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銀資管董事羅迪:中國經濟步入新的上升周期,下半年看好中國股票

  南方財經全媒體記者 吳霜 上海報導

  Wind數據顯示,截至6月23日,今年以來,上證指數下跌8.59%,3月開始呈現波動下行的走勢,在四月下旬突破3000點,達到最低點,隨後開始攀升。

  放眼海外,納斯達克指數從年初15644.97的高位持續下跌到如今的11053.08,降幅達到了29.35%。

  從數據來看,美國步入經濟下行周期,而中國正在出現經濟宏觀環境的改善和復甦。在此背景下,中美經濟未來走勢如何?對資產配置有何影響?

  近日,瑞銀資產管理(上海)董事、資產配置基金經理羅迪在瑞銀資產管理2022下半年市場展望交流會上分享了他對上半年國內外宏觀經濟走勢的看法,並對分析了下半年的經濟發展重點。隨後,羅迪還與21世紀經濟報導分享了他對中美經濟周期錯位背景下資產配置的策略觀察。

  對於上半年的宏觀經濟走勢,羅迪認為,全球市場和中國市場處在兩個不同的經濟運行軌道之上,全球經濟下滑,市場交易可能會進一步衰退;而中國經濟則處於復甦之中,因而市場交易會逐步提升,中國經濟復甦對股市來講是利好的宏觀環境。

  同時,羅迪指出,發達經濟體的經濟放緩是無可爭辯的事實,但是不一定會步入衰退。發達經濟體的製造業、服務業各項經濟指標都在下滑,高通脹也會抬升企業的成本,加速央行對貨幣政策收緊的步伐。兩方面的作用之下經濟軟著陸的可能性比較低。但過去兩年美國、歐洲出台了大量的財政刺激,為私人部門、企業以及居民帶來大量財政盈餘,幫助他們更好地渡過經濟下滑周期,在某種程度上緩解或者消退經濟衰退的壓力。

  中國宏觀環境正在步入新的上升周期,但仍面臨多個挑戰,比如疫情的風險仍然長期存在。仍然會對居民的生活以及企業的運營帶來一定的影響。

  不可忽視的是,中國政策高度聚焦穩增長,4、5月份從經濟、財政政策各方面密集出台一系列穩增長措施,需要高度關注6、7月份經濟數據是否能夠驗證經濟復甦的態勢。中期來看,中國經濟基本上處在復甦階段,市場具有前瞻性,基本面的好轉會讓市場變得更加樂觀,因而繼續當前復甦交易的邏輯。

  《21世紀》:今年國內的宏觀經濟走勢對資產配置有什麼樣的影響?

  羅迪:上半年可以看作是兩個階段:第一個階段就是3月份之前,全國的宏觀經濟從去年底開始已經出現了明顯的政策轉向,從相對於收緊的主基調變成是穩增長。

  但是進入3月份之後,新出現的疫情基本上打破了復甦的路徑。對此,政策推出了更大力度的支撐。這對於經濟起到了一定的穩定作用,但還需要繼續觀察政策實施的力度,對於基建的投資,特別是房地產市場的信心,以及整體消費的提振。

  從資產配置來看,在疫情之前基本上是整個的資產慢慢轉向股票。這對股市帶來了很大的擾動,導致包括境內的股票、港股、中概股,都出現了比較大的回撤。6月份以來,上海、北京基本上全面恢復常態化,市場開始反彈,但不確定性會使市場的反彈相對較慢。

  此時,債券充分體現了資產的安全性。國債的利率處在近年來各個周期的低位,也就是說市場其實是有很多資金配置了國債利率債,對於信用債來說也是一樣,尤其是高等級信用債,目前這些債券的估值基本處於非常貴的區間。

  從配置的角度的話,到未來3-6個月時間,基本上還是比較看好股票。 

  《21世紀》:短期的經濟不確定性情況下,你預計未來的財政政策和貨幣政策是怎樣的走向? 

  羅迪:我認為財政和貨幣政策在未來應該還是維持「穩經濟、穩增長」的總基調,也就是說財政還是會維持擴張性的財政政策,而這個貨幣政策應該是相對寬鬆的環境,這樣不至於造成金融市場的流動性的短缺。比如說近期央行公佈了提升政策性銀行8000億的信貸額度。

  貨幣政策大幅的寬鬆是因為目前國際上的貨幣環境相對收緊,那麼中國如果能維持一個當前的水平不變,對於國際水平就已經是寬鬆了。從這個層面來說,如果說我們進一步的寬鬆,有可能對外匯資金有一定的壓力,所以在整個貨幣和財政的調整需要和整個宏觀形勢互相協調。

  《21世紀》:美股正處於下行周期,對於美股來說對資產配置有何影響,然後投資策略是否發生了轉變?

  羅迪:把全球資產放在一起來看,在中期層面,也就是一兩個季度之內,我們更看好中國的股票,不管是港股還是A股,對於美股來說,我們認為它整體來說還是處在下行區間。

  從去年的下半年到現在,標普500的估值已經出現了百分之三十幾的一個調整,但是標普500的盈利預期還是在進一步的上行。所以未來我們可能會看到,伴隨著美國經濟基本面進一步的下滑,標普500的盈利預期可能逐漸會見頂,甚至會出現一定程度的下滑,導致美股整個資產價格的下滑。

  而中國股票不管是估值,還是盈利,更多的是在上行的空間。

  對比來看,目前更看好的是中國股票。所以從資產配置這個角度,我們對於海外的股票類的資產現在處於低配的狀態。

  《21世紀》:近期大宗商品市場出現了一些下跌趨勢,尤其是油價也出現了回調,你認為大宗商品市場算已經見頂了嗎?

  羅迪:我覺得短期可能很難說見頂了,因為從供應和需求兩方面來看,總體來說全球的需求是有一個下行的走勢,美國經濟放緩對於全球的需求是一個很大的拖累。另外一方面,從供應的層面,不確定性仍然存在。

  石油,包括其他能源價格的變動更多是由地緣政治的不確定性導致的。從3月份到現在,油價的波動非常大,但它仍然是上行趨勢,由於國際地緣政治的不確定性,很難說它什麼時候能夠見頂。

  《21世紀》:目前國內的基建投資存在一些挑戰,特別是國家對於防範地方隱性債務風險的舉措還沒有放鬆,如何更好地引導社會資本,擴大對基建的投資,請問有哪些觀察?

  羅迪:今年一個比較大的挑戰是房地產的投資並沒有出現比較大的復甦,直接導致了土地購置費用並沒有出現比較明顯的反轉,這也是我們觀察中國經濟、房地產領域復甦一個比較重要的指標。

  為了彌補土地購置帶來的挑戰,年初的政府工作報告中對地方政府的專項債提出了比較高的預期,新增專項債的額度也比較高,和去年持平。另外近期央行也宣布對政策性銀行加大貸款額度。

  但是目前中國政府對基建的建設並不追求大水漫灌,更多是精準關注既能夠補缺點,又能夠創造比較好的社會收益的項目。既然基建是今年最大、最重要的一個抓手,在資金供給方面應該不會有明顯的挑戰。

  原標題:對話資管30人丨瑞銀資管董事羅迪:中國經濟步入新的上升周期,下半年看好中國股票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