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上海今夏首個高溫日來襲,「大白」與「小藍」用汗水在堅守

6月23日,徐家匯站最高氣溫定格在37.2℃,今年上海首個高溫日的來襲。仍然處於疫情防控下的上海,「大白」與「小藍」堅守在管控社區、核酸採樣點、醫院門診入口、交通要道等地方,用汗水築牢疫情防線。

51歲安保人員范萬標(左一)值守在新華醫院門診入口處,查驗進入門診區域患者的核酸碼。孟璐 攝

醫院安保人員:一天站7個多小時,守在門診入口查驗核酸

6月23日6點40分,在上海交大醫學院附屬新華醫院成人門診入口閘機處,51歲安保人員范萬標提前了20分鐘上崗,準備迎接門診大客流。

「每周一到周四,門診患者都很多,尤其是6月1日恢復正常生活生產秩序以來,患者數量持續攀升。」范萬標告訴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記者,當前仍然處於疫情防控之下,對於醫院來說,人流多而雜,患者來自四面八方,守住疫情防控安全線,至關重要。

「進入門診前,麻煩出示您的健康碼!」 現場,范萬標一一提醒排隊人員。范萬標身穿「小藍」、佩戴N95口罩、手套,儘管門診閘機處有遮陽棚,但汗水還是濕透了衣服。「一天下來,人流很大,目前醫院已經將有效的核酸陰性證明從採樣之日起48小時內調整到了72小時內,72小時內的核酸陰性人員,可以直接進入門診區域。」

對於每位「超時」的患者,范萬標會提醒他們現場做一次抗原,確認陰性結果後,他會幫患者貼上一個抗原陰性的標識,才能通過閘機進入門診區域。范萬標說,遇到這類患者或家屬,他還需要將其登記在冊,包括身份證信息、手機號等,方便追溯。當日,也有一些患者從外地來,范萬標會指導他們如何掃健康碼、做抗原。

直到中午11時,范萬標結束了上午的工作,午間休息吃了個飯,下午1時繼續上崗,直到4時結束工作。「一整天下來,總共有160多個人在現場做了抗原,有些人從外地來,核酸結果還沒出來就趕來醫院,有些是老人核酸剛好超時,但好在大家都很配合我們的工作,都知道防疫的重要性。」

核酸採樣點志願者:為了服務民眾嘛,我們辛苦一點

6月23日,上海市靜安區延安中路841號的常態化核酸採樣點如往常一樣,在每天的8:00-12:00、13:00-17:00開展核酸採樣工作。正在敦促排隊的人群掃場所碼的王先生是街道志願者,他告訴記者,自己每天要在烈日下值崗數個小時。遮陽棚下並無風扇,只有一桌、一椅、一框檢測試劑和幾瓶礦泉水。王先生表示,雖然採樣亭內裝有空調,但他們只有在輪班休息時去偶爾吹上一會兒,大部分時間里,他們只能自己克服炎熱。

「為了服務民眾嘛,我們辛苦一點。」王先生說。他告訴記者,之所以不設置風扇,是為了預防露天環境下潛在的安全隱患。王先生還表示,志願者之間的輪班,都是靠互相之間自行商議。有些女同志身穿防護服比較辛苦的,他作為男同志會盡量多承擔一點。

威海路街心花園的採樣點也是相似的情況。志願者郭玉蓉說,她是住在附近的居民,今天值班,一個人就要站滿8個小時。郭玉蓉表示,天氣雖悶,但不時會有微風,自己身體好,可以堅持。

身穿大白服的上海市閔行區七寶鎮城運中心督察員姚勰鑫(右)在「掃街」。受訪者供圖

管控區域工作者:路面掃街,保障街面安穩有序

當日,高溫來襲之時,七寶鎮城運中心督察員姚勰鑫和同事們仍穿著密不透風的防護服,在航新路街面上來回巡視,保障街面安穩有序,防護服下,他的衣服已完全濕透。他說,這是我們每天必須完成的任務——「掃街」。到了凌晨一兩點,隊員們會再次「掃街」。

6月21日零時起,航華地區合圍區域(外環高速、吳中路、北橫涇、滬渝高速)實行臨時管控。其中,中風險地區實行14天封閉管理,所有人員足不出戶;其他合圍區域實行7天封閉管理+7天居家健康監測。七寶鎮城運中心、綜合執法隊、城建中心等部門的78名工作人員第一時間進駐內部提供服務保障,姚勰鑫就是其中之一。

姚勰鑫說,因為有部分商鋪人員住在店鋪里,這部分人員管理實行早抗原、晚核酸的「1+1」方案,每天早上9時前,所有人員完成抗原檢測並在商鋪微信群里反饋檢測結果,如有異常及時上報。每天17:00-20:00,所有人員進行集中核酸檢測。為方便人員就近採樣,減少等待時間,目前合圍區域內開放了3個街面核酸採樣點,除了原有的航新路文體中心採樣點,又增加了航南路航中路路口、航北路航東路路口兩個點位。

「航華片區已建立商戶微信群,現在正好用起來,溝通非常高效。」姚勰鑫表示,微信群每天會更新群公告,提醒商戶人員發送抗原檢測和核酸檢測結果,公佈當日核酸時間及其他相關事宜。

航華合圍區內共有8條路,以路為單位,設置了8支隊伍,平均每支隊伍9人左右,由綜合執法隊隊員擔任路長。除了鎮城運中心和綜合執法隊,此次行動中,還聘請了30名特保人員作為補充力量,城管執法區局、閔行區市場監管局也派出人員前來支援。

身穿「大白」的杜育民通過手勢確認升降車升起位置。受訪者 供圖

東航裝卸員:一天搬運100多個25公斤的沙袋

6月23日下午,烈日之下的上海浦東機場的停機坪溫度達到41.7 °C,一架國際「客改貨」航班進港,身穿「大白」的東航T2裝卸分部區域經理杜育民彎下腰來卸貨,體感溫度突破50°C,熱浪來襲,悶熱的防護服下,每一個作業動作都是汗水。

「除了卸貨,我們每天還要搬運5-6架次,超過100個25公斤的沙袋。」杜育民告訴澎湃新聞記者,目前,東航進出港的國際航班還涉及一些「客改貨」航班,為了平衡飛機,艙內要使用沙袋等壓艙物,因此每天彎腰往機艙內搬運沙袋成了他和同事們的日常工作之一。

「一架航班過來,一干就是兩小時,衣服幾乎全部濕光,脫下的防護服都能滴出水。」杜育民稱,戴著N95口罩,身穿防護服在高溫下作業,對他們來說,更覺得悶熱難耐,「一天下來還是比較辛苦的,但是在特殊時期,堅守在外防輸入,守『滬』一線,保障空中通路,對我來說,是可以和親朋好友分享的特殊經歷。」

由於杜育民主要負責境外航班,有一定風險性,每輪完一班崗,他還要進行14+7天中高風險航班的集中保障。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