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治理社會化:以「社區規劃師」引導社區空間治理為例

在黨建引領下,當前城市「空間治理」實現了「縱向到底、橫向到邊」的區域性覆蓋,突破了條塊分割造成的問題孤島,促進了節點型精細化治理目標的實現。城市治理社會化的重要作用在於促進社區文化建設,加強社區歸屬感,充分激發基層的主動性和創造性,填補了以往常被遺漏的管理「縫隙」。在上海,參與「空間治理」的各方主體中,除了政府、居民外,第三方組織機構的作用愈發顯著,正在從早期的「志願型」向「參與型」轉化。

2021年,上海市住房和城鄉建設管理委員會組織編寫《新時代上海「人民城市」建設的探索與實踐叢書》,其中《像繡花一樣管理超大城市——城市管理精細化卷》系統回顧近年來上海加強城市管理精細化工作、推進人民城市建設的探索與實踐。該書從法治化、標準化、智能化和社會化(四化)四種主要「針法」,結合案例詳述上海如何進行精細化管理。

在章節《社會化奏響城市管理「協奏曲」》中,編寫組從上海基層以「黨建引領」為核心的社區制度建設出發,在群眾網路的架構、民生痛點的響應、專業力量的參與等方面加以闡述,並通過夏令熱線、加裝電梯、垃圾分類、社區規劃等貼近市民生活的實踐案例,在市、區、街(鎮)、社區多個層面深入分析社會化對落實城市管理精細化的重要作用。我們摘編了該章節的部分內容,並挑選一個最具代表性的案例,以饗讀者。

近年來,隨著城市環境的發展變化,城市管理實踐中遭遇的新問題層出不窮,輿情、熱點不斷。管理機構結構複雜、權責交叉模糊導致的行政工作失真,管理末端缺位、執行力不足造成的「精於始而輕於末」,都說明了政府完全主導下的城市管理模式亟待改變。

作為緩解城市管理中各種棘手問題的有效措施之一,社會化工作在推動城市管理的精細化發展與落實上體現在多個方面:首先是有針對性地提出了對基層治理的高要求,通過「細枝末節」的推敲,打通城市管理的神經脈絡,使得「自上而下」的設計與構想得以貫徹實施;其次是充分調動基層的積極性,刺激公眾的能動意識,促進管理末梢的自我循環;再次是推動基層政府職能的角色轉變,從落實決策的執行者向組織動員的領導者轉變,努力激發、協調多方工作主體,使城市管理工作從粗放型管理向注重細節深化,從「初治」到「自治」、到「共治」、到「精治」演進。

上海作為國際大都市,經過「世博會」的洗禮後,從建立高質量發展的長效機制出發,在環境保護、公共衛生、城市規劃、城市管理等方面,具備了大力推進公眾參與的客觀條件和現實需求。當時的城市管理部門就明確,「要全面引入社會參與機制。進一步提高社會各方參與城市管理的積極性,倡導社會各方協同管理,引導市民群眾積极參與城市管理」。2010年底發佈的《中共上海市委關於制定上海市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二個五年規劃的建議》第23條「加快把世博經驗轉化為城市管理長效機制」中,進一步要求不斷擴大公眾參與度。2014年中共上海市委一號課題《上海社會建設與管理》,經過充分調研後正式明確,要將社會建設與城市管理緊密結合,社會建設與管理的重點要在基層社區,要大力發展社會組織。

城市管理社會化的中心思想切實反映了「以人為本」的核心,強調了以人民利益為根本,以群眾是否滿意作為城市管理工作的衡量標準。城市管理評價制度的完善必須將群眾的觀點不斷吸收進來,充分發揮基層作用,儘可能號召、動員各方面的社會組織和社會力量參與進來。

關於深化社區治理的行為與成效,可以從參與主體、運行機制、作用空間三個維度來觀察。除了對參與主體、運行機制的深入探討,「作用空間」是體現基層治理成效的最直接的載體、居民需求得以回應的最切實的平台。從作用空間看社區治理,可以發現通過「空間治理」推動城市管理越來越精細的精彩呈現。這其中,第三方服務力量,特別是社區規劃師參與社區營造的案例尤為經典——一方面意味著政策環境的完善,為組織機構的運行帶來了更多可能性;另一方面也說明組織機構自身的社會服務能力已經提升,可以承擔與城市發展要求相適應的重要任務。

新村的老故事—永嘉新村特展

案例:多方助力空間品質提升——以「社區規劃師」引導社區空間治理為例

「社區規劃師」緣起於20世紀60-70年代的歐美國家。當時面對戰後亟待改善的社區文化面貌落後等問題,社區規劃師作為下沉到社區的專業溝通者,促進了包括本地居民在內的多方力量在城市建設與管理中的參與。在中國,深圳於2008年率先推行社區規劃師制度,隨後全國各地根據自身條件及文化特點,在該項制度的設立上進行了各具特色的嘗試,其共同點在於建立起公眾與政府間的溝通渠道。以「社區」為基本物質單位,以「個人」為基本責任落實,剖析現存問題,對症下藥,實施「微創手術」,精細化管理目標。

社區規劃師大多是長期從事社會治理的專家、學者,擁有對城市發展、機制建立、成效把控、成果落實等方面的預判能力,可以為社區層面的規劃提供引領性建議。在實施過程中,社區規劃師能聯合起城市建設、管理經驗豐富的機構、企業等專業團體,更有利於保證項目實施的專業性。

社區規劃師的身份特徵
社區規劃師的關係處理與職責

衡山-復興歷史文化風貌區內的不可移動文物、優秀歷史建築多達千余處。但對於身處其中的居民來說,房屋老舊、公共空間狹小、人口稠密、設施不足等問題嚴重影響了居住品質。區域內的高安路18弄在

「66梧桐苑」開闢了社區規劃師工作站,打造「社區治理客堂間」。駐場社區規劃師的工作主要是建立風貌區城市治理展示廳、衡復精細治理研究中心,定期開辦風貌區品質提升主題展,舉辦風貌區精細治理主題交流會,構建參與式的社區治理平台,配合街道對街區的形態、生態、業態、文態實施高水賓士理。社區規劃師還利用專業優勢,定期組織居民代表、沿街商鋪、居委會、職能部門以及國有企業、專家團隊、代表委員等力量進行研討,為提升街區品質和精細治理建言獻策。並從中挖掘治理達人,使居民從「被動的接受者」轉變為「主動的發聲者」,社會力量從「遊離的邊緣」走到「舞台的中央」,傳遞科學治理的人本精神和人文關懷。

在後期常態、長效治理中,風貌區充分發揮「鄰里匯」的議事平台功能,由屬地街道牽頭,邀請區域單位、沿街商鋪、居委會和居民代表共同參與到方案討論、常態治理等環節中,吸納以歷史風貌愛好者為主的「尋貌啄木鳥」團隊等志願者力量,發現問題,提出建議,將治理程序前移,讓使用者參與決策,提升群眾的參與感和獲得感。

貴州西里弄的社區規劃師在系列化建設成果形成時,制定了規範化的維護與管理制度。建設於20世紀20年代的貴州西里弄,曾經屬於公共租界,是典型的上海傳統里弄社區,仍然保持著較為完整的主次弄格局和典型的石庫門特徵。整個社區面臨物質環境老化嚴重、產權關係多次變更、人口結構老齡化嚴重等一系列問題。原先獨門獨戶的設計早已不能滿足當下「七十二家房客」的使用需求,六成的住戶使用公用廚房,四成的住戶無獨立衛生間。室內空間狹小逼仄,吃飯、睡覺在一個房間,更別說朋友來坐坐的地方了。居住的質量、生活的尊嚴都無法保證,哪裡還有公共活動的空間,社區的凝聚力也可想而知。

貴州西里弄的「微更新」由街道和居委會牽頭組織,社區規劃師主導設計與建設。過程中多方面聽取居民意見,邊施工、邊調整,居委會主任說,「怎麼能讓居民們滿意,我們就怎麼來」。唯一的原則是:在有限的空間里通過最小干預的方式,進行資源整合、環境改造,形成新格局,帶動新功能。三條主弄被改造提升為社區公共客廳,營造出集體性、共享型生活空間,擴大了居民的交流互動場所。規劃師團隊還根據居民的意願,在一些閑置、消極空間里注入了「共享」理念,促使里弄及門洞成為共享型的社區生活場所。將原來堆物的活動室改造成共享客廳、共享廚房,打開閣樓形成圖書室,戶外較為完整的地塊規整為中心廣場,零散空間用於晾曬。增加公共綠化,美化公共環境。為居民提供生活便利的同時,增進了居民間的溝通。

貴州西里弄共享客廳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