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社論:構建數據基礎制度,讓數據造福於民

  【社論】構建數據基礎制度,讓數據造福於民

  6月22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第二十六次會議審議通過《關於構建數據基礎制度更好發揮數據要素作用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會議強調,數據基礎制度建設事關國家發展和安全大局,要統籌推進數據產權、流通交易、收益分配、安全治理,加快構建數據基礎制度體系。

  當今社會,數據作為新型生產要素,是數字化、網路化、智能化的基礎,已快速融入生產、分配、流通、消費和社會服務管理等各個環節,深刻改變著生產方式、生活方式和社會治理方式。《意見》的通過,再次凸顯了數據在國家和社會治理中的重要意義。

  數據這個詞,看上去抽象、高冷,其實和我們每個人息息相關。信息時代,數據如同水電煤一樣重要,「誰掌握了數據,誰就掌握了未來」。

  今天人類的日常生活,可以說一半在車水馬龍的現實空間,一半在數據穿梭的虛擬空間。我們每天都在創造數據、使用數據,註冊一個帳號、登記一個信息、網購一件商品、發送一段影片等,由代碼構成的數據就誕生了。你的消費記錄、位置信息、上網記錄等,這些數據,看似個人操作的衍生物,實則有著相當重要的公共價值和商業價值。

  但很多時候,我們個人對數據的掌控是乏力的,既無法處置數據,更談不上擁有收益權,甚至對我們留下了多少數據都未必清楚,一個流氓App就可能將其全部盜走。莫名其妙的騷擾電話、超許可權的信息採集、精準的大數據殺熟,更讓人不勝其煩。

  由此可見,用戶創造了數據,但處置數據的權利、數據帶來的收益正在被互聯網巨頭悄無聲息地拿走了,它們還很可能轉過頭來利用技術優勢反覆「收割」消費者。數據如何更好地體現用戶權益、服務社會發展,已經成了緊迫的課題。

  《意見》精準出招。其中提到,「要建立數據產權制度,推進公共數據、企業數據、個人數據分類分級確權授權使用」「要完善數據要素市場化配置機制,更好發揮政府在數據要素收益分配中的引導調節作用,建立體現效率、促進公平的數據要素收益分配製度」,並且要「強化分行業監管和跨行業協同監管,壓實企業數據安全責任」。

  這些制度設計,覆蓋了數據保護的全鏈條環節,釐清了不同類型數據的所有權和使用權以及由此產生的權益分配等重點、難點問題,讓數據應用更加安全、公平、規範、高效。這是對社會期待的回應,也是一以貫之的治理思路。

  中國具有數據規模和數據應用優勢,此前國家推動出台數據安全法、個人信息保護法等法律法規,積極探索推進數據要素市場化,加快構建以數據為關鍵要素的數字經濟,取得了積極進展。去年11月,上海數據交易所揭牌,確立了配套的數據交易制度,讓大數據產業更加有規可循、有章可依。今年3月,國家發改委就28條「數據基礎制度觀點」面向社會公開徵求意見。

  隨著中央深改委審議通過《意見》,統籌推進數據產權、流通交易、收益分配、安全治理,一個更綜合、立體的數據基礎制度體系即將成型。

  中國人口眾多,信息產業發展日新月異,每時每刻都在產生天文數字的數據。加快構建數據基礎制度體系,為數據產業持續發展注入源源不斷的新動能,我們每個人的數字生活也將得到更有力的保障。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