盤和林:積極推進數據要素市場化,加快構建數據要素市場化交易體系

  6月22日,深改委第二十六次會議審議通過《關於構建數據基礎制度更好發揮數據要素作用的意見》,並提出:「要建立合規高效的數據要素流通和交易制度,完善數據全流程合規和監管規則體系,建設規範的數據交易市場。要完善數據要素市場化配置機制,更好發揮政府在數據要素收益分配中的引導調節作用,建立體現效率、促進公平的數據要素收益分配製度。」早在2019年,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增列「數據」作為生產要素,推動數據要素市場發展已經成為政府推進數字經濟發展的重要手段。數據要素之所以受重視,是因為數據是當前中國發展數字經濟的關鍵資源,是生產力提升的核心要素。在數字經濟發展過程中,數據要素的核心地位無可替代,不可動搖。

  數字經濟是圍繞數據要素髮展的經濟,數據是數字經濟發展的動力。如同汽車需要燃油,數字經濟的發展也需要數據。數據要素主要從兩個方面驅動數字經濟發展:其一,數據是信息的載體。通過數據分析和大數據技術,我們可以從數據中挖掘出重要信息,尤其是科技領域,海量數據集能夠揭示自然規律,幫助人類科技和認知水平上新台階;其二,數據是數字生產力的載體。數字技術助力實體經濟提高生產力,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技術是人工智慧技術,而人工智慧技術依賴數據訓練來提升智能水平,數據驅動的人工智慧輔助甚至替代人類進行生產,以此提升人類社會整體生產力水平。

  綜上可以看出,數據資源是數字經濟發展的核心要素資源,而數字經濟又是實體經濟提升生產力的核心關鍵。故而數據要素對於發展實體經濟至關重要。但當前數據要素流通過程中存在一些亟待解決的問題,這些問題阻礙了數據要素市場化進程,阻塞了數據要素流通渠道。比如如下一些問題:

  其一,數據交易急需納入正規渠道。當前數據交易市場是存在的,但大多數數據交易存在於黑市中,不正規的數據交易,既不能充分發揮數據價值,還會因為數據的濫用造成負面影響。比如數據濫用導致隱私泄露,進而引發信息詐騙,而這些詐騙行為最終損害了社會中人與人的信任度,破壞了市場信用體系,成為經濟發展的障礙。

  其二,數據要素價值釋放受阻。數據要集聚才有價值,而手握海量數據的大企業和政府,在釋放數據價值方面缺乏動力,海量數據閑置,無法發揮數據要素應有的作用,甚至還會造成數據壟斷問題。

  其三,數據安全問題頻發。當前國家花大力氣打擊電信欺詐,但若不堵住黑市數據交易的源頭,則很難從根本上解決問題。數據安全並非只局限於個人隱私泄露,包括商業機密、國家安全方面的信息也存在泄露風險。

  國家重視數據要素流通,而數據要素市場交易體系又存在很多問題,亟待完善。故而構建數據要素市場化交易體系刻不容緩,筆者認為,市場化交易體系應該從以下幾個層面來構建和完善:

  其一,要建立多層次數據交易市場。數據交易市場要採取更多層次的市場架構,對於場內交易可以設置數據交易所等交易平台,數據交易所可以由國家、行業協會、企業等多主體來主導建立。對於場外市場可以通過數據交易資質監管的方式,推動對數據包傳輸和API數據傳輸的標準化管理,以此來規範數據場外交易體系。此舉主要是為了提供數據交易規範化渠道,以規範化數據交易市場替代不正規的數據交易方式,將數據交易納入陽光下。

  其二,推動數據開放。政府可以將自己擁有的數據進行整合後開放,釋放數據價值的同時,也是發揮數據市場引導作用。與此同時,政府也要鼓勵和督促大企業開放數據,對於數據壟斷的大企業,要給予必要的處罰,以破除數據壟斷行為,提高數據交易的公平性。

  其三,推動數據安全體系的建設。要對數據要素流通全過程制定數據安全監管監測體系。可以從兩方面著手:一是明確數據安全管理責任,督促數據交易市場主體承擔數據安全責任,二是建立數據交易全流程的安全監測體系,持續化、常態化的監測數據安全,當異常問題發生的時候及時處置風險。

  其四,以產權激發數據市場活力。數據確權是全球難題,要通過建章立制來推進數據權益分配,通過分類分級、權益分置的方式,以「誰投入、誰貢獻、誰受益」的總原則,來建立一套完善的數據確權體系。只有產權明晰,數據要素市場才會煥發出活力。

  綜上,數字經濟通過產業數字化推動實體經濟發展,數字經濟已經成為中國經濟結構優化,經濟高質量發展的關鍵。而數據要素作為數字經濟發展的核心資源,需要通過建立完善市場化交易體系,來規範數據流通、交易、管理行為。在制度上規範數據交易,驅動數據失傳,本身就是為了促進數據要素的流通,推動數字經濟的發展,故而我們要積極推進數據要素市場化,加快構建數據要素市場化交易體系。

  文/盤和林(浙江大學國際聯合商學院數字經濟與金融創新研究中心聯席主任、研究員)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