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師大三個新設師範類專業首屆畢業生的「就業大考」

6月14日下午,北京市西城區某小學教師彭宇昂在等待一場網路直播課。受疫情影響,除初三年級外,北京中小學暫未返校複課,作為勞動技術教育教師的彭宇昂,要為直播課提供技術支持。

從首都師範大學教育技術學師範專業的首屆畢業生,到一名新上崗的小學教師,在完成身份轉變的同時,彭宇昂也對未來充滿了期待。

2022年,受新冠肺炎疫情、經濟下行壓力等多重因素疊加影響,1076萬名應屆畢業生迎來「最難就業季」。

四年前,針對北京市基礎教育的需求缺口和基於專業師資積累的經驗,首都師範大學將教育心理學、舞蹈學以及教育技術學三個以往建設多年的非師範專業改為師範類專業。經過四年的磨礪,這三個新設師範類專業的首屆畢業生也在這次「就業大考」中接受著時代的考驗。

在首都師範大學上述專業的負責人看來,在「雙減」穩步推進、2022年義務教育新課標今年秋季學期開始實施的大背景下,這些進入基礎教育領域的畢業生勢必為首都北京的中小學教師隊伍建設注入新的動力,而首屆畢業生們也通過努力為師弟師妹「開了個好頭」。

首師大老師在現代教育技術重點實驗室-多媒體教室給學生們授課。 受訪者供圖

應需求而生的三個師範專業

舞蹈師範專業22名學生、教育心理學師範專業25名學生、教育技術學師範專業的10名學生,2018年,首都師範大學三個專業的57名學生成為第一批「吃螃蟹的人」。

彼時,根據社會需求、基礎教育的需求,基於人才培養的目標,首都師範大學將教育心理學、教育技術學以及舞蹈這三個有多年傳統的非師範專業,設立成為師範專業。

「這三個專業的積淀比較深厚,相關師資人才在中小學的需求量越來越大,此前,這些專業的非師範類人才也有大部分在畢業後到基礎教育領域就業。」首師大招生就業處副處長、就業創業指導中心主任劉銳告訴記者,新設這三個師範專業主要是為了滿足北京基礎教育對相關師資的社會需求。

以心理學師範專業為例,首都師範大學教授、教育心理學師範專業負責人邢淑芬介紹,早在2016年,《北京市中小學學生心理成長指數白皮書》就指出,北京市中小學生中有8.96%存在異常情緒癥狀,同伴交往問題異常比率更高,而當時北京市很多中小學,尤其是小學沒有專職心理老師。目前來看,專職心理教師最主要的缺口仍在小學。

首師大教育心理學的學生在海淀教師進修學校開展團輔活動。 受訪者供圖

教育技術專業亦是如此,首師大教育學院副院長、教育技術學專業負責人喬愛玲介紹,隨著網路信息化的發展,信息技術與課程深度融合,中小學亟須信息化教學和信息化管理人才,尤其是STEAM教學、勞動技術、通用技術和人工智慧教師。經過2017年的籌劃,2018年,該校正式招收教育技術學師範專業學生,彭宇昂便是首批學生之一。

「原有教育技術學專業學生雖然是非師範類,每年也有1/3到一半的學生進入了教師行列,我們經過深入調研認為,與計算機專業相比,教育技術更注重對課程的信息化教學設計,可以更好地適應中小學對創新教學的需要。」喬愛玲介紹,人工智慧支持下的教育教學發展離不開技術依託,尤其疫情下,網路授課環境催生了教育的變革,除了計算機相關知識,教育技術專業囊括了信息化教學設計、學習資源開發、網路媒體的使用、網路學習支持和學習評價等現代教育技術,基礎教育學校也越發看重掌握信息技術、STEAM教學、通用技術以及勞動技術的教師,教育技術的師範生也更多被社會所需要。

四年前應需求而生的三個專業,四年後遇上了義務教育新課標的出台。

「改革藝術課程設置,一至七年級以音樂、美術為主線,融入舞蹈、戲劇、影視等內容,八至九年級分項選擇開設」「落實中央要求,將勞動、信息科技及其所佔課時從綜合實踐活動課程中獨立出來」……2022年4月,教育部印發義務教育課程方案和語文等16個課程標準(2022年版),與之前相比,在課程設置方面做了優化。

將於今年秋季學期實施的新課標,對師範類學生而言,既是挑戰,也是機遇。

「專業開設是基於北京市對美育基礎教育的需求,而我們對舞蹈師範人才的培養高度契合了今年教育部發佈的2022年藝術學課程的課標,(我們)舞蹈師範生培養中尤其是《教學法》的課程,跟新課標課程建構的標準完全吻合。」首師大音樂學院副院長、舞蹈師範專業負責田培培說道。

「根據新課標,勞動技術課在改革中加了很多新內容,我一看,都是大學學過的,比如3D列印、激光切割、智能控制技術組塊……我們都接觸過。」彭宇昂希望利用所學在今後的勞技教育上大展拳腳。

當教學實習遇上新冠疫情

「沒有師範專業前期的工作基礎,如何把原來的基礎專業教育和師範教育、通識教育更好地結合起來,我們是摸索著前行。」,邢淑芬坦言,雖然有深厚的教育積累,在師範專業的建設中,仍覺得壓力很大。

邢淑芬回憶,當時和初等教育學院、學前教育學院,以及天津師範大學等進行了很多深入的交流、學習,提煉心理學師範生所要具備的核心素養和核心能力。

師範專業學生的培養需要理論與實踐相結合,見習、實習與研習,是師範生在整個教育階段必須要經歷的,只有深入一線,通過觀摩、參與實踐,學生們才能清晰了解到教師工作情況。

邢淑芬說,當時最大的困境是本科生沒有相應的實踐基地。最開始,學院領導、老師克服困難想盡各種辦法建設心理學實踐基地,讓學生們有機會到北京市各大中小學一線實踐。

隨著基礎教育領域對心理教師越來越重視,以及老師們在專業方面的努力,建設實踐基地這條路逐漸越走越順。「現在很多中小學願意跟我們建設基地,我們還有了很大的篩選空間,可以選心理健康教育完善的特色校了。」邢淑芬介紹,目前已建成6所中小學實踐基地,學生實習反饋也很好。

田培培介紹,團隊跟北京市40所中小學簽署了落地性協議,作為舞蹈師範專業的實訓基地。這些基地幾乎覆蓋了北京市各區,每屆學生都會被安排到這些學校接受鍛煉。「我們就是要培養在舞蹈領域『能教、善編、會演』的人才。」

「舞蹈是用身體說話的藝術,但對師範生來說,除了需要完美的身體示範,還要具備語言表達能力,能夠清晰表達動作的要領,讓學生領會。」首師大2018級舞蹈學師範專業學生宋張睿煬說,在實訓基地,她更多學會了如何和孩子們交流。

2022屆舞蹈學(師範)專業學生排演舞劇《黃河》片段劇照。 馮嘯 攝

宋張睿煬參與過北京市海淀區中關村第三小學的課後社團活動,也參與過北京市八一中學舞蹈課的教學實習。她認為,「舞蹈課不是簡單地教孩子跳舞,而是包括了上下課的禮儀,團隊之間如何合作進行小組舞蹈創排等,這些都是自己要教給他們的。」從愛好舞蹈到專業學習舞蹈,到夢想未來可以開一間舞蹈工作室教孩子們跳舞,十幾年舞蹈生涯和師範學習,她對自己的職業規劃越發清晰。

田培培坦言,受新冠疫情影響,這一屆學生們的確也有不易之處。

2019年,受疫情影響,學生們只進行了半個學期的學習便開展線上課程,三年之間,學校廣泛邀請基層教師、創造線上交流實習平台,利用窗口期安排學生進校實踐,多舉措實現見習、實習、研習。

對於教育技術師範領域來說,喬愛玲介紹,學生不僅需要進校實踐,還需學習最前沿的技術並且能夠將其運用於基礎教育中。比如教學課件製作、音頻影片的攝錄與編輯、STEAM遊戲設計與開發……首師大打造了「犀牛創客實驗室」,學生可以在這裏學習3D列印技術和激光切割等技術,製作教具,培養創新實踐能力。

師生齊心應對「就業大考」

2022年,四年師範類專業的學習結束,到了「交答卷」的時刻,有些學生選擇繼續深造,而另一部分學生投入了求職大軍。

「參加了2021年的秋招和春招,和很多求職者一樣,我投了上百次簡歷,但有過進一步聯繫的只有不到20所學校,能面試的只有不到十所學校,以平常心來面對自己的期望石沉大海。」首師大教育心理學師範專業大四學生陳佳怡坦言,拿到如今的兩個工作意向,能夠拼進北京某區教師招聘系統的最後一門考試,背後需要太多面對挫折的勇氣。

彭宇昂也記不清自己投了多少份簡歷。「我記得第一次面試時就讓我直接試講(課)了,當時還是大四上學期,猝不及防,結果沒進去。秋招被拒絕了三四次,五選一、三選一……被拒絕是常見的事。直到春招時我才找到了目前這間正在實習的學校,感覺校風、教師文化都很好,就決定留下來。」

新冠疫情的反覆也給畢業生們的求職難度「加碼」。

應屆畢業生首破千萬、全球經濟壓力和新冠疫情疊加,多重因素影響下,今年的就業形勢複雜嚴峻。但對求職學生而言,他們不是「一個人在戰鬥」。

首師大師生們參與鄉村振興關愛鄉村青少年心理健康實踐活動。 受訪者供圖

今年,國家連續推出多項舉措促進就業,堅持把就業擺在「六穩」「六保」首位。教育部、人社部等陸續推出助力大學生就業的相關舉措,學校也千方百計助力學生就業。

3月30日,首師大召開2022年就業工作推進會,解讀教育部相關文件,並進行工作部署。據公開報導,部署會上,首師大副校長李小娟指出,促進學校「招生—培養—就業」聯動機制,按照學校發展定位和社會需求主動調整專業設置;主動走訪用人單位,進行供需對接,促進產教融合、科教融合,為畢業生開拓更多就業創業崗位和機會。

與此同時,首師大各學院也為學生們提供了各項支持。音樂學院分管就業工作的副書記李媛媛介紹,學校在大二年級就開設了《大學生職業發展與就業指導》通識類必修課程,喚醒學生的生涯規劃意識,進而更好地規劃自己的學業、專業和職業。此外,學院還通過第二課堂開展「師範生素質提升月」「微課比賽」等教學技能實踐活動,助力本專業學生能力更加復合,素質更加全面。

「在整個求職中得到了學校、學院老師很多指導,從簡歷修改到就業機會推薦,對我都很有幫助。」彭宇昂感慨道。

仍待突破的困境

在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時,邢淑芬高度讚揚了首屆心理學師範學專業學生。她介紹,首屆學生的升學率創下了歷年來的新高,甚至在整個學校中的表現都可圈可點。

「隨著新課標的制定以及創新人才的培養需求,勞動技術課程和STEAM課程越來受到中小學校的重視,這和高中要學習的通用技術是一條脈絡貫穿的,對於學生創新思維和實踐能力培養具有重要的作用。」喬愛玲推薦學生的理由也非常充分。

教育技術學的學生在犀牛創客實驗室進行作品展示。 受訪者供圖

不過,雖然人才培養與當下基礎教育的趨勢契合,這些新設師範專業的就業仍面臨一些困境需要突破。

首師大音樂學院舞蹈系副教授、2018級舞蹈學師範班班主任李丹娜坦言,藝術類師資需求相對其他學科來說本來就不多,而且目前中小學藝體學科普遍只設音樂教師、體育教師的編製,很少有舞蹈老師編製,舞蹈專業師範生想在基礎教育領域謀得一份教學工作就更加困難。

李丹娜認為,隨著對美育越來越重視,2022年新課標納入了舞蹈教育,相信隨著新課標中「新三科」(舞蹈、戲劇戲曲、影視設計)的設置,舞蹈教師將成為不可或缺的崗位。這對舞蹈師範生的就業是一個很好的契機。

此外,教師招聘中的學歷門檻也給本科生的就業帶來了難度。不少教師坦言,目前北京中小學更傾向於招聘碩士研究生以上的教師人才。

但在邢淑芬看來,本科畢業的學生們也可以勝任北京市基礎教育的心理教師崗位,「我們的學生無論是師德養成還是執教能力,都能夠走進真實的課堂,成為優秀的中小學心理健康教育教師。」

劉銳希望,「社會能夠關注到我們新設立的師範專業,通過學校的人才培養和學生自身的努力,這些專業的畢業生具備了合格教師的素養,中小學會對他們敞開大門。」

新京報記者 劉洋

編輯 繆晨霞 校對 柳寶慶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