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個長周期行業,ESG就是競爭力

生物製藥由於高投入、長周期、高風險的特性,最終的成功者,必然是具備可持續發展能力的企業。

近年來,生物製藥行業發展迅速。

根據國際產業研究機構Next MSC的估計,2021年生物製藥行業的全球規模達3458.4億美元,並將以年均11.7%的速度繼續增長,到2030年逼近1萬億美元規模。

2021年,在全球銷售額排名前20的藥品中,13個都是生物葯。生物葯在中國藥品市場中所佔份額,從2015年的6.6%提升到2020年的11.8%。

所謂生物葯,通常要與傳統的化學葯相對比。化學葯通過化學合成的方式生產,藥物分子的結構相對簡單。

而生物葯的分子更大,通常是起源於生物體中的蛋白質(尤其是抗體)、核酸、糖、免疫原等結構,或是這些結構經過工藝修飾構成。

與化學葯相比,生物葯的作用更精準、高效,且副作用小;很多在化學葯領域中缺乏治療手段的疾病,例如癌症、慢性病,開始在生物葯領域得到治療方案。

由於生物醫藥的生產工藝更複雜,對產線設備的要求更高,專事藥品合同定製研發生產服務的CXO(如:合同研究組織CRO,合同研發與生產組織CDMO)企業應運而生,並且越來越受到醫藥企業合作的青睞。

近8年中,全球生物葯CDMO行業增速約為27%,國內增速更是超過40%。在這種行業大發展中,葯明生物(02269.HK)異軍突起,憑藉十年飛速發展躍居全球市場份額第二。

6月16日,葯明生物舉行了線上投資者日活動。會上,葯明生物管理層對公司在2021年取得的成績做了說明,並解讀了公司在各個領域的持續耕耘,為公司建立了哪些業務優勢。

葯明生物2017年在港交所上市,5年來,企業營收的年複合增速達59%,超越行業平均增速,2021年的同比增幅更是高達83%。公司能取得這樣顯眼的成績,背後必有企業管理上的強勁動力。

藥物研發是高資金投入、高技術投入、流程長達數年的過程。一個藥物從發現到真正上市,可能需要十年之久的時間。

這自然對服務葯企的CDMO公司的質量控制和精益管理提出了極高的要求,佼佼者需不斷深化長期可持續發展的意識和能力。

葯明生物CEO陳智勝介紹說,公司保持高速、可持續增長,有賴於六根柱石的支持:各國葯監局認可的高質量、先進的技術及工藝平台、贏得全球客戶的強執行力、世界級的人才隊伍、嚴格的合規治理、穩健的財務。

這「六根柱石」的成立,離不開公司深耕產品質量、人才、供應鏈、合規性等領域,也離不開以長期可持續發展為導向的ESG治理。

2021年3月,葯明生物董事會設立了ESG委員會,並在公司內部成立專職的ESG部門。

公司通過與利益相關方廣泛、深度的溝通,並對標MSCI、DJSI、Sustainalytics等主流評級機構標準,識別了4大關鍵領域和20餘個關鍵議題,全面升級公司的ESG戰略。

葯明生物致力於通過專業、透明的ESG信息披露,深化合作方和投資者對公司的信任。2021年,葯明生物在ESG方面的行業標杆地位,受到各個評級機構、金融界媒體的肯定。

從各大評級機構的建議來看,製藥行業的ESG重點議題與消費品行業的重合度很高,大致包括產品安全和質量、人力資源、商業倫理、供應鏈管理、產品可及性等。

差別在於,製藥企業ESG的嚴格程度,只會在普適水平上進一步加碼。所以,對於很多希望加強ESG管理的消費行業企業而言,ESG領先的葯企是很好的參照對象。

本文將介紹葯明生物ESG治理中比較有特色、且值得跨行業借鑒的4個議題,即產品質量、供應鏈管理、人才管理和氣候承諾。

01 產品質量

醫藥行業的產品,關係到千千萬萬人的健康和生命安全,其產品質量的意義非常重大。

近年來,患者的醫療需求水平不斷提高,再加上新冠疫情帶來緊急的醫療需求,生物葯的市場極大打開。

葯明生物一方面要應對快速擴張的市場需求、加快推進客戶項目進程,但同時又要牢牢堅守產品質量的高標準,靠質量來紮實拓展國際市場版圖。這極大考驗企業「穩中求進」的能力。

不同於傳統的「質量源於檢測」(Quality by Testing)的做法,葯明生物遵循的理念是「質量源於設計」(Quality by Design),要求將質量控制工作提到生產之前,建立對產品和工藝的科學理解,進行整合設計和生產管理。

目前,「質量源於設計」理念在高質量要求的行業首先得到應用,例如在一些製藥企業和造車企業中。

質量管理體系在葯明生物的公司組織架構中占重要地位。

至2021年末,公司質量體系包含1070名員工,佔總員工數的約11%,其中將近一半成員擁有碩士及以上學位。質量團隊由CQO(首席質量官)領導,直接向CEO彙報。

從職能上看,葯明生物的質量管理系統包含5個分支:國際質量合規部、質量保證部、質量控制部、法規事務部、培訓中心。

公司的質量管理文件呈現一個三級架構。

最核心的是綱領性的質量手冊。其次是37份質量標準規範,適應不同市場的質量要求。

最基層的是約900份經過整合優化的標準操作流程(SOP),指導著「質量、物料、設備和設施、實驗室、生產、包裝和標籤」六大體系中的具體工作規程。

考核質量團隊的KPI分為5個指標:1)生產質量;2)質量成熟度;3)問題解決能力;4)SOP執行能力;5)監管和客戶滿意度。

葯明生物多年建設的高標準質量體系,得到了外部的充分肯定。

到2022年中,葯明生物已累計通過25次來自美國、歐洲、中國、日本、加拿大等全球多個國家藥品監管機構的檢查,是中國生物製藥領域首家同時獲得FDA(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和EMA(歐洲藥品管理局)的GMP認證(良好生產規範認證)的企業。

公司多年積累的質量口碑,幫助公司與國際上的藥物研發企業、跨國製藥公司建立了廣泛、堅實的合作關係。

02 供應鏈管理

葯明生物作為一個開放性的平台企業,供應鏈關係管理至關重要。

公司定位為生物製藥的CRDMO企業,即整合了研究(Research)、開發(Development)和生產(Manufacturing)技術能力的平台企業。

製藥行業的平台企業發揮的作用,可以類比消費行業中亞馬遜發揮的作用:規模較小的品牌,無法獨立建設客戶管理、線上銷售、物流和售後系統,這些需求可以在亞馬遜平台上一站式解決。

類似的道理,對於規模較小的創新葯公司來說,自建研發設施、自建產線的成本和不確定性,都遠遠超出它們的承受能力。

葯明生物作為一個CRDMO企業,提供規模化、定製化的研究、開放和生產服務,正好解決了上述難題。

公司構建的開放性、一體化的技術平台,可以為客戶補齊生物製藥端到端之間的任何缺環,實現從概念到商業化的全過程。

葯明生物為生物製藥行業提供基礎設施,也進一步要求公司與供應鏈上下游、與合作夥伴建立長期可持續的關係。

葯明生物的高級副總裁Angus Turner提到,合作夥伴在談及「為什麼與葯明生物合作」時,給出了一個簡潔而中肯的理由:因為你們使命必達。(「Because you always deliver.")。

做到這一點並不容易。為了使產能和服務跟得上強勁增長的市場需求,不辜負每一個客戶,葯明生物持續投入新的工藝研發,實現高質量、高產能、低成本和靈活性的兼顧。

刨去這些無法複製的優勢,葯明生物強化供應鏈韌性的舉措,值得許多企業借鑒。

葯明生物公司內部流行一句口號:「供應鏈不掉鏈」是葯明生物管理層的追求。

公司為防範局部地區「黑天鵝」事件帶來的潛在風險,不僅供應商均衡分佈在中國、歐洲和美國市場,並且為所有關鍵原料和設備準備了至少兩個供應商,並確認每個供貨商有至少兩個工廠可以進行生產供貨。

同時,公司拓展了安全庫存,將庫存的供應時間延至6-9個月,同時採購替代產品。

在新冠疫情爆發以來的兩年多時間里,葯明生物不曾因為供應鏈限制而推遲訂單交付。這一方面得益於公司的供應鏈韌性建設,同時也有賴員工為了保供而付出的艱苦努力。

另外,葯明生物在以國際性高標準要求自身的同時,也希望與同樣遵循高道德標準、對社會和環境負責的供應商合作。

公司通過一套結構性的供應商考評標準,保障公司供應鏈基礎的穩定,並推動行業的可持續發展。

03 人才管理

生物製藥是一個人才密集型行業。在葯明生物的員工中,碩士佔39%,博士佔7%的比例。公司擁有4000餘人的研發團隊,在全球CDMO中是規模最大的。

公司2021年的核心人才保留率高達93.7%。這種員工的忠誠度、及其帶來的人才價值,是多數公司難以企及的。

此外,葯明生物也注重吸引年輕人才。優興諮詢(Universum)將葯明生物評為醫藥類專業學生「中國最具吸引力僱主」Top2,超過了大量跨國製藥企業。公司兩次獲得「中國大學生喜愛僱主」稱號。

這是怎麼做到的呢?除了葯明生物業績發展本身帶來的吸引力,我們從公司的人力資源管理政策中,還能看到兩個要點。

首先是「活水計劃」,鼓勵人才在公司內部的靈活流動,根據自身專長和發展需要,選擇自己適合從事的崗位。2021年,公司內部有1500位員工進行了崗位調動。

由於葯明生物當前正處於蓬勃上升的時期,服務項目眾多,且全球產能不斷提升,從而對新的管理者的需求也源源不斷。

這樣的發展局面,輔以不同國家、不同部門之間的人才流動機制,為員工極大打開了發展和晉陞的通道。

葯明生物人力資源政策的第二個亮點,是其體系化的培訓機制。

公司為員工定製培訓計劃。在進行年度績效考評時,公司會針對員工能力狀況中的共性問題,完善次年的培訓計劃,以此補全公司的能力缺口。

葯明生物建設了完備的員工培訓體系。培訓的主題分為入職培訓、領導力提升、專業能力、教育發展、通用技能、執業資質6大主題。其下又分為各個發展項目和專業度等級。

除了培訓體系和「活水計劃」,葯明生物在員工多元化方面也卓有成效。

公司的女性員工佔比53%,高級管理層女性佔比為38%。女性擁有充分的職業發展機會。

公司在美國、愛爾蘭、德國擁有研發和生產基地,全球員工來自16個不同國家,有763名員工在中國以外工作。公司設有「全球多元平等包容」的專項工作組,不斷優化多元友好的工作環境。

這樣的多元化政策,幫助公司從廣泛的人才池中獲取人才,對公司的全球發展提供必不可少的支持。

高素質、高忠誠度、多元化的人才隊伍,是葯明生物可持續發展、推進國際化並對抗不確定性的底氣。

抗擊疫情期間,公司動員了包含3000餘位科研人員的高素質隊伍,賦能全球合作夥伴加速新冠藥物的研發和生產。

04 氣候承諾

氣候責任方面,製藥行業的能源使用強度並不高,而且其上下游(範圍三)也較少涉及金屬、石化、建材等重排放行業,從而整體的減排壓力相對小。

但葯明生物仍然在2021年主動發布了氣候承諾:在2030年時較2020年溫室氣體排放強度降低50%;水資源使用強度在2019-2025年間降低18%。

這是一個務實的中期減排目標。

從2019-2021年的數據來看,葯明生物的碳排放強度在這3年中連續下降,顯示公司的減排工作已經在紮實展開。尤其在公司產能急速攀升的情況下,實現這一目標實屬不易。

2021年,葯明生物首次邀請第三方權威機構基於ISO14064標準,對公司的溫室氣體排放做了全面核查,為之後的減排工作打下基礎。

促使葯明生物推行節能減排的動力,主要有一內一外兩個。

首先在內部,公司一直以最高的標準進行自我要求;而且,公司的節能減排與主營業務的發展之間,存在密切的內部關聯。

公司為滿足不斷擴張的市場需要,不斷擴大產能,改進工藝,提升生產效率。效率提升的同時,也帶來碳排放密度的持續降低。

在外部,不少大型跨國製藥公司都是積極的碳中和推動者。CDMO企業與這些跨國葯企持續合作,也要在碳排放方面以國際先進標準來進行自我要求。

葯明生物的管理層決定,每一個新建的工廠,都要成為更加環境友好的工廠。與上文提到的「質量源於設計」原則類似,葯明生物也從廠房設計之初,即已將節能舉措考慮在內。

比如在新建成的愛爾蘭敦多克基地,建築設施從設計時,即考慮到最大程度利用自然光和自然風進行採光通風,以減少對外購電力的需求。

建築採用高密封性材料,並配有熱量和冷量回收系統,將建築能源效率提升50%-80%。此外,該基地的外購電力中超過60%為綠電。

葯明生物擁有一個非常質樸的願景:「為全球生物製藥行業建立一個最高、最寬、最深的技術和能力平台,讓天下沒有難做的葯、難治的病。」

在這個願景的指引下,葯明生物經過多年的精益經營,構築起自身的核心能力和競爭力。

通過上面的介紹,我們不難發現ESG已成為葯明生物的核心競爭力之一。

「產品質量」「供應鏈管理」「人力資源」,以及我們出於篇幅所限沒有討論的「公司治理」「創新能力」「合規治理」等——它們既是葯明生物構築商業護城河的核心要素,也是ESG治理的核心議題。

以科學、嚴謹的ESG工作,保證公司對ESG認知到位、治理有效。這是葯明生物近年來獲得行業領先地位的重要推力。

如今,葯明生物的業務發展仍然衝勁十足,商業化項目逐年增加,正如CEO陳智勝博士在投資者日上所說,ESG將成為公司新的護城河。

特別聲明:本文為合作媒體授權DoNews專欄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DoNews專欄的立場,轉載請聯繫原作者及原出處獲取授權。(有任何疑問都請聯繫idonews@donews.com)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