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雨露談結構性貨幣政策:兼具總量調節和結構性調節雙重功能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 邊萬莉 實習生韓文榕 北京報導

  這十 年來,人民銀行在完善貨幣政策傳導機制方面取得了哪些進展?如何理解結構性貨幣政策工具兼具總量調節和結構性調節雙重功能?6月23日,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陳雨露在「中國這十 年」系列主題新聞發佈會上表示,實踐證明,過去這一段時間以來,中國貨幣政策的傳導效率有了明顯提高。

  陳雨露從完善貨幣供應調控機制、構建結構性貨幣政策工具體系、健全利率的市場化形成、調控和傳導機制三方面詳細介紹中國人民銀行在完善貨幣政策傳導機制方面取得的進展:

  第一,貨幣供應調控機制更加完善。我們始終堅持要管好貨幣總閘門,同時保持流動性的合理充裕。M2以及社會融資規模的增速始終保持與名義GDP增速基本匹配,支持中國國民經濟運行持續實現了優化組合,也就是較高增長、較低通脹和較多就業的優化組合。

  第二,在過去十 年,我們逐漸構建起符合中國國情的結構性貨幣政策工具體系。重點是支持普惠金融、綠色發展、科技創新等國民經濟發展當中的重點領域和薄弱環節,這些結構性貨幣政策工具的出台,既有力支持了有效應對世紀疫情的衝擊,同時又積極貫徹了新發展理念,推動國民經濟實現高質量發展。

  第三,我們逐步健全了利率的市場化形成、調控和傳導機制。重點是對貸款市場報價利率(LPR)進行了改革,形成了一個新的傳導機制,也就是由市場利率和央行引導來影響LPR,然後再影響貸款利率。在存款方面,我們也建立了存款利率的市場化調整機制,也就是引導存款利率跟隨LPR和國債收益率的變化,以此來進一步推進存款利率市場化。

  值得一提的是,陳雨露對結構性貨幣政策工具做了詳細介紹。

  陳雨露指出,結構性貨幣政策工具是兼具總量調節和結構性調節雙重功能的。也就是說,通過結構性工具既能夠實現精準滴灌的政策效果,又能夠對總量調控作出貢獻。一方面,人民銀行在設計結構性政策工具的時候,堅持順勢而為,也就是按照目標一致性的原則,來建立激勵相容的機制,把央行資金和金融機構對特定領域和行業信貸投放挂鉤,調動金融機構的積極性,這樣一來,可以更加有效地促進信貸結構優化。另一方面,結構性貨幣政策工具也是具有基礎貨幣投放功能的,有助於保持銀行體系的流動性合理充裕,支持信貸的平穩增長。

  陳雨露表示,人民銀行在總量框架下運用結構性貨幣政策工具,會根據經濟發展不同時期、不同階段的重點需要「有進有退」,也就是說把結構性貨幣政策工具的數量和投放規模控制在一個合意的水平,與總量型的政策工具形成一個良好的配合。同時,市場也應該注意到,結構性貨幣政策工具的利率水平同市場利率水平之間相差通常不是很大,所以不會對市場化的利率體系造成太大的影響。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