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共和黨中期選舉將掀起「紅色浪潮」?或許還差「一口氣」

  澎湃新聞特約撰稿 唐慧雲

  近期,綜合美國各民意調查數據顯示,共和黨將在2022年11月的中期選舉中處於領先地位。據民主黨的一個選舉組織——「美國優先」(Priorities USA)6月初開展的民意調查顯示,在搖擺州「可勸說的選民」(Persuadable voters)中,共和黨的支持率超越民主黨,搖擺州44%的「可勸說選民」和在11月可能不參加投票的選民支持共和黨,民主黨在以上中間選民中支持率只有41%。而NPR、PBS、Marist在四月底聯合開展的全國民意調查顯示,共和黨的支持率為47%,民主黨支持率只有44%。鑒於以上民調結果,美國《政客》雜誌預測,11月的國會中期選舉,共和黨將掀起紅色浪潮,並控制參眾兩院。

  共和黨到底能否在11月的中期選舉中掀起紅色浪潮?誠然,共和黨的經濟議題和反拜登的選舉戰略比民主黨更吸引選民,但最終要掀起紅色浪潮並獲勝,贏得郊區選民支持則是重要挑戰。

  被經濟議題吸引的少數族裔

  在如何利用經濟議題贏得更多選民支持方面,共和黨一直擁有成功的經驗。2020年總統大選中,川普在少數族裔中的支持率,尤其是在拉美裔選民中支持率上升,得益於川普對經濟議題的運用。在高通貨膨脹是美國國內主要問題的當下,經濟問題尤為重要。

  根據ABC News/Ipsos poll 6月3-4日在全國開展的民意調查顯示,83%的選民認為經濟問題極其或者非常重要。在此背景下,共和黨重視經濟的選舉戰略無疑有助於贏得更多選民支持,其中包含了大量拉美裔選民。雖然拉美裔選民支持民主黨是主流態勢,但是2020年大選以來,民主黨卻面臨拉美裔選民流失。

  拉美裔選民支持共和黨,一部分是因為政治和外交原因,如古巴移民一貫支持共和黨,另一部分是因為共和黨的經濟政策,如川普在2020年大選中的經濟政策吸引了大量中南美洲難民。從民主黨流出的拉美裔選民主要基於經濟原因選擇支持共和黨。

  在2022年國會中期選舉中,拉美裔選民日益關注的是通貨膨脹、高油價、社會犯罪以及其他經濟問題。雖然高通脹問題是選民普遍關注的問題,但是對拉美裔選民尤為重要。因為拉美裔選民的家庭收入中位數較低,承受通脹的經濟壓力更大。不少拉美裔選民不滿意拜登政府振興美國經濟的表現,從而選擇支持共和黨。

  根據 NPR/PBS NewsHour/Marist poll 4月底在全國開展的民意調查顯示,僅有33%的拉美裔選民支持拜登處理經濟問題的表現,卻有60%的拉美裔選民不支持。此次民意調查還顯示,如果選舉立即舉行,52%的拉美裔選民支持共和黨,只有39%的拉美裔選民支持民主黨。拉美裔選民的投票傾向將對某些拉美裔選民較多的選區產生重要影響,諸如內華達州、亞利桑那納州、加州的中部峽谷地區等。

  無獨有偶,基於同樣原因,越來越多的非洲裔選民選擇支持共和黨。 同樣根據NPR/PBS NewsHour/Marist poll民意調查顯示,非洲裔對民主黨的支持率從2021年11月的56%下降到2022年3月的35%;而他們在同一時期內對共和黨的支持率則從12%上升到了27%。

  越來越多中間選民倒向共和黨

  在當前美國政治高度極化背景下,兩黨基本盤基礎處於固定態勢,如民主黨選民以少數族裔和年輕人為主;共和黨選民則以白人和老年人居多。為此,兩黨競選關鍵在於爭奪中間選民。在2022年11月國會中期選舉中,越來越多中間選民選擇支持共和黨,為共和黨在11月掀起紅色浪潮創造了有利條件。

  中間選民之所以傾向支持共和黨,與拜登糟糕的執政成績密切相關。拜登執政第一年並無亮眼業績,尤其是邊境危機問題上,顯示出拜登執政能力不足,不少中間選民表現出對拜登的失望情緒。根據美國民意調查公司John Zogby Strategies在2021年12月開展的全國民調數據顯示,45%的中間選民希望共和黨控制國會,僅有27%的中間選民支持民主黨控制國會,另有28%的中間選民則尚未決定支持哪個政黨。

  支持共和黨的中間選民認為拜登第一年在應對阿富汗撤兵後的混亂、新冠病毒新毒株、通貨膨脹問題上表現糟糕,進而對民主黨的執政能力極其失望。拜登的支持率也因此一直處於下滑態勢,據 NPR/PBS NewsHour/Marist poll的調查顯示,拜登支持率從2022年3月的47%下降到4月底的41%,反對率卻從50%上升到51%,反對率上升說明民主黨中間選民流失,其中一部分轉向支持共和黨。

  據美國蓋洛普研究顯示,拜登之前的6名總統,如果執政前期的支持率低於50%,其所在政黨在國會中期選舉中會丟失眾議院大量席位,即使川普在2018年4-11月期間支持率有所提升,但是在當年11月國會中期選舉中,共和黨仍然失去了對眾議院的掌控。因此,目前拜登較低的支持率所產生的溢出效應對民主黨候選人相當不利。

  贏得郊區選民的支持是共和黨的挑戰

  相比民主黨,共和黨在郊區選民中的支持率並不佔優勢。過去,郊區選民以白人為主,但是隨著少數族裔群體和年輕人湧向郊區,郊區選民結構發生了變化。以George亞州的亞特蘭大城市郊區的格威內特縣為例,1990年郊區白人人口為90%,但是2017年只有39%的白人,未來10年該縣白人人口可能會下降到29%。

  與白人選民減少相對應的是少數族裔和年輕選民的增加,而少數族裔和年輕選民多支持民主黨,民主黨在郊區選民中的支持率中佔據優勢。2018年國會中期選舉和2020年總統大選,民主黨的勝利均得益於郊區選民的支持。2018年國會中期選舉,民主黨掀起所謂的「藍色浪潮」主要是指在郊區獲得勝利。

  2020年總統大選中,郊區選民對拜登贏得George亞州發揮非常重要作用,拜登獲得該州55%郊區選民的支持,川普的支持率只有43%。川普在George亞州的失敗是共和黨在1992年以來在該州遭遇的首次失利,這一結果讓共和黨政界人士,包括該州的前任參議員都倍感震驚。

  2020年大選後,共和黨為贏回郊區選民支持進行了反思,共和黨選舉戰略家提出的方案是通過承擔「財政責任」的選舉戰略贏得郊區選民支持,即在選舉中更加關注選民的「黃油和麵包」問題。在一定程度而言,共和黨這種重視發揮比較優勢的選舉戰略可以獲得郊區經濟收入較低的少數族裔群體支持,但對郊區擁有大學學歷的年輕選民而言,要發揮同等作用,則充滿困難。

  郊區高學歷年輕選民更加關注墮胎和槍支管控問題,他們支持墮胎和槍支管控,而共和黨反對墮胎、支持擁槍。因此,墮胎和控槍問題成為共和黨候選人在面臨郊區高學歷年輕選民時的敏感問題。

  為此,得克薩斯州共和黨的選舉顧問約翰·湯姆斯建議,共和黨應該就經濟、住房、通貨膨脹、汽油、食物短缺等問題與民主黨開展辯論,這樣就能打敗民主黨。共和黨候選人目前採取的主要策略是盡量不談或少談墮胎和槍控問題,而是利用經濟議題吸引郊區選民。對擁有大學學歷的郊區年輕選民而言,任何二選一的選擇都是兩難,不同的郊區選區年輕選民的個人情況也有差異。或許對共和黨而言,郊區的年輕選民在11月的選舉中不參加投票,是最好的結果。

  (唐慧雲,上海社會科學院國際問題研究所副研究員)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