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位「老師們的老師」,用一生推動地球科學向精確科學發展

全文3125字,閱讀約需6分鐘 

新京報記者 張璐 編輯 樊一婧 校對 王心

在一些業內人士看來,地球科學界有兩位院士很特殊,一位是謝學錦院士,他將地球科學複雜的問題簡單化;一位是於崇文院士,他將地球科學「簡單」的問題複雜化。

6月12日的清晨細雨連綿,中國科學院院士,著名地球化學動力學家、礦床地球化學家、地質教育家於崇文教授在北京逝世,享年98歲。他的學生說,老師的科學追求就是推動地球科學從唯象科學向精確科學跨越,「這是他一輩子在做的事情」。

▲於崇文在辦公室撰寫《礦床在混沌邊緣分形生長》專著。於崇文家屬供圖

━━━━━

一次爬礦洞經歷,和地質學結緣

1924年,於崇文出生於上海一個尋常人家,他的父母在紗廠工作,但十分注重對孩子興趣的培養。少年時代的於崇文聰明機靈,做完功課後,他有大把可以自由支配的課外時間,種花、養魚,打球……他還曾動手做了很多工具和玩具。

於崇文的中學時代恰逢時局動蕩,但他仍然接受了科學技術與人文學科並重的基礎教育,他飽覽中外文學名著和社會科學書籍,開啟了探究世界的好奇心。多年後,他曾和學生張德會一起到國外考察。張德會回憶,當時眾人驚訝於於崇文一口標準的倫敦腔,那就是他在中學打下的紮實基礎。

1943年,高中畢業後的於崇文離開上海市淪陷區,獨自踏上了求學之路。途中,他在「中國零陵耐火磚廠」找到一份耐火黏土成分分析的工作。正是這份工作,為他今後持起地質錘埋下伏筆。

彼時,在湖南地質調查所工作的靳鳳桐應磚廠之邀,勘查耐火黏土資源。他曾是北京大學地質系的早期畢業生,於崇文帶著強烈的好奇心,跟隨他一起爬礦洞、做檢測。這段經歷,讓他對地質學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1944年,於崇文考取了國立西南聯合大學機械系,1946年,西南聯大複員回遷,分成北京大學、清華大學和南開大學三所高校,全體學生可以自由填寫志願,於崇文填下了北大地質學系。北大系統的地質教學為他打開了通向地質科學的大門。

▲1949年,於崇文在西南聯大。於崇文家屬供圖

━━━━━

推動地質學從定性向定量發展

1950年,於崇文畢業留校任助教,1952年到新成立的北京地質學院任教。他在教學過程中認識到,發展地球科學必須走地球科學與基礎學科相結合、多學科交叉融合之路。

於崇文最為人稱道的貢獻,是促進了地球科學從唯象科學向精確科學跨越。

中國地質大學(北京)退休教授張德會曾是於崇文的學生和同事。在他看來,這是於崇文給自己出的一道難題,將「簡單」的問題複雜化。

「其實地球科學也並不簡單。」他說,數理化學科有多年的積淀和深厚的理論基礎,是精確科學,但地球科學起步較晚,且非常複雜。「自然科學六大基礎學科是數理化天地生,『地』包含了其他五個學科的內容,比如要研究月球和火星,就要了解地質知識,數理化在地球科學中的應用非常廣,說其複雜就源於此。」

不過,地球科學曾被認為是一種描繪性的科學。「得出的現象沒有嚴格的數據支撐,所以有的人覺得地球科學並不是嚴謹的科學,是唯象科學。」作為於崇文的學生和助手,中國地質大學(北京)教授龔慶傑說,於老師的科學追求就是推動地質學從定性描繪向定量表徵發展,即從唯象科學向精確科學跨越。

於崇文致力於將基礎自然科學、非線性科學及複雜性理論與地球科學相結合,開闢和發展了5個創新的學術領域——地質-地球化學中的多元分析、區域地球化學、成礦作用動力學、地質系統的複雜性以及成礦系統的複雜性。

「於老師系統提出了成礦作用動力學的理論體系和方法論,開拓了礦床成因研究的新領域。」龔慶傑舉例,岩礦石元素含量的高低變化屬於定性的描述。於老師提出成礦地質體中元素含量由本底含量和成礦過程中的疊加含量兩部分組成,要研究成礦和勘查找礦就需要首先了解本底含量。目前研究中提出的地球化學背景值經驗方程,就是元素本底含量的定量表徵,這也是從唯象科學向精確科學的跨越。

在開展地球化學動力學實驗研究時,於崇文還設計了岩芯式高溫高壓水岩反應裝置、部分熔融區帶提純實驗裝置等。

「從科學研究來看,先生走的是一條鮮有人涉足困難重重的研究領域,但他樂此不疲。」張德會說,於老師的10部學術著作中,有5部是在70歲之前出版的,其餘都是古稀之年以後出版的,特別是兩部大部頭書《地質系統的複雜性》和《礦床在混沌邊緣分形生長》,每部都是上下兩卷,總字數達到420萬字,堪稱對地質學和礦床學從複雜性視角進行再研究的鴻篇巨製。「先生不會用計算機,這麼多字全部是他自己一筆一劃寫出來的。」

━━━━━

從教半個多世紀,開課填補中國地球化學學科空白

於崇文也是一名地質教育家。

20世紀50年代,他在國內較早地開設了「地球化學」課程,填補了中國地球化學學科的空白,並主講「結晶學」「礦物學」和「數學地質」等課程。當時,中國在教學內容和方法上向蘇聯學習,於崇文白天授課,晚上學習俄語,盡量將蘇聯的地質專業知識吸收到教學內容中。在剛開課的一年教學期間,於崇文常常通宵不眠,連夜寫講義。

在長達半個多世紀的教學實踐中,他培養了大批優秀人才。科普博主、古生物學者邢立達在微博悼念他時稱,「我們晚輩接觸得少,是老師們的老師了」。

1991年,張德會考入中國地質大學(武漢)地球化學專業,師從於崇文在職攻讀博士學位。他回憶,由於老師經常在北京,二人靠書信往來。當時北京文獻資源之豐富,是武漢不可及的。每次他需要查文獻時,都是於崇文幫忙查詢複印,再認真地用紅筆劃線、圈重點、做批註,通過信件郵寄過去。「那種做學問的認真勁兒和嚴謹求實的精神,讓我終身難忘。」

1998年,張德會來到北京工作,和於崇文一起共事。30年間,二人一起做項目、出野外。「我父親也生於1924年,於先生之於我,如師如父。」他說,於崇文對地球科學問題的獨到見解和深刻洞察,經常能給陷入困局的他以啟迪。「先生勇於探索的精神更是時刻鞭策著我,使我絲毫不敢懈怠。」

▲1998年,於崇文在江西弋陽縣考察周潭-洪山剖面。於崇文家屬供圖

━━━━━

耄耋之年仍堅持出野外

於崇文潛心於地學基礎理論研究,足跡踏遍了祖國的山山水水。

2004年,他和於崇文前往安徽銅陵冬瓜山銅礦,為獲取第一手資料坐罐籠下到深達800多米的礦井進行觀測。當地還有一處面積很大的露天采場,要想全面看清岩石的天然露頭並現場採樣,需要轉著圈向下走,路程也隨之增長。「當時天氣悶熱,老師已八旬了,還能堅持在這種環境下現場講解,對我的震撼很大。」

張德會記得,十幾年前,他和於崇文帶著學生到湖南黃沙坪的礦山考察。大家看到新的地質現象都很好奇,急匆匆往前走。這時先生在後面說,「你們走那麼快,我都趕不上了。」「我這才意識到,先生年歲已高,腿腳沒以前那麼利索了。」

近幾年,於崇文住進養老院之後,仍然在繼續思考科學問題。「先生說,養老院也有物理學老教授,可以向他們請教和學習。他希望把物理學中的孤子和同步化等概念引入地質學。」

近兩年來,於崇文久病纏身,深居簡出。他仍然牽繫著學校發展,每每有感想和建議便記錄下來,交給前來看望他的學生。學習思考、鍥而不捨、探索創新、攀登不息,龔慶傑說,「先生一生踐行的16字學習工作總結,是他留給我們的諄諄教誨。」

■ 人物簡介

於崇文,1924年生於上海,祖籍浙江寧波。1950年畢業於北京大學地質學系,先後任教於北京大學地質學系,北京地質學院(武漢地質學院),中國地質大學。1995年當選為中國科學院院士。他是享譽地質學界的地球化學動力學家、礦床地球化學家和地質教育家,在地質科技和教育戰線辛勤耕耘幾十 年,一直致力於地球化學的科研和教學工作,為地質科學研究和教育事業做出了卓越貢獻。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