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重危機下全球化面臨重構,世界正迎來「亞洲世紀」

  原標題 21全球觀察|重重危機下全球化面臨重構,世界正迎來「亞洲世紀」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吳斌 上海報導 新冠疫情餘波未平,俄烏衝突硝煙又起,世界正面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全球化也面臨重構。

  「世界是亂的,由於種種原因,公共衛生危機、能源危機、糧食危機、難民危機、生態危機和金融風險、債務風險、產業鏈風險、供應鏈風險、戰爭風險交織疊加。四大赤字——治理赤字、信任赤字、和平赤字、發展赤字急劇增長。」全球化智庫(CCG)學術委員會專家、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總經濟師陳文玲在近日CCG主辦的第八屆「中國與全球化論壇」上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全球化處於歷史十字路口。

  根據世界銀行6月發佈的《全球經濟展望》報告,俄烏衝突加劇了疫情對全球經濟的影響,世行將2022年全球經濟增長預期下調至2.9%。在此之前,世行已在4月份將今年全球經濟增長預期從1月份公佈的4.1%下調至3.2%。

  整體而言,CCG主席顧問會認為,全球化大趨勢仍未改變,但全球化的形勢與方式正在出現變化,這既是挑戰也是機會。在新的形勢面前,中國應未雨綢繆,做好充分準備。CCG是唯一獲得聯合國特別咨商地位的中國智庫,也是首個進入世界百強的中國社會智庫。

  美國支持多邊貿易體系興趣下降

  美國前總統川普極力推動「美國優先」,以「讓美國再次強大」。即便到了拜登政府,單邊主義、保護主義的影響仍在。

  CCG特邀高級研究員、對外經濟貿易大學中國WTO研究院院長屠新泉認為,全球化最重要的兩個制度支柱是美元貨幣體系和多元貿易體系,「一個供血,一個供肉」。一直以來這兩個體系最重要的引領者是美國,現在美國的意願和能力都在下降,尤其在貿易體繫上。由於美國經濟產業空心化、國內收入分配差距擴大以及中美戰略博弈加劇,引發美國霸權衰落焦慮,使得美國支持多邊貿易體系的興趣大幅度下降。

  美國對全球化有著非常矛盾的心態。屠新泉表示,美國一方面不滿意,覺得這輪超級全球化中美國是受損或相對受損的。另一方面美國又離不開全球化,需要全球化這個體系的支撐。

  從大趨勢來看,美國已不太可能再為多邊貿易體系做出更大的貢獻,美國已經沒有能力和意願進一步開放美國市場,尤其是在美國最近發佈的「印太經濟框架」中,美國沒有做出實質性的讓步和貢獻,未來全球化主要靠中國。

  復旦大學國際問題研究院院長、美國研究中心主任吳心伯認為,世界正在從無限的全球化走向有限的全球化,過去大部分時間全球化發展呈現無限全球化的態勢,世界是平的,資本、技術、產品等等都能暢通無阻。全球化在深度、廣度和速度上會無限提升,這也是我們曾經熟悉的全球化。

  但是經過過去的五年,全球化已體現出了它的有限性。吳心伯指出,有些國家根據政治和安全利益建立了牆,使得生產要素的流動受到阻隔。有限的全球化有三個特點:一是全球化的減速;二是逆全球化、去全球化的趨勢;三是全球化的動力在發生變化。

  世界正迎來「亞洲世紀」

  儘管全球化發展遭遇挫折,但大趨勢或許依舊未變。

  CCG特邀高級研究員、德國波恩大學全球研究中心主任辜學武指出,全球化不會終結,因為其真正動力是市場經濟。他認為,儘管遇到諸多障礙和反覆打擊,但只要以資本為導向的市場經濟不會終結,全球化就會繼續下去。

  與此類似的是,紐約大學東亞系、比較文學系教授、北大國際批評理論中心主任張旭東也認為,如果把資本主義全球化理解為現代世界歷史的進程,它從來未在和諧、光滑的「歷史地表」上擴展,而是成長於各種矛盾衝突和社會障礙中。所以,「當前的境況不是逆全球化和去全球化,而是符合全球化歷史的發展趨勢」。

  此外,陳文玲則認為,全球的投資貿易布局、產業鏈、供應鏈布局,互聯網、物聯網、空中導航系統、人工智慧、下一代基礎設施和高科技應用發展都是為了互聯互通,都是為了造福於人類,它的必然結果都會使全球經濟社會聯繫越來越緊密,而不是脫鉤、對抗、阻斷。

  全球化發展過程並非坦途,但也無絕路。邁過了21世紀的門檻,世界正迎來「亞洲世紀」,亞洲和中國未來將扮演越來越重要的作用。吳心伯指出,要推動中日和中歐在全球化問題上的合作,中日主要是在《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框架內合作,中歐要繼續推動《中歐全面投資協定》。中國、日本、歐洲應該成為下一輪全球化主要驅動力,因為美國在可預見的將來,不大可能像過去一樣成為全球化主要動力。

  在吳心伯看來,中國要做好三件事情。首先要確保市場的開放性。其次要確保規則的合理性,以市場為主體,以規則為支撐。此外,還要確保資本的獲利性,讓投資能夠獲得收益。

  另一方面,屠新泉指出,中國在產業結構上確實存在缺點。如何提升引領全球化的信心和能力,以及如何在開放和自主中尋找平衡是非常困難的一個課題,這也對未來全球化的發展起到非常關鍵的影響,中國需要思考未來應該如何在全球化建設上發揮更大的影響。

  復旦大學一帶一路及全球治理研究院執行院長、上海社會科學院原副院長黃仁偉強調,新全球化要素的供應者是中國,與「一帶一路」倡議相一致。「一帶一路」是當前最大的投資板塊和貿易板塊之一,以中國為原動力的產業鏈、供應鏈、資金鏈向沿線國家延伸。「一帶一路」還可以帶動發達國家基礎設施投資,也可視作廣義「一帶一路」。

  展望未來,黃仁偉認為,「一帶一路」從基礎設施建設向數字、綠色、健康等領域擴展,將成為全球化的新內涵。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