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關平台企業的重磅方案解讀:回歸本源、強化金控監管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 楊志錦 上海報導  6月22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第二十六次會議召開。會議審議通過了《強化大型支付平台企業監管促進支付和金融科技規範健康發展工作方案》(工作方案)。

  會議指出,要推動大型支付和金融科技平台企業回歸本源,健全監管規則,補齊制度缺點,保障支付和金融基礎設施安全,防範化解系統性金融風險隱患,支持平台企業在服務實體經濟和暢通國內國際雙循環等方面發揮更大作用。

  分析來看,在此前金融監管部門監管實踐的基礎上,此次工作方案高屋建瓴地進行了總結,並明確大型支付平台下一步監管的方向,有助於推進金融科技行業的有序整改、促進行業健康發展,更好地服務於實體經濟。

  需全部納入監管 

  此前4月29日召開的政治局會議提出,要促進平台經濟健康發展,完成平台經濟專項整改,實施常態化監管,出台支持平台經濟規範健康發展的具體措施。此次方案或許是具體措施之一。

  此次深改委會議強調,要依法依規將平台企業支付和其他金融活動全部納入監管,以服務實體經濟為本,堅持金融業務持牌經營,健全支付領域規則制度和風險防控體系,強化事前事中事後全鏈條全領域監管。

  金融活動全部納入監管並非新的提法,本次會議只是重申這一規則,並再度明確支付相關金融活動需全部納入監管。實際上,2017年7月召開的第五次全國金融工作會議就提出,強化金融監管的專業性統一性穿透性,所有金融業務都要納入監管,及時有效識別和化解風險。

  此後金融監管部門在多個場合都強調這一基本要求,這一要求也寫進法律。今年公佈的金融穩定法(徵求意見稿)提出,維護金融穩定,應當堅持強化金融風險源頭管控,將金融活動全面納入監管,按照市場化、法治化原則處置金融風險,公平保護市場主體合法權益,防範道德風險。

  究其原因,央行行長易綱2021年10月在國際清算銀行(BIS)監管大型科技公司國際會議上指出,部分大型科技公司無牌或超範圍從事金融業務。

  他說,中國頭部平台公司在開展電商、支付、搜索等各類服務時,獲得用戶的身份、賬戶、交易、消費、社交等海量信息,繼而識別判斷個人信用狀況,以「助貸」名義與金融機構開展信貸業務合作,相當於未經許可開展個人徵信業務。頭部平台公司在同一個平台下提供理財、信貸、保險等金融服務,放大了金融風險的跨產品、跨市場傳染的可能性。

  易綱相應指出,金融作為特許行業,必須持牌經營。比如平台公司開展金融業務,應遵循「同樣業務,同樣監管」原則。人民銀行要求平台公司全面剝離與個人徵信相關的業務,通過持牌個人徵信機構向金融機構提供信用信息服務,化信息壟斷為信息共享。

  「金融屬於特許經營行業,金融業務活動需要統一納入監管,這是防範潛在系統性風險、守住底線、促進行業規範健康發展的內在要求。」光大銀行金融市場部宏觀研究員周茂華表示。

  周茂華稱,金融是實體經濟血脈,金融活、實體經濟活,金融體系如果出現系統性風險將對實體經濟構成嚴重衝擊。尤其是大型支付機構與金融科技平台企業,在金融、經濟活動中發揮著重要的金融基礎設施作用,需要確保這些金融基礎設施平穩、可持續運行,更好支持實體經濟發展。

  回歸本源 

  會議指出,要推動大型支付和金融科技平台企業回歸本源,健全監管規則,補齊制度缺點,保障支付和金融基礎設施安全,防範化解系統性金融風險隱患。

  實際上,支付行業回歸本源也是近些年來的實踐。易綱在前述會議上指出,支付業務存在違規行為。過去中國平台公司下設的支付機構可分別與上百家商業銀行連接並開立賬戶,帶來結算最終性問題,甚至可能引發系統性風險。部分平台公司違規將客戶沉澱的備付金投資於多類金融資產。平台公司還在支付鏈路中嵌套「花唄」「借唄」等信貸業務,誤導消費者。

  易綱介紹,2016年人民銀行要求切斷支付機構與商業銀行的「兩兩直連」,以提升支付交易透明度,跨商業銀行清算必須通過央行的基礎設施來完成。2020年底以來,金融監管機構要求斷開支付工具與其平台上的其他金融產品的不當連接,使支付業務回歸本源。

  2020年12月26日,人民銀行、銀保監會、證監會、外匯局等金融管理部門聯合約談了螞蟻集團。其中一個方向是要回歸支付本源,提升交易透明度,嚴禁不正當競爭。

  央行分管金融支付的分管副行長范一飛去年9月在第十屆中國支付清算論壇上介紹了支付業務回歸本源的具體要求,即從頁面展示、協議擬訂、業務流程、風險防控等全流程清晰把握支付服務主體角色定位與業務邊界,斷開支付服務與金融產品不當連接,禁止變相違規從事金融業務,遏制無序擴張亂象。

  周茂華表示,本次會議明確釋放支持國內大型支付和金融科技平台健康發展,明確大型支付和金融科技平台企業發展方向,也就是回歸本源,做精主業,更好服務實體經濟發展,這消除了行業發展前景的不確定性,有效穩定了市場預期。

  強化金控公司監管

  會議還強調,要強化金融控股公司監管和平台企業參控股金融機構監管,強化互聯網存貸款、保險、證券、基金等業務監管。

  中國人民銀行發佈的《金融穩定報告(2019)》指出,部分大型互聯網企業通過新設機構、控股或參股金融企業等方式,已演化為事實上的金融控股集團,但其本身並不直接受到監管。其中,一些互聯網企業以單純獲取金融牌照為目的,將所控金融機構作為資本運作平台,追逐高額金融投資回報,偏離服務實體經濟。

  資深學者周矍鑠2020年11月撰文稱,科技巨頭進入到金融科技領域並發展成為「大而不能倒」的系統重要性大型互聯網企業巨頭,應明確其金融企業屬性,應將其納入金融控股公司監管框架。

  具體而言,一方面,來源於金融業務經營收入超過一定比例的,對其整體按金融控股公司相關規則進行宏觀審慎管理,對所有金融業務進行嚴格穿透式監管。另一方面,建立一套適用於監管大型互聯網企業巨頭的微觀和宏觀審慎監管指標體系,在與當前對系統重要性金融機構的相應審慎監管標準總體一致的前提下,強化對大型互聯網企業巨頭的技術安全等其他附加監管要求。

  國務院已在2020年9月13日印發《關於實施金融控股公司准入管理的決定》(以下簡稱《准入決定》),授權人民銀行對金融控股公司開展市場准入管理並組織實施監管。同日,人民銀行發佈《金融控股公司監督管理試行辦法》(以下簡稱《金控辦法》)。准入決定和金控辦法的實施,將非金融企業投資形成的金融控股公司整體納入監管框架。

  螞蟻集團曾在2020年透露,公司擬以全資子公司浙江融信網路技術有限公司為主體申請設立金融控股公司並接受監管,並由浙江融信持有相關從事金融活動的牌照子公司的股權。

  近日有消息稱,央行受理了螞蟻金服的申請。對此,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從接近央行人士獲悉:按照行政許可相關規定,央行在受理申請人提交的金融控股公司設立申請後,將對外進行公告。目前央行沒有受理螞蟻集團設立金融控股公司申請。

  央行原副行長吳曉靈此前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採訪時表示,過去金融業務中的各個環節基本上都由金融機構來開展,平台公司、數據公司、科技公司介入後,由於在某些環節存在優勢、能夠發揮更好的作用,因而部分替代了傳統金融機構,開展了節點型金融業務。但當前金融科技的介入並不改變金融的基本原理和規律。

  吳曉靈還表示,我們應當根據這些公司的介入方式和介入程度,按照風險的大小以及風險實質由誰承擔等原則,實施有差別的監管。監管方式上,可能也需要輔以與之適配的手段和工具。此外還涉及科技公司和金融機構的合作模式、數據確權和個人信息保護、模型和演算法的審慎和公平、防範利益衝突、風險識別和計量、反壟斷、風險救助等方面的內容。

  此次會議還表示,要保護金融消費者合法權益,強化平台企業反壟斷、反不正當競爭監管,加強平台企業沉澱數據監管,規制大數據殺熟和演算法歧視。要壓實各有關部門監管責任,健全中央和地方協同監管格局,強化功能監管、穿透式監管、持續監管,加強監管協作和聯合執法,保持線上線下監管一致性,依法堅決查處非法金融活動。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