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軟索尼鏖戰遊戲「訂閱制」

  21世紀經濟報導 記者蔡姝越、實習生吳峰 上海報導

  微軟和索尼這兩大遊戲巨頭的戰場,由比拼主機硬體來到了加碼訂閱制服務。

  自索尼於3月正式官宣將推出新一代PlayStation Plus服務後,微軟也緊鑼密鼓地開始了對其訂閱制服務Xbox Game Pass的進一步升級計劃。從定價到遊戲陣容再到附加服務,兩者在訂閱制服務上的對標皆有跡可循。

  回看兩者的發展歷程,不難發現,微軟和索尼各自推出訂閱制都已有一定年頭,但兩者最終交匯,並形成如今的對峙局面,卻是歷史的必然。

  隨著PS Plus服務陸續在亞洲、歐美等地區正式上線,一場沒有硝煙,但卻很有可能改變全球遊戲產業格局的較量就此展開。

  針尖對麥芒

  歷經多輪預告後,索尼於2022年5月24日及6月2日分別在亞洲多個地區推出了新一代PlayStation Plus(以下簡稱「PS Plus」)訂閱制服務,並在6月14日正式上線美國地區。

  相較於此前版本,新一代PS Plus最為顯著的改變在於增加了區分化的會員服務。在可供會員遊玩的遊戲庫方面,「基礎版」訂閱延續了原版PS Plus提供的內容,「升級版」則增加了近400款PS4和PS5遊戲,「高級版」除了包含以上提及的內容,進一步增加了近 340 款遊戲,其中主要包括PlayStation主機歷史機型(如PS第一代至第三代、PSP等)中的遊戲。以上三類會員服務的定價分別為每月9.99、14.99及17.99美元。

(圖說:升級後的PS Plus服務。 圖源:PlayStation官網)

  花旗銀行分析師Kota Ezawa認為,索尼新推出PS Plus訂閱服務讓用戶可以遊玩700多款遊戲,這其實並不令人感到意外,但由於該服務推出後,索尼將正式在遊戲訂閱服務領域與微軟和任天堂展開競爭,因此花旗對索尼未來發展仍持積極看法。

  索尼對於PS Plus訂閱服務的加碼,也被視為與微軟Xbox Game Pass(以下簡稱「XGP」)的直接開戰。多款第一方及第三方大作的加入,加之大量經典遊戲的壓陣,再到兩者相似的定價,無一不是其意圖對標XGP的信號。

  此外,21記者注意到,在索尼升級後的訂閱制中,帶上了育碧這一員第三方「大將」助陣。PlayStation官網信息顯示,用戶在開通PS Plus服務的「升級版」和「高級版」後,即可獲得「育碧+Classics」的會員身份。這一附加福利,不免令人聯想到XGP訂閱服務開通後將自帶的「EA Play」會籍。

  而對於訂閱制,微軟方顯然不會鬆口。為對標索尼PS Plus高級版提供的「試玩服務」, 6月9日,微軟在「What『s Next for Gaming」媒體溝通會中公佈了一項名為「Project Moorcroft」的服務,將向XGP用戶提供遊戲試玩版本,並且參與的開發者還將獲得微軟方面額外提供的經濟支持。

  不久後的6月13日,微軟召開了旗下主機Xbox的遊戲發佈會。在發佈會中,微軟宣布,《星空》《空洞騎士:絲之歌》《我的世界:傳奇》等第一方新游都將在先發之日加入XGP。此外,《全面戰爭:三國》《FIFA 22》《永劫無間》等熱門遊戲也在近日被收入了XGP遊戲庫中。

  相較於微軟和索尼的互不相讓,另一遊戲巨頭任天堂在這場訂閱制大戰所走的路徑大不相同。從其提供的Nintendo Switch Online(以下簡稱「NSO」)這一訂閱制服務的規則來看,NSO主打聯網功能,其次是DLC(遊戲追加內容)免費下載以及部分經典遊戲的免費遊玩許可權。與微軟和索尼大量追加訂閱制中遊戲數量的做法不同,現階段的任天堂Switch中提供的第一方和第三方遊戲,並不會被直接收錄於NSO中,大多仍需通過一次性付費買斷的方式才可遊玩。

  PS Plus和XGP的前世今生

  回顧微軟和索尼各自的遊戲訂閱制發展歷程,不難發現,兩家所面臨的形勢在近幾年中發生了奇妙的翻轉。PS Plus的誕生比XGP早7年之久,但微軟對訂閱制的加碼卻領先於索尼。

  2013年,微軟旗下第八世代遊戲主機Xbox One正式發佈。同年,Xbox的品牌負責人也由Don Mattrick變更為Phil Spencer。後者在上任後,推翻了前者將Xbox定義為「娛樂中心」而非「遊戲機」的戰略。

  為了讓Xbox更好地承載微軟的遊戲業務,Phil Spencer參考了Netflix和Spotify等在線流媒體平台的訂閱模式,在2017年正式推出了XGP這一遊戲訂閱制服務。

  索尼對於訂閱制的布局則始於2010年。在PlayStation Network所提供網路服務的基礎上,索尼正式推出付費訂閱服務PS Plus,提供免費遊戲、獨家內容、商店折扣、提前試玩等權益。

  站在消費者的立場上,北京師範大學藝術與傳媒學院數字媒體系教師、「遊戲的人」檔案館館長劉夢霏在採訪過程中告訴21記者,她從2013年起便是索尼訂閱制服務的忠實用戶。「之前的PS Plus屬於非常輕量的訂閱制,但它足夠划算:一整年年費在兩三百元左右,它每個月贈送的兩款會員免費遊戲的價值便可回本。」她說。

  與索尼此前主打的「小而精」戰略截然不同的是,自XGP被正式推出後,其訂閱服務提供的遊戲數量就已超過100款,同時包含Xbox One和Xbox 360中的遊戲。在XGP推出一年後的2018年,微軟更是對其下了一劑猛藥——所有第一方遊戲在發售首日便可在XGP中進行遊玩。

  即便如此,索尼對於第一方遊戲的先發方式持有保留意見。索尼互動娛樂(SIE)首席執行官Jim Ryan在接受媒體採訪時從「利開發者」的角度去解釋,他認為,如果把第一方遊戲在發行首日就加入訂閱服務,索尼向工作室投資的力度或許將不能達到與過去相同的水平。「我們認為,這對第一方遊戲質量造成的連鎖反應並不是玩家想要看到的。」他說。

  但XGP越來越大的聲量,以及微軟手中握有的越來越多的第一方IP,或許是索尼無法再對訂閱製作壁上觀的原因之一。微軟公佈的2021年財報中數據顯示,在第三方遊戲、XGP和第一方遊戲推動下,Xbox內容和服務的收入增加了23億美元,同比增長了23%。同時,微軟目前已收購了黑曜石(Obsidian)、Zenimax Media(Bethesda 和 id Software的母公司)、動視暴雪等多家遊戲公司成為旗下的第一方內容提供商。

  CP和消費者會埋單嗎?

  遊戲平台中不斷加碼的訂閱制,又將對最直接的利益相關方,即內容提供者(CP)產生哪些影響?

  一名坐標深圳的資深玩家對平台是否能保障創作者權益提出了疑問。「畢竟訂閱制的推行,滿足了平台利益最大化。不過如果利益分配不均的話,訂閱制可能會讓遊戲開發者熱情下降,甚至降低遊戲內容的整體質量,具體就得看訂閱制怎麼給第三方開發者分成了。」他說。 

  就目前的公開信息來看,微軟索尼雙方在主機遊戲第三方分成這一問題上,皆默認採用了30%的抽成比例,即開發者可以獲得70%的收入分成。

  值得一提的是,2021年4月,為了吸引PC遊戲開發者入駐,Xbox Game Studios負責人Matt Booty曾宣布,微軟商店中PC遊戲的開發者收入分成比例將在8月1日從目前的70%提高至88%,微軟方僅抽成12%。兩家是否會為了推廣各自旗下遊戲訂閱制而在第三方分成上各出奇招,也是雙方比拼的一大看點。

  而多位專家學者則在採訪中不約而同地提到,在兩家就訂閱制進行博弈的背景下,內容提供者可以擁有更加良性的生存和發展空間。

  劉夢霏指出,平台在對訂閱制服務所提供的遊戲庫進行擴容時,勢必會對大量遊戲開發商拋出橄欖枝。換而言之,開發商也可以就此擺脫對某一家平台的依賴,同時也能與平台在收入分成問題上有更多的協商空間。「微軟和索尼在訂閱制上的較勁,實際上讓內容創作者有了多平台的議價權,這對創作者來說是好事。」她說。

  遊戲產業資深評論人張書樂認為,主機平台大力推行訂閱制對內容創作者而言,並不會造成顯著的影響。「遊戲平台都會定期或不定期地推出各種限時免費遊戲,一方面可以增加會員黏性,延長會員在平台上的遊戲時間;另一方面,此類遊戲往往是曾經爆款、但目前已過黃金期,也有部分遊戲是續作發售在即或已經面世,其作為前作爆款限時免費。」他認為,以上遊戲可借訂閱制的「東風」,再次獲得促銷和延長IP影響力的機會。

  但另一方面,消費者對於升級後的訂閱制是否將會買賬?

  在索尼升級了PS Plus的會員機制後,21記者發現,用戶在社交平台中對於索尼這一商業決策發表的觀點褒貶不一。有用戶指出,甘蔗沒有兩頭甜,若不能保證訂閱制的遊戲庫中一直更新高質量的遊戲,這一增值類服務便很難真正跑通。另一種觀點則認為,大環境下,不論是開發者還是消費者對於買斷制這一付費模式逐漸失去信心,遊戲訂閱製成為主流只是時間問題。

  劉夢霏認為,願意為遊戲訂閱制付費的主力群體仍會是新用戶。「訂閱制本質上攤薄了用戶體驗單款遊戲的成本,對於入門用戶來說較為友好。」

  但她進一步分析,在拉攏資深用戶方面,訂閱制不一定具有足夠吸引力。「開通訂閱制後,玩家能在遊戲庫中玩到的新遊戲或獨佔遊戲畢竟只佔較小的一部分。訂閱制提供的大多數遊戲,一方面幾乎在全平台中上線,另一方面也都發售已久。對於資深玩家來說,訂閱制並不是太划算。」她說。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