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注意!加密貨幣上癮是種病

  參考消息網6月23日報導 美國《洛杉磯時報》網站近日發表題為《加密貨幣:對心理健康的危害日益加劇》的文章,全文摘編如下:

  薩布麗娜·伯恩今年1月首次購買了比特幣,且很快就入了迷。不久後,這個26歲的年輕人取消了社交計劃,每天熬夜到凌晨5點,像患上強迫症一樣不斷查看加密貨幣應用程序,一天能看100次。這個來自英國的數據分析師說:「我無法入睡,它讓我無心工作,佔據了我的整個生活。」

  現年26歲的穆罕默德·卡Karl住在美國蒙特利爾。他去年秋天在模因幣上投資了6000美元,到目前為止他其實沒有損失什麼錢。但近幾周來,他會在半夜驚醒,渾身是汗,因為他拋售了手中所有的Woof幣,該幣種的價格之後卻暴漲兩倍,令他懊惱不已。他的食慾減退,每天長時間賴在床上。

  現年47歲的路易斯·塔韋拉斯來自美國Brown克斯。7個月前,他辭去了診所接待員的工作,成為加密貨幣全職投資者。他將自己的全部積蓄(5萬美元)投入該市場。他說:「很難停下來。有時我沒空去見家人,也疏遠了朋友。」

  自2009年比特幣發行以來,加密貨幣一直是個笑話。投資者在社交媒體上說,他們墮落了,一天24小時都盯著屏幕,密切關注加密貨幣世界中的每一次微小更新,爭相購買最新的加密貨幣和非同質化代幣(NFT)。

  但許多人說,他們私下開始擔心,關注加密貨幣的習慣已演變成一種完全的依賴。在Twitter、YouTube等網路平台上,投資者現在鄭重地用上了「上癮」一詞。

  塔韋拉斯說,他「整日整夜」地投資,閱讀投資相關內容,並與其他投資者討論投資事宜。他還說:「讓人上癮的東西不一定是有形的。」

  戒癮專家說,他們越來越多地聽到人們報告與加密貨幣有關的上癮問題,這促使專家對這個新興領域展開研究。瑞士一家康復中心甚至推出了相關治療項目,費用為每周9萬美元。

  美國加利福尼亞大學洛杉磯分校博彩研究項目的臨床主管、治療師丹·菲爾德說:「我接到的大多數電話往往是關於加密貨幣、體育博彩和NFT的。」

  許多人在苦苦應對高度動蕩的市場交易給自己帶來的情緒波動———價格飆升帶來的興奮,以及當情況變差時突然產生的絕望情緒。後者正是他們這周的經歷:截至5月11日晚間,比特幣價格在五天內下跌25%,在投資者中引發恐慌。

  精神健康專家說,與這種情況最相似的可診斷行為異常是博彩障礙。他們指出,數字貨幣軟體遊戲化給人帶來「贏」的感覺,這觸發的多巴胺狂飆與博彩時多巴胺的狂飆有著相似之處。兩者都具有讓人在一夜之間發財的可能性,而冒險的賭徒和衝動的加密貨幣投資者又是何其相似。

  加利福尼亞大學洛杉磯分校博彩研究項目聯合主任蒂莫西·馮(音)說:「自新冠疫情暴發以來,我平均每個月接診兩名此類病患。他們從未踏足賭場,但現在由於與網路貨幣建立了這種不健康的關係,他們患上了嚴重的博彩障礙。」

  與酒癮或其他臨床上確診的上癮症不同,針對聲稱自己過度進行加密貨幣交易且無法停止的人群,尚無正式的治療手段。

  美國威斯康星州的社會工作者、博彩顧問道格·拉Bell一直在研究賭博與投資的關係。他說,更糟的是,提供治療的人對加密貨幣沒什麼了解,相關研究因此「十分有限」。

  「對於心理健康臨床醫生來說,這不是一個常識問題,它是一個全新的問題,」他說,「我向一組醫生介紹了我眼中的加密貨幣和區塊鏈基礎知識,而我得到的最常見的回應是:『聽著就頭疼。』」

  拉Bell指出,只有一小部分加密貨幣投資者會出現行為問題。他還說,儘管這一趨勢在他所在的領域尚未被廣泛接受,但「我認為,一旦越過某條線,就是上癮了,不過,還沒有診斷手冊支持這一點」。

  他說,儘管如此,治療師對博彩障礙患者提出的許多問題也可被用於確定一個人是否有與加密貨幣相關的上癮問題。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