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元菲律賓比索相繼迭創新低,亞洲貨幣保衛戰全面升級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  陳植  上海報導

在日元跌跌不休的衝擊下,越來越多亞洲貨幣驟然開啟大幅貶值征途。

截至6月23日18時,美元兌菲律賓比索匯率徘徊在54.66附近,盤中一度觸及54.7,這是菲律賓比索過去16年以來的最低點。

美元兌韓元匯率則徘徊在1304.01附近,盤中一度觸及1307.8,這也是韓元過去12年以來的最低值。

此外,美元兌泰銖則觸及35.5,正逐步逼近2016年以來創下的最高值36.64,這預示著泰銖離創下過去6年以來最低點「並不遙遠」。

一位華爾街對沖基金經理向記者透露,全球對沖基金突然加大對亞洲貨幣的沽空力度,主要受兩大因素影響,一是日本與東南亞國家屬於出口導向經濟體,日元下跌或令全球投機資本押注東南亞國家紛紛採取貨幣競爭貶值以維護自身出口競爭力;二是在美聯儲或持續加息75個基點的情況下,眾多亞洲國家沒有跟隨大幅加息,導致亞洲貨幣對美元的利差優勢大幅縮水,吸引眾多投機資本押注亞洲貨幣匯率持續貶值。

一位外匯經紀商告訴記者,全球對沖基金對沽空亞洲貨幣仍顯得相對克制,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是過去多年亞洲國家積累了龐大的外匯儲備,令他們投鼠忌器。

「但是,若美聯儲持續大幅加息導致美國股債資產大跌,拖累亞洲國家外匯儲備縮水,這些對沖基金就會抓住機會不遺餘力地發動沽空攻擊。」他指出。

瑞典北歐斯安銀行(SEB)亞洲策略主管Eugenia Victorino認為,亞洲國家的貨幣政策或影響亞洲貨幣能否成功抵禦這輪沽空潮,若前者未能跟隨美聯儲大幅加息,或令亞洲貨幣的減值壓力增加。

上述外匯經紀商表示,除此之外,全球投機資本與對沖基金還在密切關注隨著日本央行延續寬鬆貨幣政策「默許」日元大幅貶值,其他亞洲貨幣是否會出現競爭性貶值。

「現在投機資本最樂見的,是越來越多國家為了維護本國出口競爭力,紛紛默許貨幣競爭性貶值,這將令他們的沽空策略賺得盆滿缽滿。」他指出。但這無疑將導致亞太地區經濟劇烈波動與金融市場不穩定性加大,給眾多大型資管機構資產全球化配置構成新的不確定性。

韓元、菲律賓比索成沽空潮湧「試金石」

在上述華爾街對沖基金經理看來,日元跌跌不休令越來越多全球對沖基金將沽空狙擊目標轉向其他亞洲貨幣。其沽空邏輯也相對簡單——日本與東南亞國家均屬於外貿出口導向型經濟,一旦日元貶值令日本企業搶佔出口份額,可能會造成其他亞洲國家紛紛掀起貨幣競爭性貶值以維護自身出口份額。

這導致本周以來越來越多對沖基金將韓元、菲律賓比索作為新的沽空目標。

他認為,對沖基金與投機資本之所以選擇韓元與菲律賓比索,是因為他們發現相比美聯儲或持續加息75個基點,這兩個國家跟進加息幅度或僅有25個基點,導致兩國貨幣兌美元的利差優勢驟然收窄,更容易引發資本外流等風波。

此前,即將上任的菲律賓央行行長Felipe Medalla強調,菲律賓央行不太可能將基準利率上調幅度超過25個基點。

與此同時,韓國央行則延續加息25個基點,未見單次加息50個基點的跡象。

上述外匯經紀商透露,目前對沖基金與投機資本對韓元與菲律賓比索的沽空,更像是一種試探,因為他們想了解這些國家央行對干預匯市是否採取強硬態度,再決定下一步沽空步驟。

值得注意的是,Felipe Medalla表示菲律賓央行很可能不會通過更大幅度加息以遏制菲律賓比索貶值,某種程度令這些對沖基金與投機資本吃了「定心丸」。

在他看來,對沖基金與投機資本都在靜待大舉沽空亞洲貨幣的最佳時機,比如美聯儲在7月大幅加息75個基點但亞洲央行選擇「不跟進」,或日元兌美元匯率持續大跌並跌破145整數關口。

BDO Unibank Inc.首席市場策略師Jonathan Ravelas認為,若菲律賓央行沒有跟隨美聯儲大幅加息,菲律賓比索將很可能跌破歷史低點。

「到時對沖基金還可以通過炒作亞洲貨幣競爭性貶值,吸引更多跟風資金爭相買跌亞洲貨幣,實現沽空策略的收益最大化。」前述外匯經紀商直言。

貨幣競爭性貶值壓力「待解」

亞洲國家央行將如何應對來勢洶洶的貨幣沽空壓力,正受到全球金融市場的密切關注。

一位新興市場投資基金負責人向記者透露,鑒於全球經濟復甦放緩與國際貿易規模下降,以出口導向為主的亞洲國家央行未必會跟隨美聯儲大幅加息(此舉或導致本國經濟增速進一步減弱),更可能採取干預匯市行動穩定本國貨幣匯率。

「此外,不少海外對沖基金還在密切關注東南亞國家是否會重啟外匯管制措施以遏制資本外流風險。」他指出。但在美聯儲持續大幅加息令美元指數走高的情況下,這些舉措未必能有效遏制本國貨幣貶值壓力。

記者多方了解到,目前多數對沖基金更關注的,是東南亞國家是否為了獲取出口優勢而依然採取貨幣競爭性貶值策略。這背後,是個別國家或認為只要出口延續高景氣度,強大的外貿順差將有助於遏制本國貨幣匯率下跌,起到很好的穩匯率作用。

「但此舉將導致亞洲國家的匯率政策變得各自為戰,一旦某個國家貨幣匯率出現失控式大跌,就很容易出現連鎖反應,令全球投機資本更瘋狂地沽空其他亞洲國家匯率,最終重蹈97年亞洲經濟危機的景象。」這位新興市場投資基金負責人坦言。在這種情況下,亞洲國家更需要一致行動,通過集中各國匯市干預力量並協同加息幅度,共同抗擊海外投機資本的貨幣沽空策略。

他指出,相比一次性沽空所有亞洲出口型貨幣,全球投機資本更傾向採取各個擊破的策略,因此亞洲國家只有團結一致,才能擊破投機資本的沽空算盤。

(作者:陳植 編輯:包芳鳴)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