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弛有度織密懲戒失信被執行人「法網」

張智全

6月21日,民事強制執行法草案首次提請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三十五次會議審議。為進一步加大對拒不執行行為的制裁力度、提升執行效果,草案提出,建立按日罰款制度,對被執行人拒不交付特定標的物的,可對其按日予以罰款,累計不得超過180日;建立特殊拘留制度,針對被執行人持續拒不履行不可替代行為的情形,可再次予以拘留,累計不得超過6個月。

執行是勝訴當事人及時兌現合法權益的根本保障,如果勝訴當事人因「執行難」無法兌現司法確認的權益,就等於公平正義打了「白條」。為切實解決「執行難」,最高人民法院近年來出台了限制失信被執行人高消費、強化失信懲戒等一系列司法政策,並從2016年起開展了「基本解決執行難」的攻堅戰,一定程度上緩解了人民群眾反映強烈的「執行難」問題,為建設法治社會、弘揚社會誠信、確保公平正義提供了有力的司法保障。

同時需要正視的是,當前「執行難」問題仍未徹底解決。現實中,一些「老賴」一邊欠債不還、一邊花天酒地,與法院執行人員「鬥智鬥勇」地捉迷藏、躲貓貓等拒不執行行為普遍存在,嚴重影響司法權威,損害社會誠信。如此語境下,如何通過立法建立解決「執行難」的長效機制,已是一道必答的現實命題。

失信被執行人無視生效法律文書權威,逃避執行甚至公然對抗執行,深層原因在於逃債賴債的違法成本過低、社會信用機制失靈、執行威懾機制缺失。目前,中國民事訴訟法懲治失信被執行人較為嚴厲的措施僅有罰款和拘留兩種,其中對個人的罰款金額為10萬元以下,對單位的罰款金額為5萬元以上100萬元以下,拘留的期限為15日以下。如此數額的罰款和較短時間的拘留,對於一些「老賴」來說,懲罰力度是不夠的。雖然刑法設置了拒不執行判決、裁定罪,但該罪名的門檻較高,只適用於少數抗拒執行情節惡劣、後果嚴重的「老賴」,難以對多數拒不執行行為產生足夠的威懾。

「法嚴人思善」。首次提交審議的民事強制執行法草案,就構建執行威懾機制有針對性地提出建立按日罰款和特殊拘留制度,這意味著失信被執行人在經濟損失和人身自由方面,不只面臨最高10萬元罰款和最高15日拘留的代價。如此既能讓「老賴」真正吞下經濟受損和失去更多人身自由的苦果,也為其量身定製了更為嚴密的懲戒法網,可望倒逼其在善與惡之間作出正確選擇。

當然,任何強制措施的運用,都不是無限制的,還應遵循懲罰適當的原則,避免強制措施在實踐中的濫用。此次提交審議的草案,分別在罰款和拘留強制手段的運用方面,給出了按日罰款累計不超過180天、再次拘留累計不超過6個月的特別規定。這有助於遏制罰款、拘留強制手段被濫用的情形,有助於讓罰款和拘留強制手段在規範執行行為和提高執行威懾力度之間相得益彰發揮作用。

打擊拒不執行行為,須臾離不開法律的威懾。此番提交審議的民事強制執行法草案,以建立按日計罰和特殊拘留制度為切入點,就提高執行威懾力度和依法規範執行行為,作出了一攬子頂層設計,彰顯了張弛有度織密懲戒失信被執行人「法網」的科學立法精神。該草案審議後若能獲得通過,有助從根本上促進「執行難」問題的依法解決,其效果值得積極期待。

責任編輯:常林(EK008)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