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的時刻,溫州首富減持套現

記者/ 韓璐  編輯/ 譚璐

溫州首富李革掌舵的藥明康德,發展正前所未有的強勁。

即便遭遇疫情,這家總部在上海的CRO巨頭,二季度營收增速,依舊將增長63%-65%。

藥明康德的小股東們,卻有著一絲酸楚。

截至6月23日收盤,公司股價從年初的148.28元,跌落至94.46元。跌宕起伏之下,公司估值已較最高點蒸發超2000億元。

股價低迷,固然有大盤走弱的因素,大股東的減持,也令他們不安。

減持路上

從基本面上,李革領導的藥明康德,迎來15年來最高的增速。

2021年,藥明康德營收達到229億元,同比增長38.5%,歸母凈利潤51億元,同比增長72.2%。

2021全年,藥明康德新增客戶超過1660家,活躍客戶數量超過5700家;今年1-3月,又新簽客戶超過320家,活躍客戶數量超過5800家。

公司的業務是2B業務,顯現出「超常」的加速度:2014年到2017年,年均24%的增速;2018年到2021年,達到30%以上年增速;預計2022年,將有65%-70%的增速。

即便疫情,也未能打斷昂揚的進程。

6月初,藥明康德公告稱,上海地區的生產經營基本恢復,且就全年收入增長65-70%的目標,「充滿信心」。

(來源:官網)

不出一周,卻迎來「利空」。

6月10日,藥明康德又發公告稱,由李革(實際控制人)控制的股東及與其簽署一致行動協議的股東計劃,自7月4日後不超過90日期間內,合計減持不超總股本3%的A股股份。

減持理由為自身資金需要。

以當日收盤市值計,該筆減持市值最高可達91.2億元。

這一做法,遭人詬病。消息一發佈,藥明康德股價隨即大跌9.56%。

這家醫藥白馬股,不是在減持,就是在減持的路上。

同花順iFinD數據統計,2019年7月至2022年6月,藥明康德的重要股東(高管及機構)累計發生106次增減持行為,其中累計減持86次,共計金額達326.1億元。

今年5月,證監會還宣布,對其股東上海瀛翊的違規減持行為,予以警告,處以2億元罰款。

上海瀛翊作為藥明康德IPO原始股東,在2021年5月-6月,減持股票金額高達28.94億元,卻未按規定履行信息披露義務,且轉讓股票不符合相關規定。

上海瀛翊與李革本人無直接關係,只是其表決權委託由李革行使。

沙利文大中華區醫療組分析師王苑告訴《21CBR》記者,股東減持行為,不影響公司基本面,但會對短期投資者情緒造成一定衝擊。

一魚多吃

溫商素來頭腦靈活,科學家李革也是如此。

1967年出生的李革,祖籍溫州平陽,1985年考入北大化學系,妻子趙寧正是其北大化學系同學。1989年北大畢業後,前往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深造,獲得有機化學博士。

隨後,李革進入製藥公司PDD,成為科研人員。2000年,他與趙寧回國創辦了藥明康德。

李革夫婦選擇了CXO行業作為突破口。

(藥明康德創始人李革,趙寧夫婦)

「CXO」是醫藥外包服務產業鏈的統稱,細分為CRO(醫藥研究外包)、CMO/CDMO(醫藥生產外包服務)和CSO(醫藥銷售外包)等不同模塊,它能充分利用中國人口紅利和成本優勢。

藥明康德起步很快,多家全球製藥巨頭成了它的客戶,2007年在美國紐約交易所成功上市。只是,美國資本市場估值有限,2015年,李革決定私有化,當時估值不過33億美元。

帶著溫商的基因,李革採用了更巧妙的架構。

私有化之後,他將公司重新做了拆分——負責小分子藥物中間體CRO業務的合全藥業、負責生物藥技術開發和生產的藥明生物,以及負責CXO業務的藥明康德。

一魚多吃,「藥明系」現在估值接近6000億元,李革夫婦的財富值也水漲船高。

2021年,李革家族在福布斯《中國內地富豪榜》中,以782億元的身價,位列第41名,在溫商子榜中,蟬聯第一。其中,藥明康德依然是李革家族的旗艦企業。

王苑告訴《21CBR》記者,藥明康德擁有全方位一體化的醫藥研發生產產業布局,涵蓋了大分子藥物及小分子藥物臨床前CRO、臨床CRO以及CMO業務,在國際多地均設有實體運營和研發基地,海外的布局和影響力較大。

財報顯示,2021年,其境外業務營收佔比超過75%。

「規模、布局、技術以及商業模式等方面,藥明康德規模在國內佔據絕對優勢,吸引全球的優質客戶和訂單。」

王苑表示,其市佔率約為15%左右,在國內居首。

旱澇保收

李革經營的,是一門旱澇保收的好生意。

相比藥企,CXO對於藥物研髮結果的風險承擔少,以勞務或者服務收費。

大量歐美藥企訂單在持續流入,中國成為CRO行業發展的熱點地區,即便政經環境存在大量不確定性,仍處於高速發展階段。

「全球訂單轉移的大趨勢仍然存在,中國的成本優勢、質量效率的優勢仍然存在。」藥明康德官方表示,行業基本面上行趨勢未變。

「對比歐美頭部CRO企業的市佔率,國內CRO企業數量多,行業集中度較低,在滲透率上仍有較大的發展空間。」王苑認為。

她告訴《21CBR》記者,由於患者人群龐大、醫藥研發投入增加、創新藥領域發展加快等因素,國內本土藥企對於CRO服務的需求也在快速上升。「行業代表性公司如藥明康德、泰格醫藥、凱萊英等基本面都持續向好,2021年以及今年一季度的營收和利潤規模和增長率都很可觀,行業發展仍處於穩定上升的態勢。」

「許多以仿製藥業務為主的企業,逐步戰略轉型為創新藥研發,創新藥的增量趨勢,對CRO行業有著重要的帶動作用。」王苑說。

只是,國內創新藥企近來「熄火」,諸多Me-too項目擱置,臨床項目降低,影響到CRO企業的接單情況。

今年1-3月,藥明康德的國內新藥研發服務部營收2.4億元,同比減少21.57%,但未影響大局,尤其化學業務、細胞基因療法業務增長顯著。

CXO企業有著「勞動密集型」特徵,對成本與效率的考驗,才更為緊要。

今年的交流會上,公司官方表示,老員工平均漲薪10%左右。

記者查詢公司年報發現,2019至2021年間,藥明康德的人均薪酬分別為20.76萬元、20.46萬元以及21.56萬元,漲幅甚微,甚至中間有下降(可能有疫情因素)。

這顯示了李革嚴苛的成本管理能力。

即便如此,藥明康德的銷售毛利率仍有所下滑。

「漲薪會迫使公司提高服務定價與效率,才能維持毛利率水平。」官方解釋說,疊加匯率變動,公司需要提價,才能維持現有毛利率維持。

過去三年,李革本人的年薪,分別為1805.86萬元、1984.99萬元以及2476.38萬元。去年,他位列A股醫藥上市公司董事長薪酬第二位。

當然,這些都可歸屬於正常的商業行為,就和減持一樣。

(題圖來源:官方公眾號)

(作者:韓璐 編輯:譚璐)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