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元對美元幣值創24年來新低,日本央行會出手干預匯率嗎

澎湃新聞記者 侯嘉成

日本會出手干預日元匯率嗎?

近期,美聯儲和日本央行背馳的政策軌跡繼續壓低日元匯率,美元兌日元的匯率本周站上136,續創1998年以來新高。同時,對於日本是否有意願進行干預以支撐日元的猜測,也成為了加劇外匯市場波動的因素之一。

當地時間6月23日,日本前外匯政策負責人中尾武彥(Takehiko Nakao)在接受彭博社採訪時表示,目前不能完全排除日本直接干預外匯市場以阻止日元下跌的可能性。受到其言論影響,日元兌美元匯率一度從中尾講話前的135.77升至135.13左右。

「不應該排除單邊干預的可能性。」中尾表示,而要獲得國外機構的支持則很難;除非市場出現過度波動,或出現某種危機,否則通過與外部機構協調來干預匯率通常是非常困難的。

中尾還表示,雖然要獲得美方的合作來支撐住日元匯率可能很難,但在不招致美方的直接反對的情況下,日方機構仍有可能進入市場干預匯率。他舉例說,2011年他在財務省任職期間策劃干預匯市,以阻止日元走強。目前,中尾並未就干預問題與政策制定者協商。

日元走弱影響幾何?

6月17日,日本央行發佈利率決議,將基準利率維持在歷史低點-0.1%,將10年期國債收益率目標維持在0%附近(即債券收益率曲線控制政策YCC),不設上限,購買必要金額的長期國債。

野村日本首席經濟學家美和卓(Takashi Miwa)對澎湃新聞表示,此次維持寬鬆的目的在於支持日本經濟在疫情後的復甦,而目前復甦進度落後於美國和歐洲;同時,隨著經濟活動的恢復,勞動力供需趨緊,這可以幫助營造一種通脹加劇導致薪資上漲的經濟環境。

關於日元走弱,中尾認為,雖然日本央行的貨幣政策助長了日元疲軟,但近期的一些走勢也是投機性的。他補充說,日元疲軟是對央行控制收益率努力的幾個負面因素之一。而鑒於債券收益率大幅上漲的風險,退出當前的寬鬆計劃將非常困難。

「日本央行持續的寬鬆政策帶來了各種負面因素,」中尾說,其中一個是日元走弱;而其他不利因素則包括通過將政府的借貸成本保持在非常低的水平來寬鬆政府的財政紀律,這使得金融機構更難從短期和長期利率之間的「狹窄」利差中獲得利潤。同時,寬鬆政策也會干擾市場功能。

中尾還表示,當前日元的跌幅無論從速度或幅度而言,都對日本經濟不利,因為它加劇了能源和食品的高進口成本。

具體看工業生產者的物價,日本央行發佈的數據顯示,日本5月PPI同比上漲9.1%;4月PPI則同比上漲10%,為1980年12月以來的最大漲幅。同時,日本5月份出口價格指數為126,環比上漲1%,同比上漲16.7%。進口價格指數為167.2,較4月上漲3%,較2021年5月上漲43.3%。

中尾表示,目前一些日本公司正在遭受「痛苦」,因為他們無法將不斷上漲的成本轉嫁給消費者,這意味著他們不得不為工人犧牲盈利能力和薪資。

在外貿的短期影響上,中尾表示,鑒於日本商品僅佔美國入境貨物的一小部分,目前尚不清楚日元的小幅反彈實際上會在多大程度上轉化為更昂貴的美國進口商品。這表明他認為日本干預貨幣對美國經濟的實際影響有限。

「當日元疲軟時,說經濟上一切都好顯然是錯誤的,」中尾說,基本上,本國貨幣貶值沒有什麼好處,因為這降低了日本的資產和公司在海外競爭對手眼中的價值。

責任編輯:鄭景昕 圖片編輯:蔣立冬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