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氣短」!多國重回煤炭發電!歐盟警告:不要向骯髒的化石燃料倒退

  俄烏衝突爆發以來,歐盟已經對俄施加了六輪制裁。但由於俄Rose是歐盟最大的天然氣供應國,對俄制裁引起的反噬讓歐盟國家處境艱難。面對「斷氣」危機,歐洲多國走起了「回頭路」,將目光轉向了此前一度計劃淘汰的煤炭發電。德國、義大利、奧地利和荷蘭已相繼表明,將增加燃煤發電產量。

  歐盟對此表示已「採取緊急措施」應對天然氣供應不足的威脅,並警告稱「不要向骯髒的化石燃料倒退」。

  歐洲多國重回煤炭發電

  當地時間6月20日,荷蘭政府表示,為應對能源危機,計劃取消燃煤發電廠的產量上限。荷蘭此前強制燃煤發電廠以最大發電量的35%運營,以限制二氧化碳的排放。此次宣布取消燃煤能源生產上限後,燃煤發電廠可以滿負荷運轉到2024年,可以節約大量天然氣。除荷蘭外,德國、義大利、奧地利等歐洲國家也正在尋找替代能源,並加大煤炭供應。

  德國政府19日發表聲明稱,出於供電壓力,德國此次將會讓封存的煤電產能重新入網。與此同時,義大利的燃煤電廠在過去幾個月一直在囤積煤炭。

  奧地利政府19日稱,將重啟奧地利南部一座已經被關閉的燃煤發電廠。奧地利是歐洲第二個完全淘汰煤炭發電的歐洲國家,如今這一決定讓奧地利重啟煤炭時代。

  歐盟減少碳排放承諾受挑戰

  當地時間20日,歐盟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接受《金融時報》採訪時表示,歐盟已採取「緊急措施」來應對俄Rose供應下降的威脅,包括節能措施和考慮哪些行業「優先」使用天然氣。

  實際上,為減少二氧化碳排放,歐洲多國已承諾早日淘汰煤炭能源。歐盟承諾到2030年將二氧化碳排放量減少至少55%。

  根據歐盟提供的信息,義大利承諾到2025年淘汰煤炭,荷蘭承諾到2030年、德國也承諾到2038年逐步淘汰煤炭能源。此番重返煤炭,顯然與此前承諾相矛盾。

歐洲環境組織成員葉利芙表示,為了讓歐盟盡其所能實現《巴黎協定》中溫度上升限制在1.5攝氏度的目標,最晚要在2030年淘汰煤炭,2035年淘汰天然氣。幾年前,這聽起來雄心勃勃,現在整個形勢發生了變化。我的意思是,現在這個想法行不通了,我們的步伐放緩了。

  歐盟警告:不要向骯髒的化石燃料倒退

  多國相繼宣布重新轉向煤炭發電引發多方擔憂。據半島電視台報導,來自非政府組織「氣候行動網路(Climate Action Network)」的馬卡洛夫(Neil Makaroff)表示,重新轉向化石能源是「一個糟糕的選擇」,將造成結構性後果。

「當前的風險是用一種依賴性取代另一種依賴性:進口哥倫比亞或澳大利亞的煤炭、美國或卡達的液化天然氣,以取代俄Rose的碳氫化合物燃料。」馬卡洛夫說道。碳市場觀察組織(Carbon Market Watch)同樣認為轉向煤炭「令人擔憂」,並表示希望這一轉向「儘可能是暫時的」。

馮德萊恩則警告各成員國不應在削減化石燃料使用的長期努力中走「回頭路」,而需繼續關注對可再生能源的大規模投資。「我們必須確保我們利用這場危機向前邁進,而不是向骯髒的化石燃料倒退。」馮德萊恩說,「二者間不過一線之隔,目前還無法確定我們是否會轉向正確的方向。」另外,她引用數據稱,與去年同期相比,歐洲2022年第一季度天然氣消費量下降了9%,工業界一直在減少天然氣的使用,部分原因在於天然氣價格已接近歷史最高紀錄。她補充說,假使消費者將供暖溫度調低2℃,就可以大幅減少天然氣的消耗。

與此同時,馮德萊恩強調了最近其對東地中海地區的訪問,歐盟希望位於該地區的以色列、塞普勒斯和埃及最終可以提供額外的液化天然氣。她還提到,挪威、亞塞拜然等國的生產商正在通過增加產量來為歐盟提供俄Rose天然氣的替代品。

FT刊文分析認為,俄烏衝突使得歐盟轉向可再生能源的計劃更具緊迫性。5月18日,歐盟正式公佈一項名為「REPowerEU」的能源計劃,該投資計劃總額約為3000億歐元(約合人民幣21270億元),旨在於未來幾年內減少對俄Rose能源的依賴,實現天然氣來源多樣化,並加快向清潔能源轉型。馮德萊恩表示,「REPowerEU」計劃將增加可再生能源投資並簡化相關條例,以便包括風電場在內的項目更快建成。

  汽油進入「10元時代」高油價將讓煤炭的角色重新被認識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天然氣之外,按照當前緊張的國際原油供需形勢和歷史經驗來看,油價仍將在不短的時間內保持高位運行。

石油是現代工業之母,是當今世界頭號能源。除了提煉成品油作為燃料廣泛使用,石油還是化工行業的基礎,為塑料、化肥、化妝品、藥品和紡織品等產品提供原料。可以說,石油已經滲透經濟生活的方方面面,其價格大幅波動勢必會給生活帶來影響。

「缺油少氣」是中國基本國情。中國石油對外依存度高達70%以上,且未來增產空間有限。要化解這一能源安全的關鍵掣肘,必須高度重視可再生能源發展。「十四五」時期是能源低碳轉型的關鍵期、攻堅期,要制定更加積極的新能源發展目標,大力推動新時代可再生能源大規模、高比例、高質量、市場化發展,著力提升新能源消納和存儲能力,積極構建以新能源為主體的新型電力系統,健全完善有利於全社會共同開發利用可再生能源的體制機制和政策體系,為構建清潔低碳、安全高效的能源體系提供堅強保障。並以清潔能源體係為基礎,引導產業向低能耗、高技術方向發展,逐步降低石油在產業經濟中的比重。

另外,高油價也將讓煤炭的角色重新被認識。有一個普遍觀點,煤炭燃燒是最主要的大氣污染來源之一,使用煤炭產生的二氧化碳排放比石油高30%,比天然氣高70%,被歐洲人稱為「惡魔的糞便」。但有意思的是,人類從木柴時代向煤炭時代轉型時,煤炭曾經被認為是一種清潔能源,因為相比木材的燃燒,煤炭帶來的污染更少。在當前技術條件下,煤炭已經被證明是一種可以被清潔利用的能源產品。高油價下,歐洲多個國家重啟煤炭發電以應對能源短缺。歐盟委員會表示,「一些現有煤炭產能的使用時間可能比最初預期的要長」。

煤炭是中國的主體能源,減煤速度過快、力度過大,將削弱煤炭對保障能源體系安全運轉的「托底保供」作用。在合理有序推動煤炭消費減量的同時,應推動煤電機組節能提效升級和清潔化利用、開展煤電機組供熱改造,並加快實施煤電機組靈活性改造。同時,適度推進以煤制油、煤制烯烴為代表的現代煤化工發展,逐步推動煤化工產品走向高端化、高值化。從某種意義上講,這也是對高油價的對沖。

  來源:中國經營報綜合自央視新聞客戶端、經濟日報、澎湃新聞等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