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度概念車衝出了元宇宙,在「汽車機器人」身上傳遞愛與熱情

當人們還在討論汽車智能化時,集度直接將話題拉到了新高度——機器人的汽車形態。

你可以說這是噱頭,比如可伸縮的激光雷達,一般車企將它描述為一項智能配置,而集度將它描述為「機器人化」。

只不過,一兩項配置要自圓其說其實很容易,但如何將整台車的設計細節都圍繞著這一理念以高契合度話術展開,就不那麼容易了——要麼是文案功底登峰造極,要麼就是它確實以這種獨特的主張在造車。

6月23日,集度舉辦了一場主題為「衝出元宇宙,打破次元壁」的沙龍。和6月8日概念車首次亮相的線上發佈會上不同,這次他們搬來了ROBO-01概念車的實車,回應了此前外界對於集度「動畫片造車」的質疑。

集度的產品設計理念是「機器人美學」,而「未來主義、機器人化、共情」則是這一理念下的具體呈現方式。

未來主義,指的是簡潔和科技感。對於當前時代而言,功能部件越少,功能集成度越高,就越有未來感和科技感,集度深諳此道。

比如全車沒有車門把手,那沒有門把手怎麼開門呢,集度的答案是車輛通過感知用戶靠近來開啟車門。

比如概念車上用後視攝像頭代替了外後視鏡,簡化車輛結構同時可降低風阻;比如它將快慢充介面集成為了一個插口,而不是其他電動車上的兩個,既增加了美感,又少了一筆開模費用。

再比如車輛後保險杠中間的指示燈集成了霧燈和剎車燈的多重作用,而不像傳統車上需要在左右兩邊各安裝一個燈組來實現。

用集度設計負責人吳凡(Frank Wu)的話來說,集度需要在某個既定的價格限制範圍內,儘可能將科技和功能以用戶最感受得到的方式呈現出來,簡單而言就是錢花在刀刃上。

高檔車中,車門打開時投射在地上的迎賓燈令人有賓至如歸的感覺,但它本身並沒有任何實用價值。而放在ROBO-01的身上,吳凡表示:「同樣的資金,與其開多個模具,而每個模具卻分攤到很低的成本,做出很爛的質感,不如將所有功能集成在一個模塊上,開一個模具,將質感做到上乘。」

這種「少即是多」理念下「摳」出來的資金並非轉化成了企業利潤,而是用作了進一步提升產品感官體驗的地方——例如貫穿式LED尾燈。這不是一條普通的LED尾燈,在計劃今年秋季亮相的量產版本上,它將成為業界「最薄」的LED燈帶,厚度僅為17毫米,而業內平均水平為22毫米。

同為LED燈帶,內部LED單元排列密度對燈光視覺效果的影響巨大,在ROBO-01概念車的量產版本中,其LED單元間隔為12毫米,而業內平均水平為19毫米。這造就了其燈光更優的均勻度和亮度。

說到燈光,ROBO-01車身外部的燈帶在司機駕駛時將呈現紅色,在開啟輔助駕駛時將呈現紫色,以告知其它道路使用者該車的運行狀態。為什麼不像理想L9等同行那樣採用淡藍色指示燈?吳凡的回答很簡單,因為更高級。

「每一種顏色代表了汽車的一個時代,」吳凡進一步解釋稱,「如果說燃油車時代是『土黃色』的,電動車時代是『綠色』和『藍色』的,那麼智能汽車時代應該是『紫色』的。它更有一種未來的賽博朋克感。」

可能在視覺衝擊力上,飛翼式的前門和向後打開的「自殺式」車門是這台車最亮眼的設計,但實際上,我之所以將它放在這麼後面才說,是因為這種設計除了對工程製造提出了挑戰之外,本身並非新鮮事物。不僅如此,拋開這個極致炫酷形態的設計究竟有多少用戶喜歡先不談,首先你需要至少有兩個車位才能觀賞它的完全開啟形態。

車輛內部,前方貫穿式大屏可實現多樣化的人機交互功能,可摺疊式方向盤則充分展現了「機器人汽車」的未來理念。但受限於概念車並非量產車,因此集度宣稱的這塊大屏能給人「極致的視覺感官和交互體驗」目前無法兌現。

雖然我們目前還無法看到量產車,但根據集度透露的信息,以下幾點是確定的:

車身B柱一定會有,這是法規的強制要求;擋風玻璃上方的兩個攝像頭在量產車中不再會凸起,改為隱藏式設計;升降式激光雷達的位置會從概念車上的「引擎蓋」位置上移走,至於放在哪還未知;可摺疊式方向盤是否保留「還不一定」。

至於量產車能否保留概念車90%的設計我們無法確切知曉,但可以確定的是,集度從造車之初就沒有打算造一台傳統意義上玩玩遊戲、唱唱K的智能汽車,而是一台直接面向高階自動駕駛時代背景下能夠與人類情感交流的生活夥伴。

現在,你或許可以理解ROBO-01車門框上刻著的那行「科技以人為本,唯愛與熱情不可辜負」的真正含義了。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