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畢業指揮棒」提前到大一

    「畢業指揮棒」提前到大一,對於大學生而言意味著什麼?我們又該如何更好地安放自我、減少焦慮?

——————————

    「咱們專業保研對學分績點和加分有什麼要求?」「直接工作是考公務員還是事業編更合適?」「我現在準備考研還來得及嗎?」……

    當被大一直系師妹詢問這些問題時,剛從兵荒馬亂的畢業季中抽身的劉乃書有些驚訝。在她的印象中,這些「靈魂拷問」應該出現在大學「下半場」,如今卻困擾著許多大一學生。

    據教育部數據顯示,2022年全國碩士研究生報名人數為457萬,比2021年增長了80萬人;2022屆高校畢業生規模預計1076萬人,創歷史新高。

    這屆年輕人早已不再輕信高中老師「上大學就解放了」的話語,相較於過去,越來越多人在剛入大學時就感受到畢業壓力。有人為就業學歷加成,早早決定悶頭考研;有人找不到方向,為逃避就業隨大流。「畢業出路」逐漸成為「指揮棒」,從入學起便影響著學生們的選擇。

    大一覺察畢業壓力,未必是壞事

    計算機專業大一學生陳曦回憶,自己的學校和專業是爸爸精心挑選的,有著不浪費分數、就業前景好的「高性價比」。但對於計算機專業究竟要學些什麼,畢業後將要從事什麼工作,陳曦概念模糊。

    入學後上了幾周課,「畢業後怎麼辦」的迷茫和焦慮迅速襲來。「就像進入了一個霧靄重重的新賽場,你還沒有找到合適的賽道,卻不得不跟隨著大家的腳步為未來衝刺競爭。」

    首都經濟貿易大學心理學教授楊眉認為,從心理學角度看,很多同學剛入大學就感受到畢業焦慮,屬於「預期焦慮」,而這種焦慮可能是由於無意識中開始思考「職業同一性」、探尋個人生涯規劃而產生。

    心理學家將人生的發展歷程分幾個大的階段,每個階段都有一個重要發展任務。從年齡上看,從初中到大學畢業屬於同一個發展階段,被稱作「青春期」(12-22歲左右)。這個階段最重要的發展任務就是探索「我是誰,我從哪裡來,我將往何處去」。

    「自然狀態下,人們在初中就會開始思考並探索這個重要的發展任務,但面臨高考,大多數學生在上大學前更多關注的是成績。他們不去思考為什麼上大學、自己適合什麼樣的專業、要過一種什麼樣的生活,也不去想個人在社會中的責任擔當,錯過很多次思考並設計未來人生的機會。」

    「如果剛入大學感受到的畢業升學和就業焦慮,是由於無意識中開始思考職業同一性而產生的過度焦慮,說明我們開始思考並且探索自己的人生。」楊眉認為,這其實是一件好事,它可以激勵學生仔細思考自己究竟想做什麼和適合做什麼,在探索中擁有更豐富的大學生活。

    小心,別被「畢業指揮棒」套牢

    「如果說保研是我的『畢業指揮棒』,我感覺從大一開始就被它套牢了。」師範專業大四學生王嘉怡說。

    大一入學後不久,王嘉怡就確定了保研目標,一是因為心儀的工作要求研究生學歷;二是為了把考研壓力分散到前3年。為此,她早早研究保研政策,具體到每一條科研項目加分細則,並用整個大學時代一條條踐行,「就像一個收集類遊戲」。

    順利「通關」後,王嘉怡卻感到有些遺憾,「畢業路徑導向」太過強烈,錯過了很多嘗試——為了刷高績點,她選擇了很多無意義但給分高的「水課」;原本大三有出國交換的機會,但得知學分互換後會拉低績點,她最終還是放棄了。

    在北京師範大學黨委學生工作部心理健康教育與諮詢中心專職諮詢師、北師大心理健康課程建設負責人申子姣看來,當「畢業指揮棒」提前到大一,一方面意味著大學生生涯規劃意識的提前覺醒,「總比一直渾渾噩噩要好」。但另一方面,不夠開放的生涯規劃意識,也具有局限性。

    申子姣發現,大學本科階段原本應當培養特定領域的通才,但本科生的現實出路卻逐漸變得狹窄:繼續升學原本只是大學生畢業路徑之一,現在卻成為絕大多數大學生的選擇;受新冠肺炎疫情等原因影響,選擇在國內高校讀研的人數逐年攀升,難度不斷增加。

    法學專業大一學生邱山上大學後,很多人都在對他強調保研的重要性,「彷彿宇宙的盡頭只剩下讀研和進體制內,大家都不得不在單一的同質化賽道上競爭」。

    「比原本更努力,卻不一定能比別人更有優勢,學生們也感覺越來越卷。」申子姣表示,當學生們的競爭壓力變大,會產生被脅迫的感覺,主動性與控制感都會受到影響,不利於心理健康。

    「有學生會向我表達這樣的感受:能保研的是『人上人』,能出國的、考研的是『中等人』,最差的是畢業就找工作的人。」申子姣認為,當學生們感覺到畢業出路被劃分成三六九等,甚至形成「鄙視鏈」,不停地被審視、被比較,會對他們的內心安全感產生衝擊,加劇焦慮。

    楊眉建議,提到讀研可以思考兩個問題:一、你真的是因為熱愛這個專業而深造嗎?如果不是,就要準備接受考上後再次面臨新失落的情況;二、別把考研和讀大學對立,要將它們有機結合,大學底子打得越厚,書讀得越多,體驗越豐富,今後才越有可能持續發展。

    面對畢業焦慮,如何安放自我

    當畢業壓力提前,如何緩解焦慮?申子姣認為,首先要學會接納競爭更為激烈所帶來的焦慮感和無力感,其次是回歸本心,明確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麼。

    當人們發現自己付出的努力是為了發自內心想要的(I want),而不是迫於與他人的激烈競爭下的「不得不」(I have to),動力就不一樣了。「當一個人對自己想要的部分很確定,而不是僅為了滿足別人的期待,就更有動力去克服困難。如果追求自我價值的實現是最終目標,即使保研、考研都沒有成功,本科生也一定可以找到發揮自我價值的平台。」

    當然,如果一個人從來沒有關注過自己的需求和目標,更多地從眾或聽別人的建議行事,想要迅速找到自己想要的目標是比較困難的。申子姣認為,大學階段需要有意識地開展個人探索,老師的正確引導同樣重要。

    楊眉也指出,當「畢業指揮棒」提前到大一,學生們需要做的是思考自己究竟有哪些主客觀條件,適合做什麼、想要做什麼、該如何選擇與社會進化一致的個人發展路徑,總之還是要先解決職業同一性的問題。

    申子姣推薦同學們在焦慮時使用「4A調節法」。首先是自我覺察(Aware),意識到自己的焦慮情緒;其次是接納(Accept),學會接受這種情緒,不要否定自己;然後再分析(Analyze),弄明白自己的現狀和調整方式,搞不定的話找老師、同學、心理諮詢師幫助;最後調整(Adjust),科學地調節自己,把對未來的擔憂和注意力轉移到當下。

    「焦慮其實是對未來可能發生的糟糕事情的擔心,最好的方法就是把對未來的擔憂和注意力收回到當下,做好手上的每一件事。」申子姣說。

    (應受訪者要求,劉乃書、陳曦、邱山、王嘉怡均為化名)

中青報·中青網見習記者 余冰玥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2年06月24日 07 版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