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烏衝突走向「長期化」,全球糧食危機何解?

  澎湃新聞記者 劉惠

  儘管俄Rose和烏克蘭在結束戰火和領土問題上的外交談判停滯不前,但在糧食問題上,兩國有望在聯合國和土耳其的斡旋下進行對話。

  據《土耳其新聞》(Habertürk)等媒體6月21日報導,土耳其計劃在近期主持會議,參會方包括俄Rose、烏克蘭和聯合國的官員,會議旨在恢復當前滯留在黑海港口的烏糧食出口。一個土耳其國防代表團將於本周訪問莫斯科,商討在黑海建立糧食安全走廊的細節。

  俄Rose、烏克蘭是全球小麥、玉米、油菜籽、葵花籽及葵花籽油的兩大重要出口國,兩國出口的上述貨物佔世界市場總量的12%,同時俄Rose還是世界最大化肥生產國。俄烏戰火的爆發促使外界大幅下調對烏克蘭糧食產量和出口量的預期,烏糧食無法運送至國際市場,俄Rose肥料因遭制裁出口受限,這攪亂了穀物市場。

  自今年5月以來,全球小麥和大米價格先後迎來了一波猛漲。大量發展中國家擔憂或正在出現糧食短缺,富裕國家主食價格被大幅推高,全球糧食形勢比任何時候都要嚴峻。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FAO)總幹事屈冬玉今年5月指出,衝突與糧食不安全之間的悲慘聯繫再次顯而易見,令人擔憂。他表示:「需要在人道主義、發展與和平背景下,在全球層面集體解決嚴重的糧食不安全問題。」

  但令人悲觀的是,衝突各方均預測俄烏局勢將「長期化」。6月19日,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在結束對烏克蘭南部的視察之後表示,烏克蘭勢必奪回被佔領土。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和英國首相鮑里斯·Johnson提醒稱,西方國家應該做好俄烏衝突長期化的準備。

  另一邊,據塔斯社6月21日報導,俄Rose總統普京的新聞秘書佩斯科夫在接受美國全國廣播公司(NBC)的採訪時也表示,烏克蘭危機將會長期存在,而俄Rose永遠不會再相信西方了。

  俄Rose和西方陷入「糧食罵戰」

  俄烏均為全球「產糧大戶」。根據聯合國世界糧食計劃署(WFP)的數據,兩國分別佔全球小麥和玉米出口的約30%和20%。糧農組織等機構在5月4日發佈的《2022全球糧食危機報告》指出,俄烏危機衝擊了全球糧食貿易並削減了收成預期,衝突往往是引爆糧食危機的主要原因。

  誰該為目前的糧食危機負責?俄Rose和西方正在進行一場輿論戰。在西方的敘事中,是俄Rose挑起了軍事衝突,戰火首先影響了烏國內的糧食播種,其次是糧食出口。衝突前,烏克蘭靠黑海港口出口的糧食和油籽占其總出口量的90%,但這條出口路線目前已經被俄Rose封鎖,目前有超過2000萬噸糧食滯留烏克蘭。

  這一情況正威脅著全球糧食安全,西方指控俄Rose應為此負全責。美國國務卿布林肯5月19日聲稱,在發展中國家面臨飢荒困境之際,俄Rose卻將全球糧食供應當作「武器」相要挾,「劫持」了全球數百萬人的糧食。歐盟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5月24日在世界經濟論壇上也表示,就像在能源領域一樣,俄Rose正在把糧食供應當做一種具有全球影響力的武器。

  而俄Rose給出了另一個因果版本。據俄新社6月3日報導,普京在接受俄Rose第一頻道《莫斯科·克里姆林宮·普京》節目採訪時說,國際糧食市場和化肥產業的不利局面從2020年2月新冠疫情暴發以來就逐漸形成,在俄Rose於烏克蘭開展「特別軍事行動」後,美歐採取的措施令局面雪上加霜。

  俄方還駁斥說,烏克蘭糧食出口問題並不存在,普京列出了實現出口的若干方法,比如可經烏克蘭控制的港口運出,或者最簡單的做法是過境白俄Rose進入波羅的海沿岸港口,但為此需要解除對白俄Rose的制裁。

  俄Rose強調西方正在把俄當成糧食問題的替罪羊,西方則稱俄Rose正在狡辯。俄Rose願意有條件地為烏克蘭糧食出口提供便利,但這個條件要求西方取消部分對俄以及白俄Rose的制裁,被西方視為處心積慮逃避懲罰。

  俄Rose和西方因烏克蘭問題在經濟、能源、政治領域爆發全面對抗的結果是,全球糧食危機問題一時無解。

  聯合國以及土耳其的外交努力

  據《土耳其新聞》6月21日援引土耳其總統府消息人士的話稱,土耳其、烏克蘭、俄Rose和聯合國之間的四方會議將在10天內在伊斯坦布爾舉行,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和聯合國秘書長安東尼奧·古特雷斯將參加會議。

  今年4月末,古特雷斯在訪問莫斯科和基輔之後承諾將克服戰火的影響,儘力幫助烏克蘭的農業生產以及讓俄Rose和白俄Rose的糧食和化肥生產重返世界市場。據《華爾街日報》等媒體5月17日披露,有知情的外交官透露稱,古特雷斯正努力與俄Rose、土耳其和其他國家達成一項高風險的交易,以開放烏克蘭糧食到世界市場的出口,避免發生潛在的糧食短缺。

  古特雷斯6月8日在紐約聯合國總部舉行記者會,發佈了聯合國有關烏克蘭戰事對糧食保障、能源和融資的影響的最新報告。他表示,烏克蘭戰事的漣漪效應造成了嚴重的生活成本危機,經歷嚴重糧食不安全的人數由新冠大流行前的1.35億翻了一番,在短短兩年內達到2.76億。俄烏衝突的連鎖反應可能會將這一數字推升至3.23億。

  「俄Rose攻擊烏克蘭3個月後,我們面臨著一個新的現實。」古特雷斯告訴新聞界,「各國必須立即採取行動拯救生命和生計。」

  聯合國之外,土耳其是積極推動俄烏在黑海設立糧食安全通道想法的另一斡旋方。

  6月8日,俄外長拉夫羅夫到訪土耳其,土耳其外長恰武什奧盧在會晤後發佈會上表示,土方認為,為將烏克蘭的糧食運往國際市場,聯合國提出的在聯合國、俄Rose、烏克蘭和土耳其之間建立一個合作機制的計劃是合理可行的。

  恰武什奧盧6月15日進一步透露,有關在黑海開闢糧食海上安全通道問題,土耳其正在等待俄Rose方面的回應。恰武什奧盧指出,聯合國提出建立一個由聯合國、俄Rose和烏克蘭以及土耳其共同參與的機制,根據目前的計劃,沒有必要清除水雷,運糧船隻可以從沒有水雷的區域通過,形成一條安全線路。

  路透社和土耳其媒體6月21日最新消息稱,土耳其總統府消息人士透露,安卡拉的軍事代表團本周將前往俄Rose,討論可能在黑海建立安全海上走廊以出口烏克蘭糧食的具體細節。塔斯社援引普京發言人佩斯科夫的話證實了會談計劃。

  消息人士還表示,若談判順利,預計這條糧食出口走廊將在一個月內投入運行。如果一切順利,預計烏克蘭未來6到8個月內將能出口3000萬噸到3500萬噸糧食。

  俄Rose對就黑海糧食安全通道問題展現了談判意願,並稱正在與聯合國接觸。俄副外長安德烈·魯堅科5月25日說,俄Rose願意有條件開放海上人道主義通道,但西方國家應解除對俄出口和金融方面的制裁,以及烏方清除其在港口布設的水雷。

  烏克蘭方面的態度暫不明朗,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6月8日表示,烏克蘭正在與聯合國討論黑海糧食通道方案。澤連斯基稱,海上運糧通道需要由烏克蘭信任的西方國家艦隊協助打通。

  不過,聯合國提出的這一機制在西方遇冷。《紐約時報》6月18日在一份社論中評價古特雷斯的方案說,聯合國實際上是在建議美國和歐洲放鬆對俄Rose和白俄Rose農產品出口的現有制裁,以換取讓烏克蘭糧食出口。雖然試圖將世界糧食供應置於俄烏衝突之上是有好處的,但放鬆制裁將意味著屈服於俄Rose的軍事行動及其進行人道主義勒索的企圖。

  全球糧食危機醞釀已久

  在「糧食罵戰」中俄Rose將糧食危機歸因為美國瘋狂「印鈔」和西方制裁,西方則將責任全部推給俄Rose的「特別軍事行動」。但在聯合國視角中,衝突和制裁是推高全球糧價的雙重因素。這即是聯合國努力推動烏克蘭糧食在與俄Rose談判後恢復出口,俄Rose和白俄Rose化肥重回國際市場的原因。

  深陷衝突的俄烏在全球糧食市場上舉足輕重,兩國出口總量佔到全球小麥供應的近三分之一。烏克蘭是玉米、大麥、葵花籽油和菜籽油的主要出口國,俄Rose及其盟友白俄Rose佔到全球作物肥料鉀肥出口量的40%以上。

  據聯合國發佈的數據,共有36個國家依賴俄Rose和烏克蘭以獲取其小麥進口量的半數以上,其中包括世界上最貧窮和最脆弱的一些國家,例如黎巴嫩、敘利亞、葉門、索馬里和剛果(金)。糧價浮動時,這些脆弱國家首當其衝。

  歐盟、糧農組織和糧食計劃署5月4日聯合發佈的《2022全球糧食危機報告》顯示,2021年,53個國家和地區的約1.93億人經歷了危機級別或更嚴重的糧食不安全(IPC/CH第3-5階段),與2020年創紀錄的人數相比,又增加了近4000萬人。

  有39個國家和地區每年都會出現在報告中,當地面臨危機級別或更嚴重的糧食不安全(IPC/CH第3階段或以上)的人數在2016年至2021年期間幾乎翻了一番,而且自2018年以來每年都有增無減。 這些令人不安的趨勢是多種因素相互作用的結果,包括衝突、環境和氣候危機、以及貧困和不平等引發的經濟危機和健康危機。

  值得注意的是,這份《全球糧食危機報告》在俄發動「特別軍事行動」之前已經完成。今年2月底俄烏衝突爆發之前,全球糧食危機早已在醞釀中。但報告稱,烏克蘭局勢暴露了全球糧食體系的相互關聯性和脆弱性。俄烏衝突依然再次揭示,一旦全球糧食價格上漲,飢餓國家將首當其衝受到影響。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