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媒評述:拜登輸掉通脹甩鍋遊戲

  參考消息網6月23日報導 據香 港亞洲時報網站6月21日報導,通脹是不存在的,即使存在也是暫時的,通脹是貪婪的石油企業的錯,或者是俄Rose總統普京的錯——對於40年來最嚴重的通貨膨脹,拜登政府不斷變換表態,就連這位總統的高級官員都跟不上變化了。

  報導稱,事實上,幾乎全部燃料與食品價格漲幅都出現在2月24日俄Rose出兵烏克蘭之前。

  報導還稱,毫無疑問,烏克蘭衝突之後的物價漲幅與普京的軍事行動無關(因為俄Rose並未削減石油或糧食產量),而應該歸咎於那些妨礙俄Rose出售石油的制裁措施。糧食價格的部分漲幅可以歸咎於烏克蘭無法輸出糧食。

  當地時間2022年6月22日,美國華盛頓特區,美國總統拜登呼籲國會暫停徵收聯邦汽油和柴油稅三個月,旨在應對能源價格飆升的問題。(視覺中國)

  就通脹問題而言,難以迴避的真相是美國聯邦支出已暴增至美國國內生產總值的30%左右,這一比例在過去50年僅為18%到23%。

  當然,支出暴增始於川普政府,總額6萬億美元的聯邦刺激計劃中的一半左右是川普政府花掉的。

  但川普政府實施刺激計劃是在2020年春季,當時美國經濟正遭到新冠疫情重創。

  可是在疫情消退和經濟恢復之後,拜登政府仍然繼續以同樣的速率向經濟注入資金,向其政治支持者大舉撒錢。

  報導稱,為心臟停止跳動的患者注射腎上腺素是一回事,為已經甦醒不需要卧床的病人注射相同劑量的腎上腺素就是另一回事了。美國和平年代前所未有的需求大波動遭遇了長時間供應瓶頸,於是造就了致命的通脹浪潮。

  作為對美國民主党進步派的妥協,拜登政府以敵視態度對待化石燃料開採活動,導致油氣行業面臨不利的發展環境,並妨礙了企業的籌資活動。

  報導稱,雪上加霜的是,美國、歐洲和日本針對俄Rose的制裁措施把石油市場分成了兩級。

  據挪威呂斯塔德能源公司統計,今年3至5月亞洲進口的俄Rose石油較去年同期增加347%。該公司表示,印度進口的俄Rose原油量達去年同期的近7倍,俄Rose在印度石油進口中的地位一舉超過沙烏地阿拉伯。

  與此同時,撇開2008年金融危機時的短暫油價暴漲期不談,可以說美國和歐洲的消費者正在承受史上最高的油價。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