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了近3個月仍在「發運中」 長安奔奔E-Star陷交付危機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近日,方向盤不回正尚未解決的長安奔奔E-Star又陷交付風波。有準車主反映,其訂購的車發了近3個月仍在「發運中」。除了長時間不交車,多位長安奔奔E-Star用戶向貝殼財經記者反饋,其還存在「銷售承諾贈送充電樁不兌現」、「購車補貼不兌現」等問題。

截至發稿時,長安新能源品牌並未進行回應。

長安奔奔E-Star逢多事之秋:方向盤不回正未解決又陷交付風波

近日,長安奔奔E-Star陷交付風波:有用戶反映,其所訂購的車,發了近3個月仍在「發運中」。

「我也不知道是長安新能源系統有BUG,還是企業故意不交車?」一位2020款奔奔E-Star心悅版車主柳先生向貝殼財經記者介紹,根據長安汽車的APP顯示,他的愛車在3月完成了匹配,2天後系統就顯示車輛正在發運中,而截至記者發稿,柳先生仍未提到自己正在「發運中」的愛車。

截至記者發稿,柳先生仍未提到自己正在「發運中」的愛車。 圖源|受訪者供圖

柳先生向貝殼財經記者介紹,此情況在車友群中並非孤例,群友們甚至將這一情況起名為「劃線車」。根據4S店向這些准車主的回應,完成匹配的情況是廠家將車架號和車主信息綁定,但由於「缺配件導致整車沒辦法交付給客戶,需先把車從生產線上拉到停車場,後期再補配件」,這也觸發了「發運中」的狀態。

長安汽車五大承諾中提到,新車交付超期補償120元/天,最高一萬元。 圖源|受訪者供圖

在沒有實際發運的情況下,柳先生與車友們質疑長安新能源廠家存在銷售欺詐行為。同時柳先生翻出了長安汽車關於「超期補償」的承諾。

2021年12月18日,長安汽車總裁王俊在長安汽車粉絲盛典上曾對用戶承諾稱:新車交付超期補償120元/天,最高1萬元。

同時,在長安汽車的相關宣傳中也明確寫道,新車交付超期補償120元/天,最高一萬元。

對於數月沒有交車,是否會有補償情況,貝殼財經記者嘗試採訪長安新能源官方,但截至發稿,對方並未予以回復。此補償政策如何執行,也並無更多消息放出。

此外,根據車質網的投訴信息,長安奔奔E-Star還因為新能源補貼不兌現、增購補貼不兌現、承諾贈送充電樁不兌現等問題頻頻遭遇投訴。

另一位遭遇「提車難」的用戶李女士介紹,她曾於5月16日將長安汽車起訴至重慶市兩江新區市場監督管理局。結案反饋顯示,雙方在5月31日已達成一致意見。但李女士表示,自己並未收到任何人的聯繫。李女士已於6月17日再次起訴長安汽車。

一方面,長安奔奔E-Star交車難,用戶提車不易;另一方面,長安新能源推出的全新微型車Lumin則在市場上熱銷,有業內人士指出,接下來長安新能源的產能會向Lumin傾斜,留給奔奔E-Star車主的產能空間可能較少。

針對此情況,北京市時代九和律師事務所主任焦彥龍律師向貝殼財經記者表示,對於企業、4S店來說,應當在與用戶簽訂的購車合約中明確交付時間,沒有交付時間則涉嫌惡意排除消費者的合約權利,用戶有權要求企業、經銷商給出具體的交付時間。如果車企存在逾期交付問題則應當承擔違約責任。

焦彥龍補充道,如果有證據指出長安汽車曾在廣告中提到延期交付一天補償用戶120元,則該廣告宣傳可以視為合約的一部分,消費者有權要求車企按照該廣告承諾承擔責任。

焦彥龍認為,長安新能源多次出現信用問題被用戶投訴,應當認真思考,在助力民族品牌快速發展的過程中,不讓信任自己的用戶失望,更好地執行自己對用戶的承諾。

長安新能源屢屢發生口碑問題 「香格里拉計劃」發佈多年為何難有建樹?

時間回溯到2022年長安汽車全球夥伴大會現場,長安汽車董事長朱華榮曾公開表示,企業要從服務客戶向經營客戶轉型,他為長安汽車提出了「實現從被動服務到主動服務、從服務車到服務人、從合約紐帶到情感紐帶」的三級進階。

長安汽車全球夥伴大會現場。 圖源|企業供圖

但長安新能源是否貫徹了集團的方案?

除了近期的「交付危機」,貝殼財經記者還曾在2022年3月15日報導過長安品牌旗下奔奔E-Star車型存在方向盤不能自動回正的問題,而官方客服在回應中直言:低配車型沒有回正功能。根但據國家法規,汽車產品必須擁有方向盤主動回正功能。

在貝殼財經記者進行相關內容報導後,長安汽車官方表示,將由專項團隊積極與消費者溝通。而迄今為止,仍有大比例車友的問題沒有得到解決。

「3月曝光的問題,迄今都沒有解決,廠家不出面,只是讓4S來對接我們,甚至讓我們開車幾百公里去總店檢查,有車友去了,結果4S只是說沒有問題。真是太失望了。」長安奔奔E-star車主徐先生向貝殼財經記者表示,「我們用了數個月的時間耐心等待,沒想到換來企業默不作聲的回應,曾經對品牌的信任如今已是一點不剩。」

貝殼財經記者也曾嘗試再次與長安新能源方面聯絡,但對方並未回應。

對於長安汽車集團來說,擁抱新能源、智能化,是他們早在2017年10月的「香格里拉計劃」中就曾著重強調的環節。彼時長安汽車集團董事長朱華榮為新能源道路定下目標,集團將在2020 年完成三大新能源專用平台的打造;到 2025 年時開始全面停止銷售傳統意義的燃油車,並實現全譜系產品的電氣化。

同時,集團將在「產品研發」和「動力電池」這兩個方面分別投入 400 億元和 300 億元。

老款長安奔奔EV。 圖源|IC圖庫

如此雄心壯志的規劃,落實到具體的執行層面,似乎並不順暢,根據貝殼財經記者統計,長安新能源曾陸續推出CS15EV、逸動ET、E-Pro、CS55純電、奔奔EV等多款產品,但目前均已停售。

2020年,長安新能源曾計劃推出E系列車型,包括:E-Pro、E-Star、E-Life和E-Rock。其中E-Life沒有發佈,E-Star則與奔奔EV的設計相近,其他兩款車型均已停售。

目前,長安旗下新能源汽車僅有Lumin、E-Star、逸動新能源和UNI-K新能源4款車型在售,逸動新能源在B端市場布局較多,Lumin、E-Star均為微型電動汽車、UNI-K新能源則是UNI品牌的混動車型。根據乘聯會數據統計,2022年1-5月長安新能源汽車累計銷量為5.16萬輛,市場佔比2.7%;長安奔奔E-Star銷量為4.13萬輛,處於絕對的銷量主力。

老款長安逸動EV。  圖源|IC圖庫

「香格里拉計劃」發佈後5年,長安新能源沒有任何爆款車型出現。較具熱度的奔奔E-Star也屢屢陷入投訴困境。

為什麼長安新能源不如對手成功?在黃河科技學院客座教授張翔看來,長安新能源失速的主要原因集中在技術和營銷上。

張翔直言,根據他的觀察與相關報導,目前長安新能源的品牌知名度在一些城市或許還不如新勢力的哪吒汽車或是處於逆境的北汽極狐。在新能源汽車市場發展的過程中,各大品牌都在嘗試以創新的形式進行營銷。極狐與崔健、羅大佑的聯名火速出圈,哪吒與360周鴻禕合作推出了「為人民造智能車」的形象。但長安新能源似乎並無特別的營銷內容為人所牢記。

「營銷這筆錢必須要花,而且要花得巧妙。對於任何一個品牌來說,都是酒香也怕巷子深。」張翔認為,「除了營銷外,核心技術也是企業必須思考的問題。」

在張翔看來,長安新能源在核心技術積累方面也有提升空間。雖然在近期的宣傳中,長安新能源發佈了不少技術,但是在過去幾年裡,長安汽車並沒有在電氣化賽道拿出什麼令人印象深刻的技術,而是一款微型車走天下,相對高端一些的產品都沒有掀起大的浪花。

最後,執行力或許也是長安新能源近年來止步不前的問題之一。張翔提到,長安汽車的「香格里拉計劃」已經過去5年,但企業的產品卻沒能在市場上濺起水花,旗下產品電氣化的程度也相當低,熱銷車型如CS75、UNI系列,還是以燃油車為主。反觀某自主品牌,說停產燃油車,就停產燃油車,行動力很強,值得借鑒。

目前,長安新能源已正式確立「深藍」的品牌名,同時品牌推出多種核心技術,旗下SL03車型也在宣傳中提到了混動、純電甚至氫燃料等多種動力形式。

「後面品牌能否成功,還要看他們對於用戶的誠意以及自身產品的實力。」張翔補充道。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 白昊天 編輯 岳彩周 校對 楊許麗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