藥師幫:三年虧損超20億主業毛利率僅為5.2% 新規之下平台與自營或面臨「二選一」

  出品:新浪財經上市公司研究院

  作者:壹零

  互聯網醫療的上市熱潮遠未停息,但上市卻未必是深陷巨虧迷局之時的有效解藥。

  近日,互聯網醫藥賽道老牌玩家藥師幫向港交所遞交招股說明書,擬香 港主板上市。

  藥師幫成立於2015年,以互聯網平台業務起家,使註冊藥品賣家與買家可以通過平台進行交易,在一定程度上解決了中國院外醫藥市場供需不匹配的問題。與此同時,藥師幫也可以根據賣家在平台的銷售額向賣家抽取一定傭金。

  2019年,藥師幫開始發展自營業務,向上游藥企採購,經過倉儲、配送之後再向下游藥店及基層醫療機構銷售。此外,藥師幫還擁有光譜雲檢服務、24H無人藥櫃、用於運營和銷售的SaaS解決方案等創新業務。

  業務的開展及壯大離不開資本的鼎力相助。截止目前,藥師幫已完成6輪融資,融資金額累計近30億元,其中不乏復星醫藥、順為資本、老虎環球基金、百度、DCM中國等一眾投資機構。

  經歷了多輪融資之後,擺在眼前的似乎只有上市這條路可走。然而,透過招股書,我們卻發現,光鮮的百億營收體量背後,藥師幫仍難逃虧損魔咒,未來前景也並不明朗。

  上市之路,或許變成了當下不得已的選擇。一方面,虧損之下,藥師幫需要給投資人一個交代,為其提供資本退出的渠道;另一方面,當靠商業模式講故事已不再新鮮,自身造血能力存疑,同行也接連在資本市場跌倒後,藥師幫想要獲得更多的資金支持從而擴大規模,還需要二級市場投資者們的幫助。

  主業毛利率僅為5.2% 研發費用率不足1%或淪為「藥品經銷商」

  從B2B市場切入,通過整合碎片化的長尾市場,為基層藥店與基層醫療機構之間搭建了交易平台,解決了中國院外醫藥市場信息不對稱、供需不匹配的問題,受益於此,藥師幫不僅獲得了一級市場投資人熱捧與支持,也順利創造了百億體量的收入。

  根據招股書顯示,2019-2021年間,藥師幫實現的營業收入分別為32.5億元、60.65億元與100.94億元,年復合增長率為76.2%。然而,過百億的營業收入並沒有給藥師幫帶來實際的利潤,同一時期,藥師幫的年內虧損分別為10.46億元、5.72億元與5.02億元,三年的時間累計虧損超20億元。

  造成虧損的最直接原因是藥師幫的毛利率方面存在很大缺陷。根據招股書顯示,2019-2021年,藥師幫的綜合毛利率分別為7.0%、10.0%與9.1%。 

資料來源:招股書

  拆分不同業務來看,當前為藥師幫提供營業收入支柱的是在2019年開始發展的自營業務。2019-2021年間,自營業務的毛利率分別為1.3%、5.1%與5.2%,由於業務佔比過於龐大,顯著拖累了藥師幫的整體毛利率。

  根據招股書顯示,截至2021年12月31日,藥師幫的倉儲網路布局已經在全國18個城市累計建立了19個智能倉庫,類似於京東自營倉儲模式,對公司的建設與維護成本提出了很高的要求。

  而平台業務和其他創新業務的毛利率相比自營業務顯然更為可觀。2019-2021年,平台業務的毛利率幾乎均在80%以上,其他創新業務的毛利率則均在50%以上。

  然而,在這兩項高毛利率的業務中,藥師幫或許也未能探索出自身的優勢所在。除了依靠先發優勢與網路效應彌補了信息差異建立起買賣雙方交易的平台之外,藥師幫更像是一個大的藥品經銷商,將藥品及相關信息進行整合與銷售,但並非是技術創新企業。

  2019-2021年間,藥師幫的研發費用分別為2277.5萬元、2472.4萬元與5661.1萬元,與百億收入相比不值一提,三年來研發費用率均不足1%。

資料來源:招股書

  由此來看,藥師幫的主業自營業務在成本方面有著高額的壓力,還未見降低的趨勢,而其他業務方面也未能體現出自身的核心優勢與技術壁壘。靠商業模式講故事的時代已經過去,即將登陸投資者用腳投票的資本市場,藥師幫的盈利何時在望?

  互聯網巨頭在搶藥師幫客戶的蛋糕 新規出台或帶來一記重創

  互聯網醫藥賽道的諸多企業中,雖然商業模式與盈利方式有所不同,但終歸是在同一市場中競爭。

  當前,主流的互聯網醫藥主要分為B2B、B2C、O2O三種商業模式。其中B2B即為藥師幫所在賽道,搭建了藥企與基層藥店、醫療機構等B端客戶之間信息溝通、交易的橋樑。在這一模式中還有京東健康旗下的藥京采、武漢科技獨角獸小藥藥、由1號店剝離出來在納斯達克上市的1藥網等。

  而B2C的商業模式則更為消費者耳熟能詳,在這一賽道中有阿里健康、京東健康兩大互聯網巨頭坐陣;O2O模式的賽道參與者更多,不僅包括叮噹快藥、快方送藥等,更是有美團外賣、餓了嗎等外賣選手入局。

  值得注意的是,藥師幫專攻B端客戶,看似與更注重C端客戶的B2C、O2O賽道玩家不產生直接競爭。但實際上,藥師幫的百億收入,正是由幾十萬家大大小小的基層藥店、醫療機構所支撐起來的。而阿里健康、京東健康、叮噹快藥等玩家的入局,以更方便、低價的方式吸引消費者的購買,將會對基層藥店、醫療機構的業績造成直接的打擊。

  換句話說,其他領域的競爭對手是在搶藥師幫客戶的生意。如果客戶面臨步履維艱的情形,藥師幫還能高枕無憂嗎?

  此外,根據國家藥監局近日發佈的《中華人民共和國藥品管理法實施條例(修訂草案徵求意見稿)》,國家進一步明確了藥品網路交易市場的相關管理義務,在新增的第八十三條中明確規定:第三方平台提供者不得直接參與藥品網路銷售活動。

  雖然還未正式出台,但加強藥品網路交易監管已成趨勢,而這一監管力度即刻反映在資本市場中,醫藥電商巨頭股價大跌。

  而從藥師幫的自營業務與平台業務來看,自營業務為從上游藥企採購再向下游藥店銷售,平台業務為在平台上根據交易金額向賣家收取交易傭金。雖然與藥師幫直接聯繫的是藥企與藥店、醫療機構等,不涉及到C端消費者,但兩項業務同時存在的這一模式,或觸及到當前新規的紅線。

資料來源: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

  如果未來強監管下面臨「二選一」的局面,藥師幫是會放棄創造95%以上營收但是毛利只有區區5%的自營業務,還是忍痛割捨能夠實現80%毛利率但是業務佔比較低的平台業務呢?但不論如何,新規落地後,藥師幫將面對的,或許都將是一記重創。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