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控清交張旭東:從華爾街到安全計算的「斜杠」人生

  原標題:華控清交張旭東:從華爾街到安全計算的「斜杠」人生

  專精特新企業要拒絕「弱者思維」。

  張旭東戲謔地自詡為「斜杠青年」。

  寸頭、削瘦、一字眉,眉眼裡閃爍著精光,時不時抖個小玩笑。作為華控清交的董事長,張旭東精力充沛,思維活躍,可以高談闊論數小時毫無倦意;愛跟年輕人「混」在一起,吸取並咀嚼一切新鮮事物——很難想像這是一個已經年過半百的人。

  與張旭東年紀相匹配的,是他的資歷。1989年進入華爾街,2013年作為高盛集團全球合作人「退休」,曾創建安家集團並任董事長兼CEO,亦曾兼任美國科氏集團(Koch Industries)的亞太區首席金融官和大中華區的董事總經理,曾被任命為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顧問,也曾受聘為國家開發銀行資產證券化顧問。

  但就是這樣一個一直活在浪尖上的人,退休五年後選擇了創建華控清交。至此,張旭東的個人經歷,也從過去擅長的金融領域,「斜杠」到了大數據安全領域。

  在張旭東的帶領下,華控清交正以令人怎舌的速度成長。創立於2018年6月,三年之後華控清交的B輪融資達到5億元,估值超40億元,投資方囊括聯想創投、中關村科學城、華興資本等頗具名氣的機構。今年3月,華控清交入選2021年度第二批北京市專精特新「小巨人」企業名單。

  細數華控清交高速成長的背後,有運氣,有實力,亦離不開創業者的眼光,與對企業方向的通透思考。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獨家採訪的過程中,張旭東坦言道,華控清交發展的根本,是技術落地、應用落地與價值體現。

  從華爾街到安全計算

  張旭東參與創立華控清交,並非偶然。在華爾街工作25年,張旭東一直做著「技術派」工作,很早便開始與數據打交道。

  「從職業生涯之初,我就是做投資精算,然後去做交易員管風險、敞口、流動性,一直做著『刀口舔血』的活,在這個過程中與數據結下了不解之緣。」張旭東回憶稱,早年自己每天的工作離不開投資計算原理公式、統計回歸分析,自己也曾寫過演算法來計算衍生品價格交易走勢,「所有這些分析都是基於數據、基於金融和數學理念。」

  2013年,張旭東結束了自己的華爾街生涯。「退休」後的他,儘管依然在多個上市公司擔任獨董,亦作為資深合伙人參與基金公司運作,還出任上海交通大學安泰經濟與管理學院顧問委員會委員,但張旭東依然不滿足。

  「退休之後沒有了責任,好像也就沒有了目標。」張旭東坦言,「有種類似於社會性死亡的感覺。」

  也正是在這段時間內,張旭東遇到了世界著名計算機學家、唯一的圖靈獎華人獲得者、清華大學「姚班」創始人姚期智。而在姚期智的身上,又是另外一條故事線。

  事實上,在學界,多方安全計算技術並不是新鮮事。早在上世紀80年代,姚期智便提出「百萬富翁」設想,反映出基於用戶數據挖掘服務中數據使用權與所有權分離的需求。隨後,姚期智開創了密碼學的分支,即「多方安全計算」(MPC)的理論框架。在該框架下,數據能夠在不泄露的情況下聯合多方的數據進行聯合計算並得到計算結果,最終實現數據的所有權和數據使用權的分離。

  不過彼時,這還只是一個思維遊戲。直到2010年前後,移動互聯網的大爆髮帶來了海量的數據,數據的安全計算逐漸成為議題。2014年,基於姚期智的多方安全計算理論,清華大學交叉信息研究院教授徐葳帶領著姚班的學生們開始從底層的密碼學、計算機學進行搭建,數據可用不可見、使用可控可計量開始變為可能。

  2017年,張旭東與姚期智見面,姚期智告訴他,既分享數據又不給出原始數據,其實在理論上早已解決了。接觸多年金融數據的張旭東則敏銳地意識到,這是一件很可能徹底改變甚至顛覆數據生態的事情。

  於是,一位是在金融投行圈摸爬滾打多年的商業實用主義者,一位則是對人類及社會進步擁有強烈使命感的基礎理論科學家,兩者一拍即合,誕生了華控清交。

  業務高速成長

  從誕生之初,華控清交便含著「金湯匙」。

  作為典型的清華大學內部孵化的成果轉化企業,其技術來自於姚期智院士和徐葳教授的科研成果,現今徐葳教授擔任首席科學家。與此同時,眾多清華姚班畢業生亦是公司技術研發骨幹。

  一定程度上,華控清交確實趕上了好時候。根據IDC數據顯示,2019年全球數據量已達41ZB,到2025年將達到175ZB並保持指數級增長趨勢,其中中國的數據量佔全球數據量的近1/3並不斷擴大。與此同時,隨著數據安全法、個人信息保護法等法律的出台,促進數據要素合法合規使用成為整個社會的共識。

  事實上,作為國內首家突破明文數據交易方式,把「新型」數據交易模式和平台付諸實施的企業,華控清交在一定程度上定義了數據要素流通的全新賽道。

  不過,要想將技術從實驗室搬到市場,還需要經過技術工程化及產品化。華控清交創立的第一年,主要的精力亦在於此。在這一年時間內,華控清交基於多方安全計算理論,對密碼學協議、分散式計算系統、網路和硬體等全方位的持續工程優化和創新,從最底層數據層面實現了隱私保護。

  從2019年開始,華控清交開始真正探索將技術投入應用,力圖做標杆性的應用項目。「因為我們是行業內第一家,也是身份、品牌最硬的龍頭企業,所以我們必須要做出個樣子來,」張旭東表示。在他的設想中,華控清交的首個項目必須有創新性、引領性、示範性、推廣性,必須是帶有標杆性質的項目,這也就對所做項目的客戶提出了要求。

  但另一方面,彼時的華控清交剛剛才一歲。儘管頂著清華名校與技術大牛的光環,但其應用能力尚沒有被驗證過。在這樣的微妙時刻,如何破局頗考驗功力。

  此時,北京市海淀區政府向華控清交拋出了信任的橄欖枝。2019年5月,華控清交與海淀區政府簽約,合作共建政務大數據加密融合共享平台。「政府幫助專精特新企業打開應用、提供場景,這是對企業最大的扶持,甚至比補貼資金更重要。」張旭東感慨道。

  也正是在這個高起點之後,華控清交逐漸打開了格局。2019年至今,華控清交開拓了多個標杆項目,參與包括北京市公共數據開放平台、北京市金融公共數據專區、北京市國際大數據交易所建設在內的多個平台建設。與此同時,華控清交以推動建設數據流通基礎設施為己任,參加了《多方安全計算金融應用技術規範》等30多個行業標準的制定。

  從業務規模來看,華控清交的每一年都是新的節點。據張旭東透露,華控清交去年收入同比約增長14倍,今年的數字預計將再增長3倍以上,截至目前業務簽單量亦是去年的3倍。

  規避「弱者思維」

  短短四年時間內,華控清交估值接近「獨角獸」標準,並成為北京市專精特新「小巨人」企業,這背後既需要多方支持,也需要自身的「內功修鍊」。

  對於中小企業而言,場景、資金與人才是重中之重。中央和各地方政府出台的專精特新中小企業發展和扶持政策,很多是圍繞財稅、信貸、資本市場、產業鏈協同、市場開拓、人才支持等方面展開。

  在這些方面中,張旭東認為,幫助中小企業打開場景又是最關鍵的。事實上,也正是最初北京市海淀區政府給予機會提供應用落地場景,華控清交才逐漸成長茁壯起來。「給企業提供應用與實驗的機會,讓技術有落地的出口,有產生價值的機會,這種扶持是最實實在在的扶持。」

  談及人才、資金等話題,張旭東則認為,企業應該規避「弱者思維」。「企業發展的根本是技術落地、應用落地和價值體現,脫離了這些根本都是空談。」在他看來,當前部分企業有些本末倒置,認為只要有資金的前提下才能實現一切,「但其實企業有了技術、應用價值落地的能力後,資金會『堆』在門口。」

  事實上,一路順風順水、業務高速成長的華控清交,也確實充滿了底氣。張旭東表示,目前公司現金流不成問題。至於投融資方面,公司更看重投資機構背後的資源整合能力,資源更是投資的一部分。

  例如,作為早期投資方之一,聯想創投參與了華控清交Pre-B和B輪融資,同時也為華控清交帶來了合作資源。據張旭東介紹,華控清交的首個隱私計算一體機便是在聯想的產品基礎上配置的,同時也會與聯想研究院進行互動,助力聯想研究院進行產品研發。

  人才亦然。對於中小企業而言,人才是最根本的資源,如何吸引人才、留住人才是常談常新的話題。

  被譽為中國計算機界黃埔軍校,「姚班」人才的金貴不言自明,在各大企業中都是炙手可熱的頂級人才。不過在與大廠的PK中,華控清交吸引到了不少「姚班」學子。誠然,一方面是得自姚期智、徐葳的潛在號召力,但另一方面,華控清交所做的事也是吸引他們加入的原因。

  「有的技術人才願意去大廠,有的就喜歡我們這樣的。」張旭東直言道,「對於這些人才而言,薪資本身已經不是全部的吸引力,我們只是想共同去做一些事,去做一些改變未來的事情。」

  在張旭東看來,與資金、人才與場景相比,企業自身的價值與目標是內核所在,而這恰恰是最具挑戰的地方。但無論如何,「弱者思維」都要不得。作為隱私保護計算的頭部企業,直面挑戰甚至不斷去試錯,也是華控清交此前以及今後漫長的命題。

  「華控清交每隔半年就會內部復盤一次,自我否定、自我升華,自我意識和定位的調整。」張旭東表示,「一個不犯錯的企業就不是創新企業,一個犯過許多錯的企業,才有可能成功。」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