幅遠超營業收入增幅。對此,上交所近日向金種子酒下發2021年年度報告的信息披露監管工作函,就其主營業務可持續性經營能力是否存在重大不確定性等提出疑問。

數據顯示,2019年至2021年,金種子酒營收分別為9.14億元、10.38億元、12.11億元,扣非歸母凈利潤分別虧損2.28億元、1.14億元、1.96億元,連續3年大額虧損。這也讓金種子酒在20家白酒上市公司2021年凈利潤排名中墊底,且虧損額遠超皇台酒業(-1355.48萬元)。

由於業績不振,曾經的「徽酒四傑」之一金種子酒,已經被其他「三傑」遠遠拋在後面。2021年業績數據顯示,古井貢酒營收為132.7億元,口子窖、迎駕貢酒營收分別為50.29億元、45.77億元,凈利潤均在10億元以上。而金種子酒營收僅12.11億元,在20家上市白酒企業中排名倒數第4。

對於虧損原因,金種子酒近日回復上交所年報監管工作函時稱,銷售收入下滑,導致公司投入的銷售費用、管理費用並不能得到有效回報,毛利額不足以覆蓋費用的投入,導致公司虧損額較大。

除了業績不夠光鮮,應收賬款增幅高也受到上交所關注。數據顯示,2021年度,金種子酒的白酒業務收入比2020年度增加1.46億元,增長24.75%,應收賬款餘額2021年末比2020年末增加3522.90萬元,增長37.12%。

金種子酒在回復中解釋稱,公司的酒類產品採用現款現貨及賒銷的銷售政策。2021年度為推廣新品金種子馥合香,給予新品經銷商一定的賬期支持。同時,因為經銷商一般12月份開始為春節備貨,該公司給予合作較好、信譽較好的經銷商一定的賒銷額度及賬期。

受困低端業績不振

作為曾經「徽酒四傑」之一,金種子酒也有過風光的時候。其前身為阜陽縣酒廠,始建於1949年7月,金種子酒股票於1998年在上交所上市,旗下「金種子」「醉三秋」是中國馳名商標。2012年,金種子酒營收達到22.94億元,凈利潤為5.61億元,業績達到高點。

隨後的幾年裡,業績下滑成為常態。直至2019年,金種子酒開始出現凈虧損,虧損額度2.04億元,而當年9.14億元的營收,已較2012年下滑60%。

這一年,也是金種子酒主營業務中白酒銷售收入創階段性新低的一年。數據顯示,該公司2019年下半年白酒銷售收入開始呈現斷崖式下降,降幅達到55.98%,百元價位以下產品的銷售收入降幅均超過50%。

對此,金種子酒在上述回復中表示,該情況受消費升級影響,市場對百元價位以上產品需求呈現增長,低端產品市場需求受到衝擊不斷下降,而公司生產的酒類主要為中低端產品。同時,中高端產品推進緩慢,未能大規模佔領市場,中低端產品受競品擠壓明顯。

此外,金種子酒還面臨安徽省外市場開拓裹足不前的境況。數據顯示,2019年-2021年,金種子酒的省外市場營收分別為9100萬元、8836萬元、8949萬元。

對於金種子酒的掉隊,白酒分析師蔡學飛認為,既有環境原因,也有企業發展原因。「從環境原因看,金種子酒身處安徽市場,競爭非常激烈,這也意味著金種子酒外部經營成本或者說發展壓力非常大。從內部來看,金種子酒一直沒有完成產品結構的持續性升級,多年以中低端和低端產品為主,隨著整個中國酒類的消費升級,金種子酒原本的優勢市場不斷萎縮,帶來業績疲軟。同時,金種子酒在這一輪酒類消費升級過程中也存在著嚴重的戰略滯後。」

他對新京報記者分析稱,「從產品開發看,比如口子窖主打真藏實窖,古井貢主打年份,金種子酒一直沒有推出自己的核心品質概念,沒有做高自己的產品品質價值,這也導致其產品升級比較遲緩。加上金種子酒內部過度多元化,實際上稀釋了企業資源,造成企業戰略的不堅定,綜合來看,導致企業目前發展的困境。」

中高端市場拓展難度大

事實上,受困於低端產品的金種子酒已經意識到問題,開始謀划產品結構調整及保障低端市場份額應對措施,推進中高端產品布局。

2020年1月,金種子酒推出「醉三秋1507」,進軍次高端白酒市場。同年8月,金種子又推出「馥合香」系列產品。新京報記者注意到,「馥合香」聚焦200元-600元價格帶,「醉三秋1507」50度500mL禮盒裝在其天貓旗艦店售價為998元/瓶。按照金種子酒的說法,公司構建起以「醉三秋1507」與「馥合香」系列產品為核心的產品矩陣,完成在中高端價格段的品牌佔位。

財報顯示,2020年,以金種子、金種子「馥合香」「醉三秋1507」等產品為代表的中高檔酒實現營收2.59億元,毛利率為53.18%。2021年,中高檔酒的營收為3.43億元,不過毛利率下降至51.8%。

然而,金種子酒中高端白酒的業績表現仍遜色於2019年。2019年,種子酒的中高檔酒代表為柔和系列、徽蘊金種子系列,該年度實現營收3.82億元,毛利率為63.92%。

對於中高檔毛利率逐年下降,金種子酒歸因於原料成本、人工成本等上漲。香頌資本執行董事沈萌對新京報記者分析,「營收增長、毛利下降,說明銷售成本不斷增加,營收依賴營銷驅動,產品競爭力、品牌附加值不足。」

近年來,白酒行業競爭持續加劇,行業利潤進一步向中高端和高端白酒品牌集中。金種子酒想要加碼布局的中高端白酒市場,格局趨於穩定。為此,金種子酒打出差異化競爭牌,金種子「馥合香」是一款新香型白酒產品,具有「芝頭、濃韻、醬尾,一口三香」的風格和品質,2021年實現銷售額1.2億元,2022年一季度銷售額達到3253萬元。金種子酒預計,該品牌將成為其未來銷售和業績的核心增長點。金種子酒還稱,將擇機投放千元以上價位的金種子「馥合香」新品,拔高品牌佔位,提升品牌價值。

不過,蔡學飛認為,對金種子酒這樣以中低端產品為主的區域品牌來說,短期內很難拔高。目前最大的困境就是無論是次高端還是高端市場,其品牌力短期內都無法支撐,產品沒有很高的溢價,「次高端與高端消費者往往對於品牌形象、品牌價值、產品品質有著較高的要求,金種子酒無論是發力次高端還是高端市場,都必須儘快解決兩個問題,一是品牌文化價值提升,二是品質概念提升。」

實際上,金種子酒自身也承認,「公司普通白酒長期佔據主導地位,形成了消費者對公司普通白酒品牌認知較深,公司推廣次高端白酒難度大」。

同時,蔡學飛也提到,作為老牌名酒,金種子酒有一定區域知名度和市場消費基礎,「在品質層面,馥合香的推出,應該說能夠改善目前的困境,帶來一定的改變。」他認為,高端化是整個中國酒類發展的趨勢,金種子酒也必然要走高端化路線,此時推出千元價格的產品比較合適,但「目前更多還是培育階段,短期內銷量貢獻度也會比較低」。

華潤系入局成效待觀察

金種子酒2022年2月16日發佈的公告顯示,其控股股東安徽金種子集團有限公司(下稱「金種子集團」)唯一股東阜陽投資發展集團有限公司(下稱「阜陽投發」)擬以非公開協議轉讓方式,將所持金種子集團49%的股權轉讓給華潤(集團)有限公司全資附屬企業華潤戰略投資有限公司(下稱「華潤戰投」)。本次交易後,華潤戰投將持有金種子集團49%的股權,阜陽投發持有金種子集團51%的股權。4月19日,華潤戰投收購金種子集團股權案獲得無條件批准經營者集中。

牽手金種子酒,是華潤系繼汾酒、景芝酒業之後,在白酒行業再落一子。2018年,汾酒集團與華創鑫睿、華潤創業有限公司、華潤創業聯和基金一期(有限合夥)等簽署股份轉讓協議,交易完成後,華創鑫睿成為山西汾酒第二大股東。2021年,華潤啤酒附屬公司華潤酒業控股有限公司注資景芝酒業全資附屬公司山東景芝白酒有限公司,在白酒釀造、分銷及推廣等環節展開廣泛業務合作。

華潤戰投的入局,將給金種子酒帶來哪些改變?長城證券發佈研報顯示,金種子酒控股股東引進華潤戰投作為重要戰略股東,雙方進行長期合資合作,有利於優化治理結構,營銷管理等層面有望迎來改善。

「華潤系入股在資本以及市場層面的賦能,會為金種子酒發展帶來一定的前景與機會。」蔡學飛分析稱,金種子酒當下需要的品牌文化提升、品質概念加強,跨區域發展、產品結構升級等,都需要大量資本、資源的投入。華潤系進入有助於金種子酒解決幾個現實的問題:大資源的投入問題,就是中高端市場以及安徽市場的前置性投入,增強產品培育成功機率;華潤系的分銷渠道優勢可以帶動銷量增長;華潤系的資本背書,有助於提升金種子酒的品牌價值。

白酒分析師肖竹青則認為,「華潤集團旗下有密集的銷售網路,未來在口糧酒市場,有助於提升金種子酒的口糧酒等低端品類的銷售市場拓展。目前,口糧酒市場主要有紅星、牛欄山、老村長、江小白等,還沒有形成霸主。」

不過,沈萌認為,金種子酒牽手華潤系的結果有待觀察。「華潤系雖然涉足白酒、啤酒業務,但是對金種子酒能提供的品牌價值提升空間有限,品牌價值需要時間成本的累積,不是資金槓桿可以獨立撬動。」

新京報記者 秦勝南

編輯 李嚴

校對 盧茜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