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最大農業試驗基地 看科學家怎麼收麥子

6月22日清晨,北京順義區趙全營鎮後桑園村,1400多畝的中國農業科學院作物科學研究所試驗基地中,來自作物科學研究所的科研人員,陸續開始走進麥田,麥田中的小麥已經是黃澄澄一片。

這片基地中,種植著數百畝小麥,它們中的絕大部分,都是用於各種科研項目的小麥材料,如基因鑒定、性狀改良、雜交育種等,因此,看似成片的小麥,其實包含了數百上千種不同的材料,有些材料的數量,是按株計算的,每種只有幾株,且研究需要整株成熟的小麥,因此需要一株一株地人工收穫。

6月22日清晨,北京順義區趙全營鎮後桑園村,1400多畝的中國農業科學院作物科學研究所試驗基地中,科研人員種植的小麥材料已經成熟。新京報記者 王穎 攝

千畝農田,俱為科研種植

6月22日,北京大部分地區預報有雨,但在基地中,科研人員們仍舊做著準備。上午7點多,兩台特殊的收割機已經調適妥當,其中一台,是剛剛從外地運到北京的,這兩台收割機的割台很短,還有更加複雜的脫粒、分離、收集裝置。試驗田中種植著來自多個科研課題組的材料,每種可能只種幾行,且不能混雜,只有這種特殊的收割機,才適合試驗材料的收割。

在育種的田地里,科研人員把剪下的小麥穗

裝在紗制的袋子中。新京報記者 王穎 攝

時間慢慢推移,陰沉的天氣並沒有放晴,反而開始掉落零星的雨滴,被淋濕的麥穗不適合收割,收割機啟動後熄了火,等待雨過天晴,「如果雨下得多,還要等太陽把麥子晒乾,至少要到明天下午了。」基地負責人馬少康說。

這片基地建於2009年,位於北京順義區潮白河沖積平原上,水系豐沛、氣候溫潤,海拔高度適宜,是良好的試驗基地。

馬少康介紹,基地總面積為1680畝,試驗地面積約1400畝,主要種植麥類、玉米、豆類、水稻,此外還有高粱、穀子等雜糧作物,這些試驗材料來自作科所各個科研課題組,分別用於作物種質資源創新、基因資源挖掘與利用、育種新技術與新品種培育、優質高效栽培技術研究等。為滿足試驗材料的晾曬、考種、存放需要,基地建有農機庫房、掛藏室、曬場、操作間等設施。

麥田裡成熟的小麥。新京報記者 王穎 攝

工作間里,忙碌仍在持續

收割機不能下田,但基地的操作間里,仍有科研人員,細心處理著前一天收回來的麥子。

在一間操作間中,記者看到,兩台小型的脫粒機正在工作,其中一台,處理剪好的麥穗,這些麥穗被裝在一個個紗制的袋子中,每個袋子都有各自的標籤,每一袋都需要單獨脫粒,脫粒後的麥粒,單獨封裝,貼上標籤,供後期研究使用。另一台脫粒機則處理單株的小麥,每次只放入一株小麥,脫粒後裝在一個單獨的紙袋中,這種脫粒機可以每次清空雜物,不會造成不同材料的混雜。

還有人在仔細測量每一株材料的性狀,如株高、穗粒數、節長等。記者了解到,這裏工作的都是作科所的專家和學生,而帶領學生做測量的作科所副研究員郝晨陽介紹,科研人員要調查每一株材料的株高、節長、分櫱數、穗粒數等,而這些都和產量相關。記者看到,郝晨陽和學生一起,用直尺量好每一株小麥的長度、每一節的長度,同時還要仔細數每一個麥穗上的粒數等,並將這些數據一一記錄。郝晨陽告訴記者,這些工作,只是研究的一部分,後期還有大量實驗室里的工作。

科研人員用直尺量每一株小麥的長度、每一節的長度,同時還要仔細數每一個麥穗上的粒數等。新京報記者 王穎 攝
科研人員用直尺量每一株小麥的長度、每一節的長度,同時還要仔細數每一個麥穗上的粒數等。新京報記者 王穎 攝
科研人員用直尺量每一株小麥的長度、每一節的長度,同時還要仔細數每一個麥穗上的粒數等。新京報記者 王穎 攝

在另一間操作間中,則放置著成捆的大麥,相比小麥,這些大麥普遍麥芒更長、麥穗扁平,但實際上,它們也有各種不同的種類,科研人員告訴記者,大麥主要有三種用途,飼用、釀造用、食用,在全球,大麥種植非常廣泛,在中國,對大麥的研究也在變得越來越多。

科研人員將大麥穗分門別類裝進小紙袋中等待進一步研究。新京報記者 王穎 攝
收回來的大麥材料分門別類裝在一個個袋子里。新京報記者 王穎 攝

手工收穫,一株株拔麥子

上午8點多,雨變得更加細密,操作間外面的農田中,卻還有科研人員人工搶收。

科研人員雨中收集小麥材料。新京報記者 王穎 攝

作科所副研究員劉紅霞就是搶收的一位,今年她在這裏種植了幾十種小麥材料,用於科研,這些材料每種只有五株,和其他材料共同種植在一小片地中,每一株上面都有標籤,需要按照標籤挑出來,然後連根拔下來,帶回去做進一步的研究。

科研人員為小麥材料進行詳細的數據記錄。新京報記者 王穎 攝

按照計劃,這些材料當天就要收完,但下雨讓時間變得緊張起來。材料的總數並不多,但要在麥田中準確地找到每一株材料卻不容易,三位受雇的當地農民,正在幫助劉紅霞在麥田中尋找,他們彎著腰,在成片的麥子中,找到特定標籤的材料,拔下來後,每種五株捆成一小捆。小麥在麥田中生長兩百多天,總有難以避免的意外和風險,有些材料不夠五株了,但也只能這樣。

農業科研需要漫長的時間和足夠的耐心,一季麥子長成,需要大半年的時間,儘管有些特殊試驗的材料,可以通過溫室等設施,縮短周期,但至少也要100多天,而且,遇到意外,可能一季就白等了。

劉紅霞著急收穫的原因也是如此,她種植的材料並不多,如今已經熟透了,有小部分還在此前的風雨中傾倒,眼看要下雨了,如果雨大,這些傾倒的小麥材料,很可能發芽。

科研人員騎著電動三輪車將收集的小麥材料運回基地。新京報記者 王穎 攝

在雨勢變得更大之前,劉紅霞種在這裏的材料終於收完了,幾個人把打好捆的小麥抱出麥田,放在路邊的電動三輪車上。三輪車是劉紅霞騎來的,她也是在這裏學會騎車的。冒著小雨,她要把這些材料放在基地的存儲間,儘快晾乾。而就在基地的另一處,還有她的幾個學生,也收完了另外一批材料,等待她騎車拉回來。

新京報記者 周懷宗 

編輯 唐崢 校對 王心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