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朴珺最想對這個世界說的一句話是...

  本報記者 倪兆中 北京報導

  田朴珺,一個有爭議性的女人。一提起她,「王的女人」「獨立女性」等等,都是她繞不開的標籤。

  早年,田朴珺曾做過演員,在一些影視作品中扮演過一些小角色,後來又投身房地產行業。她被更多人熟知,源於同知名企業家王石的戀情。從那之後,田朴珺所取得的成就,在外界看來都得益於王石的加持。

  但在公開場合中,田朴珺一直強調「獨立女性」的身份,這同大眾的印象截然相反。再加之有時她的一些言論,同一般人的認知並不相同,因而她在公眾中的形象頗具爭議。這兩年,田朴珺提「獨立女性」提得少了。

  日前,她在接受中國經營報《直觀》專訪時談到獨立女性,同她以往的說法有極大轉變,她說現在覺得「獨立女性」這個詞太冰冷了、太硬了,但她不是一個特別硬的人。所謂獨立的最終目的是讓自己快樂,如果不快樂再獨立也沒意義,現在要做快樂的女性。

  此前田朴珺常被說是靠著王石,如今她對這個說法不再抗拒,已坦然接受,還稱「我不靠他靠誰啊」。她的這些觀點和看法,同之前截然不同。那麼這些年田朴珺經歷了什麼,為什麼會有如此大的轉變,除此之前還有哪些變化,以下是根據採訪整理的她的自述。

  「我還年輕身體在逆生長」

  我是一個很較真的人,跟自己挺較真,軸、鐵憨這些詞挺適合我的,就當我定下一個目標的時候,我就一定要完成它。

  我覺得很多時候,當你對自己「狠」一點,是長久的對自己好一點。那個「狠」是一種自律,一種持久力,對自己有要求。很多人想要一個舒服的狀態的時候,我會很警惕,生活里我的朋友經常說我對自己太「狠」了。

  外界的評價,有的來自於朋友,有的來自於並不熟悉的人,公眾人物還會被很多不認識的網友評價。如果心態不能把握好,很容易被情緒牽著走。這種承受力是一路鍛煉過來的,當你經歷過之後,面對他人的不理解,會覺得挺正常,因為並不是所有人都有你這樣的經歷。

  迄今為止,我覺得我的人生算是挺豐盛的。年紀輕輕有機會接觸到娛樂圈,知道了演員行業是什麼樣的。後來又去做生意,趕上房地產最黃金的幾年,得到了很多歷練。再後來又去國外念書,看到那麼多有意思的人,回國以後做了電 影,《中國合伙人》是我做的第一部片子,也挺成功。之後我做了一個全球性的紀錄片,去了那麼多城市,見到那麼多生命力綻放的人,接著又做我自己喜歡做的事情,也在籌備接下來的項目。

  我覺得我真的挺幸運的,而且很重要的是,這麼多年還一直保持得挺瘦,我跟他們開玩笑,我說我沒有年齡的焦慮,也沒有性別的焦慮,唯一的焦慮就是體重的焦慮。如果我稍微長重一點,我會立即餓上幾天,再加上運動讓自己瘦回去。

  我覺得我還很年輕,跟18歲的時候沒有什麼變化,而且我18歲的時候下叉下不去,現在可以下去了,我18歲的時候沒有馬甲線,現在有了,所以其實是一個逆生長的過程。

  秘訣就是知道什麼對自己是最重要的。然後再尋找方法。因為最重要的東西既然擺在那裡了,就不能再考慮其他,魚和熊掌不能兼得。以吃舉例,我也喜歡吃好東西,但我認為對我來說身材是最重要的,那麼我一周會有一天讓自己吃好點,剩下的必須都是極簡的餐。

  我做過演員、製片人,同時也是商人。這些行業跨度很大,我花了很多時間去學不懂的東西,找這個行業里的專家,或者一些有經驗的人去請教,然後慢慢地了解,再付諸實踐行動。

  很難用「最」去形容哪個是很喜歡的事情,比如說拍紀錄片的時候,我和嘉賓對話聊天,能從他們身上學到很多寶貴的營養。我自己也在做公司,正在學習如何做一個好的團隊領導者,要說哪個是最喜歡的,感覺哪個都是很喜歡的。

  「我和老王相互依靠」

  外界一提到我,就會聯繫到老王,說我靠著他。一開始這對我很困擾,因為我是一個很好強的女孩,又在一個重男輕女的家庭長大,從小就說要獨立、要自強,誰也不靠。就是一個又傻又倔的性格,這麼一路走過來。

  我跟老王差不多都生活在一起10多年了,我現在覺得確實是非常互相依靠的。大家會說「那為什麼你以前總說什麼獨立女性,你誰也不靠」,其實很大一個原因是經歷了2016年的寶萬之爭,經歷了那些事之後,我忽然發現原來並不是觀眾錯了,而是我錯了。

  我錯在以前我認為很多人對我好是因為我本身,而我忘記了,我身邊的那個人的社會價值能帶給我很多附加值,我自己沒有感覺到他給我的這種加持。所以我認為是我自己傻,不是說別人罵我的那些話都是錯的。我覺得這些年我反思過,我現在覺得我確實挺依靠他的。

  所謂的依靠並不是說他給了我多少錢,就是依靠,我以前認為只要我經濟獨立,那就是獨立,就是沒靠別人。但現在我不這麼看,我們兩人一起生活那麼多年,每天要打那麼多電話,我遇到什麼心情不好的事情,就第一個找他訴說,我覺得這就是依靠。

  這十幾年來,我應該是他最親近的朋友,也是他見面最多的人。很多人會問,夫妻關係怎麼能變成一個更加長久的關係,我覺得就是不可替代的朋友,他是我不可替代的朋友,我也是他不可替代的朋友,所以我們彼此才會有一個這樣的黏合度。

  我們一路經歷了這麼多風雨,這麼多不被看好。別人談戀愛接到的都是祝福,我談戀愛接到的是一厚沓A4紙的報告,一個做大數據公司的朋友做的,他說他幫我們倆做了一個網路調查,其中多少人支持、多少人反對,年齡層怎麼分佈,我看著他們的報告,我覺得特別荒唐。

  如果現在還有人在說我靠著老王,我不再抗拒,我會說:說得對,我就靠他了,我不靠他我靠誰呀,他也得靠我呀。

  這些年來我們感情一直挺好的,之所以能和這個人相處這麼久,很重要的原因是我們在一起十幾年沒吵過架,非常難得,當然主要也是他讓著我。

  「『獨立女性』這個詞太硬了」

  近兩年提「獨立女性」這個詞提得少了。我在思考,到底什麼叫獨立,獨立是說你身邊就沒有人嗎?沒有伴侶沒有家人嗎?肯定不是這個意思。我的意思是說,一定要在經濟上能夠養活自己,同時你還有自己的獨立人格,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但後來經歷的多了,忽然發現那個詞太冰冷了,太硬了。大家會覺得我怎麼那麼硬,但其實我不是一個很硬的人,我除了在工作上確實是有點較真,在生活裡頭我還是一個大家願意幹嗎就幹嗎的人。

  所以我現在就覺得所謂獨不獨立,其實歸根結底的目的還是為了讓自己快樂。如果你每天回了家,連個陪伴的人都沒有,只能伴著一隻貓,伴著一隻狗,連個真心的朋友都沒有,再獨立我覺得也不快樂。我現在的目標就是做一個快樂的女性,做一個有趣的女性。

  這種變化還是因為2016年,寶萬之爭是我人生的一個很重要的分水嶺。我覺得20歲去香 港拍戲是我人生的一個轉折,後來做房地產也是我人生的一個轉折,去紐約念書又是一個轉折,但是這些加在一起,可能都比不上2016年前後我所經歷的比較灰暗的時期。

  那段時間你做任何事情都會被無形地放大,你做任何事情都會有人盯著你。我們公司對面有一個地鐵站,一直都會有人架著機器照著你的辦公室,還會有記者守在你門口,做任何一件事情都怕出錯。

  然後每天你都跟隨著那個事件的風波,就跟乘風破浪坐小船一樣,就在風波裡頭起啊落啊。也通過這件事情看到了很多人,到底是不是朋友,誰在你需要的時候會在你身邊,我覺得那一年我看到了很多人生百態。

  其實在「寶萬之爭」的時候,我只是一個配角,但對我產生的影響很大。原因很簡單,老王認識我之前,在大眾中的形象其實是很完美的,事業有成,喜歡探險,身材又保持得很好,極為自律的一個人,就是企業家界里也算成一個標杆性的人物。

  但是認識我之後,他就背負了很多罵名,我也不用迴避,事實就是這樣。所以人家要從他身上找問題,自然就會從他的另一半身上找問題,所以我的一些事可能就會被人誇張地放大或者被人曲解,自然我就會成為一個關注點,同時也是一個靶子。

  所以對我來說,無形中會有一種壓力,並不是怕別人罵我,但是我真的不想我在乎的人,因為我做得不好而受到牽連。跟他認識之後,對自我的要求會越來越高,需要足夠強大,才能包容這些東西。

  「網路時代要謹言慎行」

  曾經發過朋友圈,評論一位明星離婚事件,在網上引起爭議。我發的時候沒有想過它會引起這麼多人關注,因為我每天都發朋友圈,記錄我生活的點點滴滴。

  事情過後,自己也要總結,你做錯了哪些。讓我感到最重要的是,無論在什麼樣的情形下,我們都不應該對一個事件隨意發表評論,因為我們不是當事人,永遠都不知道背後的故事是什麼。

  至於我自身而言,我覺得無論是朋友關係、夫妻關係、戀人關係還是同事關係等各種社會關係,我都認為人在結束一段關係的時候,互相念個好,這就是我的價值觀。

  並不是在乎外界的評價好不好,只是希望說我不要為龐雜的聲音影響我正在做的事情。比如說我們當時正在做節目的宣傳,各項工作都有條不紊地進行,我作為一個團隊領導者,忽然就是因為發了個朋友圈,引起了一些網路議論。

  然後我的團隊就還得幫老闆去看一看,到底輿情是什麼,其實會分散大家的注意力。所以在這件事情上,我是跟我們的團隊道過歉的,我認為無論我說了什麼都是其次,最重要的是我影響了團隊的工作,這個事情的造成者是我本人,我應該道歉。

  差不多10年下來吧,經受各種輿論的事情也好多次了,我這個人喜歡一有問題先從自身找原因,我是不是做錯什麼了。

  任何事情都是有緣由的,沒有什麼平白無故,但有時候你確實會發現,在這個網路時代,你的本意很多時候會被其他人變成另外一種理解,到底是解釋對還是不解釋才對,其實我也沒有找到一個標準答案。

  我只能說我以前的微信簽名叫亂飛宅人,因為我是一個到處飛,但其實很喜歡待在家裡的人,不過我現在的微信個性簽名叫謹言慎行。要少說話,說多了就說錯了。可能確實你說了一句話,但會被人去放大,既然作為公眾人物,就要學會謹言慎行。

  面對外界的批評,我有時候還會念他們罵我的東西,我們同事還說你別生氣了,我說我沒有生氣,我覺得很好玩。我曾看過有一個網友說,一直嚷嚷著獨立女性的田朴珺,然後本著鐵憨的性格。他用了「鐵憨」這個詞,當時把我笑壞了,好像我確實是有點鐵憨,有些網友寫的還挺有趣的。

  當人有情緒的時候,一定要找到一個發泄的出口。哪怕你對一棵樹講,你都要把它說出來,這樣負面的東西就不會堆在你身體里。我不開心時,會打電話給幾個比較好的朋友,當我打電話給三個朋友時,我也就沒什麼事了。

  當你說出來,朋友未必能給你解決的答案,而我說出來也並不是要他給我一個答案,或許有時候某個朋友給了一個點撥,但是更多的,我只是找到一個訴說的窗口。

  問我最想對這個世界說的一句話,我覺得說多了人記不住,我就希望這個世界能多些善意,多些愛和多些善良,這就是我想對這個世界說的。

  (編輯:郝成 校對:顏京寧)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