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博士的腦洞|比特幣,凝望深淵,深淵也凝望你

比特幣暴跌,受損者眾多

近日,比特幣暴跌,6月19日,比特幣兩度失守18000美元關口,當天最低觸及17934.67美元,刷新2020年末以來新低。此後,短暫上行,升到20000美元以上。曾經讓許多人以為「還是有一定保障的」。但不久,6月22日,比特幣再次跌破20000美元,24小時內跌幅達5%,年內跌幅已超56%。

坊間也因而出現了不少有趣的說法,比如所謂「自由落體式下跌」,或者什麼「人在幣圈混,三天餓九頓」的調侃。

從比特幣下跌的「韌性」來看,單日交易價格在6月份連續12天下跌,創下了2009年誕生以來的最長連跌紀錄。從比特幣下跌的「幅度」來看,據CoinGecko的數據,比特幣自去年11月達到69000美元的巔峰以來,至今已經下跌約70%。所謂虛擬貨幣總市值跌破1萬億美元。

這並非比特幣歷史上的最大短期跌幅。但顯然,比特幣確實位於歷史最高價位區間。因此,帶來的投資損失是極其「慘烈」的。

據彭博億萬富翁指數,從去年比特幣價格的「尖峰時刻」到如今,與加密貨幣有關的7位億萬富翁總共損失了1140億美元。當然,因比特幣富得越多,現在就負得越多,去年底以近960億美元身家登頂華人首富的世界最大加密貨幣交易所幣安(Binance)創辦人趙長鵬,當前身家或已經暴跌90%,蒸發800億至900億美元。

個人損失巨大,公司也不例外。馬斯克作為加密貨幣的「忠粉」,其特斯拉也在這波行情中虧損嚴重。數據顯示,特斯拉目前持有43200個比特幣,價值9.68億美元,投資比特幣已經虧損約5.3億美元。

除此以外,有的國家也虧得肉痛。薩爾瓦多將比特幣作為法定貨幣,此前陸續買入了2301枚比特幣。nayibtracker.com數據顯示,其已經浮虧超過55.%。

比特幣在世時間不長,但故事很多

比特幣可算是個新生事物。

2009年1月,比特幣創世誕生。那時候,寂寂無名的它價格是「0」。不要錢。

2010年5月21日,一個美國的程序員用10000枚比特幣換取了2個披薩,當時這兩個披薩的市場價是30美元,摺合下來1枚BTC的價格是0.003美元,這就是BTC第一次在現實世界中的定價。

此後,其逐漸開始直上青雲。

2013年11月29日,比特幣價格第一次「見頂」,觸及1137美元。

並開始「直落九天」。

僅僅一年多後,即2015年1月14日,它下跌了84%至183美元。

再來。

2017年12月17日,比特幣登上19041美元的頂峰。一年後,又見底,到3204美元,累計下跌83%。

這樣的大開大合顯然極其「非常規」。金融市場上像這樣能夠在短時間內就跌到「崩潰」,又在短短時間內能夠重回巔峰、甚至「更高一籌」的產品,實屬罕見,尤其是多次如此,應該說找不出其他了。可見,比特幣在世時間不長,但故事很多。

事實上,對於比特幣等加密貨幣的價值究竟幾何,爭論一直沒有停止過。

比較有象徵性且有故事性的,可能得算是「上一代首富」巴菲特和「這一代意見領袖」馬斯克。

不斷相互攻擊之後,不久前的伯克Hill哈撒韋年度股東大會上,巴菲特再次發表了一系列唱衰比特幣的言論,並堅決表示「25美元一個都不給」。有「矽谷風投教父」之稱的美國億萬富翁彼得·蒂爾(Peter Thiel),曾將巴菲特稱作「比特幣的頭號敵人」。這段影片被一群富有的「後生小子」們瘋狂推轉和譏諷,包括馬斯克。眾所周知,馬斯克甚至曾經誓言旦旦表示將會讓比特幣作為特斯拉的購買貨幣。

泡沫橫行的時代,怎能叫人不去相信泡沫

看上去,這似乎像是「老錢」與「新錢」的一種意識對決,又或是投資手段的替代。

然而,也許遠非如此。

據韓國金融服務委員會(FSC)統計顯示,截至2021年12月末,韓國虛擬資產交易所實際參與交易用戶達到558萬人,其中30歲和20歲人數佔比最高,共達到308萬人。20-39歲加密貨幣持有者一共有308萬人,占韓國這個年齡段人口(1343.1萬)的23%。而且,他們也是增速最快的一群人。2021年第一季度,有韓國黨派統計,韓國四大加密貨幣平台上新增賬戶250萬個,其中33%的人在20歲左右,而另外31%的人在30歲左右。

作為普通人,為什麼會如此「青睞」所謂加密貨幣?

從一項針對韓國大學生的調查看,33%的人認為高回報率是他們感興趣的原因,甚至有超過10%的受訪者認為,加密貨幣是他們實現階層躍遷的「最後機會」。

比特幣從誕生起,就「背負」著一點「理想主義」的情緒。

就是對「舊世界」規則的挑戰。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對美元和金融系統的信任降到冰點。比特幣正是基於此背景下產生的「替代品」。其挑戰的,不僅是美元地位,也是經濟金融化所帶來的財富分化和階層固化。

誠如薩爾瓦多對比特幣的態度。作為資源缺乏的個體,在一個經濟金融化的時代,眼見著辛辛苦苦的勞動收入越來越不值一提,或只有「另闢蹊徑」才能實現「彎道超車」。所謂加密貨幣及其衍生產物等顯然就是其中最好的途徑之一。

如果將時間點停留在2021年底,比特幣在十 年內漲了幾千萬倍。即使如今「直線下跌」,丈夫仍然叫人怎舌。

在泡沫橫行的時代,怎能叫人不去相信泡沫。

泡沫,可能又要破了

但這個泡沫,可能又要破了。

由於比特幣的產生背景,其常常和美元的堅挺程度、世界經濟的可靠度等呈相反關係。2013年,美國開始退出量化寬鬆,2015年,美國開始十 年裡第一次加息。比特幣一輪漲跌。2016年,英國脫歐,美國黑馬總統川普上台。2017年,加息三次。比特幣又一輪漲跌。

2020年,新冠疫情肆虐全球。2022年,美聯儲加息。再一輪漲跌?

暴跌不僅來自於普通的交易或「踩踏」,也來自於許多長期持有機構。總部位於挪威的研究機構Arcane Research數據顯示,在2022年的前四個月,公共礦業公司出售了30% 的比特幣產量。全球最大的比特幣現貨交易所基金(比特幣現貨ETF)也在出售BTC。Arcane Research數據顯示,跟蹤比特幣現貨價格的Purpose Bitcoin ETF 在上周五流出了24510 BTC,這是自2021年4月該基金在加拿大證券交易所首次亮相以來單日最嚴重的贖回。

暴跌的其實遠不止比特幣,數據顯示,整個加密貨幣市場去年11月總市值為3萬億美元,而現在的總市值約為8440億美元,短短7個月時間「蒸發」掉了2.16萬億美元,縮水超過70%。

上個月,穩定幣Terra與美元脫鉤,隨後該代幣崩盤。曾經被稱為「幣圈茅台」,但醉後清醒很快就來了,UST9日崩盤,48小時貶值99%。5月17日,LUNA 幣價格幾乎歸零。

越來越多國家開始重視並紛紛出台加密貨幣監管政策。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也持續關注加密貨幣市場的脆弱性,認為各國難以追蹤尚未受到監管的加密行業所帶來的風險,多次呼籲制定全面、一致、協調的全球加密資產監管框架。IMF總裁格奧爾基耶娃就曾表示,沒有資產支持的穩定幣是一個「金字塔騙局」。

後記

加密貨幣的產生,並非一無是處,其技術和應用,或為未來的數字貨幣、區塊鏈等帶來更多啟示。但這個過程中會產生多少泡沫和騙局,難以確認。從ICO大熱到NFT大熱,不過是一張PPT到一張JPG的變化。缺乏有效監管的交易,再活躍,始終不過是虛假的繁榮。

凝望深淵,深淵也凝望著你。

比特幣號稱為了對抗貨幣濫發而生,然而終於活出了加密貨幣系列的一輪又一輪泡沫。

(作者萬喆為經濟學家,澎湃新聞特約評論員)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