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察|左翼領袖拉皮德堅守,以色列可否走出內塔尼亞胡循環?

「我已經不知道投票有什麼意義了。」6月22日,在看到議會再次解散的新聞後,以色列大學生戈德法布無奈地說道。

「選舉,投票,選舉,再投票……三年來大家都煩了。」曾經一度關心政治的戈德法布告訴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以前我都去投票,但這一次,我不知道會不會了。」

過去的三年裡,以色列經歷了一系列政治「雲霄飛車」。2019年4月至2021年3月,以色列兩年內舉行了四次議會選舉,但每一屆議會和政府最終都因派系間無法達成政治妥協而不歡而散。而在現政府上任僅一年後,「表面的和平」再次被打破,以色列將在今年迎來兩年內的第五次議會選舉。

由於延長授予約旦河西岸以色列定居者特殊法律地位的法案遭反對派議員「阻擊」而被否決,6月20日,以色列總理貝內特與副總理兼外長拉皮德發表了一份聯合聲明,稱以色列執政聯盟將提交解散議會法案。6月22日,以色列議會首輪投票以壓倒性多數通過了該法案。

若經三輪復投通過,議會將解散,拉皮德將接替貝內特擔任看守政府總理,直到舉行下一次選舉。以色列法律規定,從議會解散到舉行新選舉至少需間隔90天。以色列媒體報導稱,選舉將定於今年10月25日或11月1日舉行,但具體日期需在以色列中央選舉委員會協商後正式確定。

「BiBi」重回聚光燈下

在選民疲憊、執政聯盟成員沮喪的時刻,至少有一個人對現在的新局面感到欣喜若狂。現年72歲卻永不疲憊的以色列政壇老將內塔尼亞胡去年以微弱劣勢被貝內特與拉皮德的右翼和中左翼聯盟趕下了台,現在的亂局給了他復仇的機遇。

「我們已經為選舉做好了準備,我們非常確定自己有能力贏得選舉。」內塔尼亞胡22日對以色列《國土報》興奮地說道。作為以色列反對黨及最大右翼政黨利庫德集團的領導人,自1996年首次擔任總理算起,內塔尼亞胡已經主導了以色列政治25年,其中15年在擔任總理。以色列在世的最著名政客「BiBi」(以色列人為內塔尼亞胡取的外號),現在又回到了聚光燈下。

內塔尼亞胡的狂熱支持者認為他是唯一有能力領導以色列的政治家,內塔尼亞胡常常利用這種「救世主」的形象,站在兩極分化的極端立場,將對手打上「國家敵人」的標籤。然而,仍在接受腐敗案審判的內塔尼亞胡並不受戈德法布這樣的年輕人歡迎,他們指責其削弱司法獨立、鼓吹右翼極端主義,並且犧牲阿拉伯公民的利益來凸顯以色列的「猶太身份」,侵蝕了國家的民主基礎。

現任政府成員當中已經有右翼成員宣布計劃阻止內塔尼亞胡重新掌權。「現在的選舉是一個人的陰謀、謊言和破壞的結果,他的名字是內塔尼亞胡。」「以色列是我們的家園」黨領袖、財政部長阿維戈多·利伯曼在社交平台上寫道。「新希望」黨領袖、司法部長吉迪恩·薩爾也表示,「即將進行選舉的目標很明確:防止內塔尼亞胡重新掌權並為了個人利益奴役國家。」

不過,反對內塔尼亞胡的右翼目前也進退兩難。此前,懷著阻擊內塔尼亞胡的共同目標,貝內特等右翼領導人破天荒地與中左翼及阿拉伯政黨達成組建執政聯盟的協議,這也為如今執政聯盟破裂埋下了伏筆。

以色列最新的民意調查顯示,內塔尼亞胡及其合作者的陣營依然無法在下一次選舉中獲得壓倒多數的61個議席。但「聯合阿拉伯名單黨」(「拉姆黨」)及左翼執政聯盟成員擔憂,內塔尼亞胡也可能在解散本屆議會所需的三次投票完成前,就完成組建一個右翼政黨。

觀察人士認為,右翼可能會傾向於彼此聯合,而不是進入新的選舉周期。無論是執政聯盟成員還是反對派,議會的右翼成員在120個議席的議會中已經佔了80個席位。若內塔尼亞胡說服更多右翼成員與利庫德集團結盟,就足以組建一個以色列史上最右的政府。

即便是身背腐敗審判,內塔尼亞胡仍然擁有大批擁躉,這令旁人感到不解。事實上,在以色列目前恐怕找不出比「BiBi」更有手腕和經驗的政客。1996年,他成為以色列歷史上最年輕的總理,現在則是以色列任職時間最長的總理。戈德法布認為,雖然年輕人一直在呼籲,但是以色列目前尚未出現一個足夠有實力的年輕領導人。

《國土報》刊文分析稱,內塔尼亞胡在任上與四個阿拉伯國家達成了正常化協議,以色列與阿拉伯世界的關係也得到了改善,在新冠疫情暴發之前,經歷了十 年的連續經濟增長。眼下內塔尼亞胡可能不再是「以色列國王」,但對於很多人來說,他依然是「流亡的國王」。

拉皮德接過決鬥重擔

曾是內塔尼亞胡盟友的貝內特卸任後可能不會再參加下一次選舉,與內塔尼亞胡決鬥的重擔落在了拉皮德身上。從去年選舉結束以來,拉皮德已經奠定了自己作為以色列中左翼領導人的地位,記者出身的他在競選活動中將自己打造成世俗、自由、政治溫和陣營的領銜者,內塔尼亞胡則是所有這些價值的對立面。

與內塔尼亞胡一樣,58歲的拉皮德也在打身份政治牌,他並沒有提出具體的政治議程,而是將他與內塔尼亞胡之間的對決指向不同身份和不同價值之間的對決。預計在下一次選舉中,拉皮德依然會打出「除內塔尼亞胡之外,誰都行」的口號,他的陣營依然會包括「新希望」、「以色列是我們的家園」等不願與內塔尼亞胡及極右翼妥協的中右翼政黨。

「新希望」及「以色列是我們的家園」還在最近的關鍵時刻試圖讓以色列議會通過他們提出阻止內塔尼亞胡組建政府的「被告法」。雖然該法案現在通過的可能性非常小,但這種嘗試將會成為拉皮德陣營未來競選活動中宣傳的亮點。

不過,即便是拉皮德再次贏得選舉,他依然面臨著和現在同樣的困境,他必須與其他小黨再次談判結成聯盟,最終可能依然會陷入左右意識形態無法調和的循環矛盾。

在以色列建國74年的歷史中,從來沒有一個政黨可在議會中贏得絕對多數席位。因此,每一次大選拔得頭籌的政黨必須與其他黨派結成聯盟,才能湊成至少61個席位的絕對多數。這也為小型政黨賦予了權力,幾乎每次選舉後,都會出現一個乃至多個「造王者」,勝者必須與這些黨派談判才能組閣。若未能談攏,就會像2019年4月和9月的兩次選舉那樣,重複進行下一次選舉。

「我們的議員被選舉他們的選舉制度所禁錮。他們無法將自己——以及我們,與他們一起從牢籠里解救出來,或者更準確地說,從這個體系創造的瘋人院中解救出來。它是當前政治危機的結構性根源,而不是目前加劇危機的那些問題。」以色列歷史學家阿維·巴雷利近日撰文指出。

巴雷利表示,打出「內塔尼亞胡以外的任何人」的口號只會使危機惡化,因為它本身並不是不穩定的原因,原因是以色列的比例代表制。「這個系統在世界其他地區是罕見的,它註定組建出一個脆弱的政府。它依賴於大型政黨的存在來組成聯盟,但即便是大型政党進入政府,政府也依然很難走完四年任期。」

在以色列,只有利庫德集團一個政黨可以被視作大型政黨,但與其他有類似以色列選舉制度的國家的政黨相比,利庫德集團充其量只是一個中等規模的政黨。近三年來的政治危機因內塔尼亞胡而起,但在那之前,幾乎每一屆以色列政府都不穩定,缺乏凝聚力。

「我們需要改變我們的選舉制度,不能通過提高選舉門檻或者制定法律來限制議員的自由裁量權。」巴雷利認為,更好的制度是效仿類似英國使用的地區多數代表制,即為獲勝政黨提供足夠席位,以便在議會中擁有執政多數席位。這種方式可以創建出兩個自然執政黨和一個更加有凝聚力的政府。

頭疼的拜登

內塔尼亞胡擔任總理時,曾抨擊拉皮德「沒有真正領導能力和經驗」。相比之下,內塔尼亞胡自稱「國際政治家」和以色列的「安全先生」。但現在,隨著拉皮德即將成為看守總理入主Bell福街(以色列總理官邸所在地),兩人的角色將被顛倒。特別是,拉皮德作為總理將迎接7月來訪的美國總統拜登。

以色列政局生變後,美國保持謹慎觀望,避免公開干預以色列內政。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回應稱,以色列目前的政局不影響拜登訪問以色列的計劃,美國仍將給予以色列強有力的支持。

美國國務院發言人普萊斯還告訴記者,「美以關係的強度並不取決於誰坐在橢圓形辦公室(美國總統辦公地),也不取決於誰坐在以色列總理的位置上。」

內塔尼亞胡團隊也正在運作,希望7月可作為反對派領導人與拜登會面。與反對派會面對於美國總統來說並不罕見。但無論如何,與拜登的合影,將會成為拉皮德的競選加分項。

除非出現一些不可預見的危機,否則美以關係不太可能成為拜登7月中東之行的核心焦點。但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一篇報告指出,以色列人非常關注領導人與盟友保持關係的能力,若拜登此訪可為以色列與沙特正常化,或者是促成以沙的部長級會晤,這些都會成為拉皮德可圈可點的成績。

以色列進入了和前兩年一樣的「內塔尼亞胡循環」,第五次選舉依然將取決於是否有足夠多的民眾希望「BiBi」回歸。但對於拜登來說,內塔尼亞胡的回歸只會讓他更頭疼,狡猾的內塔尼亞胡可能會再次利用美國推行更強硬的右翼政策。

「共和黨已經將自己定義為以色列的首席夥伴,內塔尼亞胡已經知道如何玩這個遊戲。他可能還會得到意想不到的幫助。」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的報告寫道,「因為沙特王儲穆罕默德也在白宮尋找一張更友好的面孔,與內塔尼亞胡一樣,他認為,與(美國前總統)川普在一起會比拜登更好。」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