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輪百萬畝造林收官,林海書寫北京「生態答卷」

盛夏時節,驕陽似火。在寸土寸金的北京城中心,找到一處公園或者一塊林蔭綠地並不難。濃密重疊的樹蔭和茵茵草坪,總能在熱氣騰騰的都市中,為人們辟出一塊清涼之地。

2012年啟動的平原地區百萬畝造林工程,結束了北京「有城無林」的生態狀況。2018年,新一輪百萬畝造林綠化工程開始續寫北京的綠色篇章。大尺度森林建設和見縫插「綠」相結合,讓森林走進了城市。流露著自然野趣的公園,實現了人們詩意棲居的理想。循著林間的蜜源、食源植物的香氣,小動物在北京定居下來……首都綠化實現了從「綠起來」「美起來」到「活起來」的轉變。

隨著今春增綠13.2萬畝,新一輪百萬畝造林綠化工程已完成造林綠化面積100.8萬畝,6月底前將超額完成任務,用林海書寫了美麗北京的「生態答卷」。

6月21日,北京溫榆河公園,一位女士在淺水中納涼。  新京報記者 薛珺 攝

網紅公園成造林「代表作」

「望芸台」梯田金黃一片的油菜花已經留在4月,「接棒」呈現大片花海的是明亮的向日葵。玉湖中白中透粉的荷花初醒,為燥熱的夏天帶來一抹明艷的亮色。在多個生活服務類網站上,溫榆河公園示範區被網友評為五星寶藏公園,不同年齡的遊客都可以找到讓自己放鬆愉悅的休閑方式。

情侶喜歡將青黃色的蘆葦湯和棧橋作為取景地,搭配藍天拍出無需濾鏡的清新大片。在沙灘挖沙、湯鞦韆的孩童揮汗如雨,享受童年的簡單快樂。露營區五彩斑斕的帳篷里,帶著一家老小的中年人拿出精心準備的野餐,點開了手機里輕柔的音樂。運動達人身形矯健,在眾人羡慕的目光中,將皮划艇滑得飛快,或是嫻熟地擲接飛盤。

「造林」並非只是單純種樹,融合了湖泊、草墊、沙灘和精美書屋的溫榆河公園示範區,就是新一輪百萬畝造林綠化工程的「代表作」。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提出,推動綠色發展,促進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綠色惠民」一直是百萬畝造林綠化工程的目標,如今品質融入了綠色。

6月21日,北京溫榆河公園,遊客在湖邊留影。  新京報記者 薛珺 攝

北京市園林綠化局二級巡視員王小平說,第一輪百萬畝造林時,大尺度地塊不難找,好造林也易成活。在新一輪百萬畝造林工程中,頭一個挑戰就是找到恰當的增綠空間。

新一輪造林工程,和2017年起實施的「疏解整治促提升」專項行動聯動,為疏解後留下的空白「補綠」。2平方公里的溫榆河公園示範區,是利用疏整促騰退空間造林的典型。這裏原來是朝陽區孫河鄉,漫天揚沙的砂石場遍布,洗砂機、碎石機轟鳴。隨著砂石場的疏解,此前衍生的出租大院、廢品回收站、廢機油窩點一一清退。堆得像小山一樣高的砂石堆料和瓦礫清除後,大片的綠林在這片空地上紮下根來。

2020年秋,溫榆河公園示範區率先開園。巧妙利用采砂造成的凹坑地形,使之成為碧藍色的景觀湖,蘆葦蒼茫,水鳥翩躚。拆遷村莊留下的建築垃圾經過再利用,成為公園生態島嶼的濾料和道路透水磚。公園的濕地及水生植物將流經的清河、溫榆河河水過濾凈化為地表水四類標準,潔凈清澈地流向下游的城市副中心。公園中密林、疏林、灘涂、草地、水塘等不同生態環境,滿足了各種生物的生存需求。

6月21日,北京溫榆河公園,一個小女孩在湖邊湯鞦韆。  新京報記者 薛珺 攝

「示範區已經連續兩年被評為網紅公園」。在溫榆河公司建設板塊負責人欒鳴看來,溫榆河公園有美貌,也有「智慧」。在公園的監測點,感測器通過物聯網連接,敏銳地捕捉氣溫、空氣和水質信息,為環境改善提供支撐;遊客扎堆兒的點位,會形成熱力點的分布圖,園方相應地會增加清潔和安保力度,這些細節潛移默化,優化著遊客的遊園體驗。

溫榆河公園還探索了新時代造園的手法,將運營活動植入公園建設過程中。「一些自然課堂和朝陽區青少年教育基地在公園掛牌,我們舉辦了很多科普和休閑活動,公園一開園就充滿了生機和活力。」欒鳴說。

「首都園林綠化綠起來、美起來、活起來的背後是用起來。」王小平說,結合百萬畝造林建設的公園,考慮了市民休憩、健身、教育需求,推動健身步道、森林步道等建設,配套做好大眾健身、科普展示等服務設施,提升了市民的綠色獲得感。去年,超過4億人次的市民來到公園綠地,享受綠色福祉。

小動物的口糧、居所納入造林考量

進入6月,甜糯的杏兒熟得紅了臉,喜鵲躍上枝頭,啄食嘗鮮。新一輪百萬畝造林綠化建設,選擇植物有個十字口訣——「鄉土、長壽、抗逆、食源、美觀」,其中的食源植物,就是對野生動物的「特別優待」。

北京成為生物多樣性最豐富的世界級大都市,陸生野生動物將近600種,它們吃得香不香,住得好不好,都是造林需要考慮的問題。

6月21日,北京舊宮城市森林公園,幾隻鴨子在湖邊覓食。  新京報記者 薛珺 攝

在舊宮城市森林公園,柿樹、山楂、海棠結出鮮美的果實,四季晨昏,總能看到嘰嘰喳喳的鳥兒在林中取食。紫丁香、紫菀等蜜源植物散發著芬芳,招引蝴蝶、蜜蜂穿梭飛舞。大興區園林綠化局四級調研員任貴平說,為了留住村民「聽得見蛙聲、聞得見稻香」的鄉愁,這裏還種植了2畝水稻。

溫榆河公園示範區東園的望山閣南北兩側,有一片「原始林」,由於沒有設置景觀,鮮有遊人到訪。這處遠離喧囂的混交林是有意設置的緩衝區,天然的屏障將人類活動區域和自然留野區隔離開來,為的就是給小動物提供靜謐的棲息之所。

6月21日,北京舊宮城市森林公園,蜻蜓落在含苞待放的荷花上。  新京報記者 薛珺 攝

小巧的鳥類很難被發現和辨別,但去年和今年,體態優雅的「大個頭兒」白天鵝來到公園沁湖「安家」,被大家一眼認了出來。今年4月,溫榆河公園自然帶溫榆生態心緩衝區的空曠草地上,迎來了國家一級保護動物——大鴇。

野外環境複雜,氣候多變,有時動物也需要人類幫個小忙。溫榆河公園西園碼頭附近的保育區有幾處看似雜亂的人造灌木叢,它們叫做「本傑士堆」,是為刺蝟、野兔遮風擋雨所設的安樂窩。本傑士堆中心的土壤使薔薇等多刺、蔓生植物茁壯生長,外部的干樹枝、石頭可以供小動物在下面築巢,還能保護植物的根不被啃食。

6月21日,北京舊宮城市森林公園,小遊客在湖邊玩水槍。  新京報記者 薛珺 攝

「百萬畝造林營造林成片、水相連的完整綠色空間,提升生態系統質量和穩定性。」北京市園林綠化局生態保護修復處處長王金增說,新一輪百萬畝造林綠化建設中,營建了295處生物多樣性保育小區,491處小微濕地,2200處本傑士堆,設置了5027個人工鳥巢,1338處昆蟲旅館,配植了120萬余株食源、蜜源性植物。

把森林種進城市

從喧鬧的街道步入西城常樂坊城市森林,就好像進入一個樹影婆娑的世外桃源。這裏沒有成行成列、整齊劃一的方正樹林,也沒有硬邦邦的水泥馬路,映入眼帘的是由側柏、白蠟、銀杏等鄉土喬木組成的森林群落,腳下則是馬藺草遍生的紫色花海。一截平放的樹樁就是遊客天然的座椅,旁邊緊挨著的是樹枝、竹筒、瓦片等搭成的「昆蟲之家」。

注重大尺度森林建設,也注重高品質城市森林建設。新一輪百萬畝造林綠化工程從「植樹」向「營森林」轉變,把森林種進城市,讓生態走進生活。

「城市森林以高大喬木為主體,兼具生態服務功能和休閒遊憩功能。」北京市園林綠化局生態保護修復處副處長楊浩說,區別於強調美化的城市植物景觀,城市森林以林木蔥蘢、鳥語花香的近自然森林景觀為主,為市民提供親近森林、感受野趣的場所。

東城區和西城區,近年來大刀闊斧增綠。

作為鬧市中「擠」出來的森林,廣陽谷城市森林位於熙來攘往的菜市口地鐵站旁,有5個標準足球場那麼大。這裏的密生林遠離遊人活動區,有自然森林的「秘境感」,疏生林適合遊人徜徉漫步,散生林則以開敞草坪為主,沐浴陽光的遊人被深深淺淺的翠綠包裹其中。

位於北中軸與北二環交界處的安德城市森林公園。圖/IC photo

第一輪百萬畝造林把「量」提起來,新一輪百萬畝造林更注重森林與服務和城市空間的融合。東城新中街城市森林滿足了周邊居民休閑、健身需求,古樹年齡測定、碳匯知識、北京常見鳥類、公園特色樹種等科普內容同樣趣味盎然。

除了城市森林,新一輪百萬畝造林綠化工程將小微綠地、村莊公園等細碎空間加以利用,綠色空間融入居民生產空間、生活空間,拓展了「綠色」體量。5年來,東城區安德城市森林、CBD城市森林等56處城市森林緊緊伴隨著人們的生活、工作,讓大家推開窗就能看見森林,邁幾步就能進入「氧吧」。

超7萬人「綠崗」就業

氣溫高、雨水多的夏季,是雜草瘋長的季節。在延慶區的北京媯川康綠林場,曹明亮開啟了一年一度的「打草」工作。「躥高的蒿子和樹木搶營養,感官效果也不好。」

造林工程種下了片片森林後,並非任由其肆意生長,後期精細化的養護與管理要跟得上。春秋兩季,養護工人修剪枝條、補植補造、澆水施肥,終日忙碌。冬季,他們起早貪黑,則是為了防火。

曹明亮說,隨著樹木年齡的增長,會出現林分過密,林木殘冠、偏冠等問題。「樹冠密不透風,樹木長不起來,慢慢形成了枯枝,長不壯了。」養護工人對林分結構進行調整,通過疏伐改善林內通風透光條件。同時,在補植補造時,蒙古櫟、樟子松等鄉土樹種成為首選。

5月21日,一名園林工人在朝陽區望京SOHO綠地中澆水。侯宇 攝/IC photo

百萬畝造林工程帶動「綠崗」就業,造林綠化建設、平原生態林養護等重點林業建設管護項目共吸納就業7.59萬人,其中本地農民達6.57萬人。

8年前,曹明亮還在村裡務農、打零工,為了穩定收入和五險一金進入林場工作。如今,這位老綠化人已經成為新型集體林場副場長,收入超過4000元。「養護工人的薪資也能達到2000多元。」

市民對森林綠地心生嚮往,正在創造新的就業機會。八達嶺國家森林公園是國內首個森林療養基地,人們在此漫步、冥想,舒緩的風、腳下踩得吱吱作響的松枝,都能紓解來訪者的壓力。「除了康養,北京正在推動森林與教育、體育、音樂和美術的結合。」王小平說。

一隻兔子要能從通州跑到延慶

五年來,北京新增城市綠地3966公頃,相當於增加了6個奧林匹克森林公園的綠色空間,綠化隔離地區新增造林綠化85平方公里,築成了兩道厚實的綠色「城牆」。新一輪百萬畝工程打通了大運河、潮白河、永定河三條區域性河流生態廊道,為京津冀協同發展國家戰略貢獻力量。

目前,全市森林覆蓋率由2017年的43%提高到目前的44.6%,平原地區森林覆蓋率由27.8%提高到31%,形成了森林與城市、田園、鄉村、河流交錯鑲嵌的京華大地生態景觀。

高質量造林綠化,增強了森林、濕地生態系統的服務功能,全市森林服務價值年均新增58.05億元,森林碳匯量年均增加228.22萬噸,相當於能中和76萬輛私家車(約佔到全市私家車總量的16%)1年的碳排放量,為首都實現「雙碳」釋放了全新的綠色動能。

今後綠化造林的方向是什麼?王小平說,作為新時期的首都重大生態工程,新一輪百萬畝造林綠化建設圍繞城市總規確定的「一屏、三環、五河、九楔」市域綠色空間結構,實施留白增綠、規劃建綠、生態修復,用新造森林將原有的「生態孤島」融會貫通,形成互聯互通的大尺度森林生態系統。

未來,生態系統聯通將更加緊密。「舉個通俗的例子,我們要做到,讓一隻兔子能從通州跑到延慶去。」他表示。

4月22日,市民在北京永定河畔的綠色港灣園區內休閑賞花。趙雋 攝/IC photo

欒鳴說,溫榆河公園橫跨朝陽、順義、昌平三區,規劃面積達30平方公里,相當於6個奧森公園。僅一期規劃面積就有6.25平方公里,除了現有的2平方公里示範區,其他區域將於9月開園,今年年底,二期也將開工,預計2024年具備開園條件。他特意提到,未來溫榆河公園整體將整合清河營公園、朝來三期公園等舊有公園並新建公園,所有公園將由綠道和慢行系統串聯起來。

可以期待的是,除了一串串鑲嵌在環路的「綠項鏈」,未來一張翠意盎然的「綠網」將在北京舒展開來,給市民帶來連貫的、觸手可及的綠色。

專家:北京在短時間內補齊了生態資源總量缺點

「北京在短時間內補齊了生態資源總量缺點,這在全世界都是史無前例的。政府下決心拿出這麼多土地保障生態空間,這也是非常難得的。」國家林業和草原局城市森林研究中心常務副主任、中國林科院林業所首席專家王成,如此評價兩輪百萬畝造林的成效。

談及最初啟動第一輪百萬畝造林工程的背景,王成說,2012年,北京六環內平原的森林覆蓋率只有14.85%。從空中俯瞰,北京只有林帶、林網,沒有成片的森林。為了解決北京「有城無林」的情況,百萬畝造林工程正式啟動。第一輪百萬畝造林使北京平原地區的森林覆蓋率漲了十個百分點,達到了25%。

在世界城市的生態空間中,理想的平原森林覆蓋率在30%左右。於是,第二輪造林工程應運而生,如今,北京平原地區森林覆蓋率穩定在30%以上,平原地區萬畝以上綠色空間已達30處。「以往綠地東一塊兒西一塊兒,連接不上,現在綠廊形成網路,鳥類、昆蟲和小動物都有了棲息空間和遷徙通道。」

在王成看來,兩百萬畝造林的效益,將隨著樹木的生長緩慢釋放。「老百姓常在綠地休閑,身體健康了,減少了醫療成本的支出;森林緩解了熱島效應,減少了空調的使用,間接減排的意義更大;同時,森林本身也有固碳效應。」

新京報記者 張璐

編輯 陳靜 校對 李立軍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