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社:近90萬人報考社工職業資格考試,背後原因是什麼?

2022年全國社會工作者職業資格考試於6月18日、19日舉行。今年約89萬人報考,再創歷史新高。

社工是社會工作者的簡稱,並非「社區工作者」,其工作內容涵蓋社會生活的方方面面:從脫貧攻堅到鄉村振興,從社會救助到兒童保護,從社區矯正到禁毒戒毒,從災後服務到疫情防控。社工是基層社會治理的重要參與者。

近年來,社工職業資格考試報考人數逐年大幅遞增。報考受歡迎背後的原因是什麼?社工工作前景如何?

報考人日益增多

董雅妮從福建醫科大學社會工作專業畢業後,進入福州市幕派戒毒社會工作服務中心工作。她注意到,近兩年參加社工職業資格考試的人日益增多。

「身邊的社工專業畢業生如果繼續從事這一行業,一般都會選擇考證。」她說,「考證熱從側面反映出,社工行業正得到社會更多認可,越來越多人開始了解這個行業。」

社會工作者職業水平評價分為助理社會工作師、社會工作師和高級社會工作師三個級別。考證有一定門檻,如對於助理社會工作師,社會工作專業本科應屆畢業生可以報考;取得其他專業本科及以上學歷的,從事社會工作滿2年可以報考;取得其他專業大專學歷的,從事社會工作滿4年可以報考。

據統計,2019年以來,社工職業資格考試報名人數逐年大幅遞增,每年增加10餘萬人;考生涵蓋社區工作者、社會組織從業人員、企事業單位工作人員、高校社會工作專業應屆畢業生等。

據中國社會工作學會秘書長鄒學銀介紹,今年大約89萬人報考,再創歷史新高。

近年來的社工考試熱具體表現為,其他專業人才報考人數越來越多,民政系統以外的人報考人數越來越多,社會組織從業人員報考人數越來越多,基層社區工作者報考人數越來越多。

鄒學銀介紹,社工職業資格考試通過率各年不盡相同,以助理社會工作師為例,據統計,近五年平均通過率為22%。

為何升溫?

社會治理對專業社會工作者的需求持續增多,是社工職業資格考試熱不斷升溫的重要原因。

鄒學銀說,隨著社會治理精細化水平的提升,社會工作職業分工也不斷細化,社區、養老、醫療、禁毒、司法、教育等各領域社會工作就業需求越來越大。如民政部發佈的一份文件就提出,2022年底前,培養培訓10萬名專兼職老年社會工作者。

「當前專業社工人才數量還遠遠不能滿足社會需求,各領域的人才缺口都很大,養老服務、司法、醫療等領域尤其如此。」廣西壯族自治區民政廳慈善事業促進和社會工作處處長蒙昭平說。

一些地方制定了社工專業人才獎勵措施,對從事社會工作滿一定年限並考取社工職業資格證書的人員給予相應補貼或一次性獎勵,鼓勵提升專業化水平。在蒙昭平看來,這也是專業化服務力量進入基層治理框架的需要。

曾當選「中國最美社工」的福州市信任社會工作服務中心主任張潔從2008年開始從事社會工作。「剛開始從事社會工作時,社會認可度較低;如果有社工證在手,更易取得信任。」

董雅妮介紹,部分社區工作者、鄉鎮和村務工作者考證是出於工作需要。一些政府購買服務對社工機構持證率有一定要求。同時,社工招考競爭壓力相對較小,工作環境較為穩定,工作時間相對固定,對不少人來說也是一個不錯的就業選擇。

在社會工作服務機構中,社會工作者也有從一線社工到督導、機構管理者的進階渠道。

「社會工作者解決的是困境群體的問題,通過幫他們對接和爭取資源,能夠讓他們的困境被看到,讓社會變得更加公平,我覺得這是一份有職業價值感的工作。」2018年開始做駐村社工的黃承艷說,因為自己在人生的某個階段「被人點亮」,所以也想去「點亮別人」。

「社工主要是服務工作,要有奉獻、犧牲精神,對從業者有較高的倫理和價值觀要求。」福州大學社會學系主任甘滿堂說。

前景如何?

「發展潛力很大。」鄒學銀介紹稱,按相關測算,中國需要200萬至300萬名社工,而目前中國有163萬名社會工作專業人才;截至目前,取得社工職業資格證書的有73.7萬人。

甘滿堂認為,現在是社工發展的良好時期。一方面,伴隨城市化、老齡化而來的農民工、社區治理、養老等問題凸顯,對社工人才的需求不斷增長;另一方面,政府也在推動社工普及,購買服務力度加大,社工機構數量增加較快。

鄒學銀表示,社工的職業發展空間和制度環境將越來越好。近年來,民政部大力推進鄉鎮(街道)社工站建設,到「十四五」末預計可增加十萬余個社會工作崗位,大大拓展就業空間。

《上海市社會工作人才隊伍建設「十四五」規劃》提出,到2025年上海市社會工作人才總量達到20萬人,持有社會工作者職業水平相關證書人數達到4.5萬人,街鎮社工站覆蓋率100%。

中國人民大學社會工作與社會政策系教授張會平表示,在一些人印象中,社會工作誰都能做,門檻較低。其實,社工的專業性很強,需要具有較強的溝通能力,具備法律、心理學等相關專業知識,還要深耕基層,能準確把握群眾需求並及時解決群眾難題。

一些基層行政人員反映,現在社工站全面推開,但由於薪酬待遇偏低,人才流失嚴重,不少地方面臨專業人才不願去、社工站招不到人的困境。由於缺乏專業人才,一些社會組織在政府購買公共服務的項目中也遭遇流標,或在中標後被迫中止項目。  

值得期待的是,各級政府針對社工人才的薪酬待遇已出台多項政策文件。一些地方對政府購買項目作出細化規定,保障社會服務項目的專業性和社工薪酬待遇的穩定性。

張會平建議,社工機構要進一步提升服務能力,重視社工專業人才成長,構建專業化、職業化和充滿生機的社工隊伍。

鄒學銀說,社工人才發展的頂層設計體系不斷完善,目前正在探索出台有關立法文件。在人才培養方面,高校要注重從通用型人才培養走向分領域、分人群的專精人才培養;社工職業資格考試要更體現專業性,對專業知識與實務能力的考查並重。對在職社會工作者,也要大力開展繼續教育和專業培訓,不斷提升專業服務水平。

「社會工作者要做好迎難而上的準備。」張會平說,面對基層社會治理挑戰,社會工作者只有真正喜歡並願意為有困難的人服務和發聲,才能贏得社會認可。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